标签:梦想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梦想”相关联的文章
  • 什么是朗诵的同频共振?

    什么是朗诵的同频共振?

    文 / 葛浩 当了一天曹灿杯朗诵比赛的评委,看了七十多个初高中生的作品,有点感触,想说说。 很多孩子肯定想知道,怎样的才是好作品,怎么才能拿高分。虽然说每个人的风格各异,评委的审美角度也不同,但是真正的好作品是可以得到一致认可的,也就说,好的朗诵,是可以让绝大部分人认可的。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好的朗诵作品呢?从我来看,就是当人和文章实现同频共振的时候,就会产生好作品;如果人 ...

    阅读全文

  • 一个创业者的非正常死亡

    一个创业者的非正常死亡

    文图 / 左叔 一早起床,朋友圈被《一个人,和他的爱》给刷了屏。追悼亡夫的一篇寻常文章,引来无数人关注转发,一半是因为悲怆隐忍的文笔力量,另一半则是文章背后一个创业者令人唏嘘的结局。 几天前,我经由另一个创业平台得知张锐先生辞世的消息,在此之前我对他一无所知。虽然那个创业平台转述此消息的口吻多少有点“唇亡齿寒”的意味儿,但“互联网创业者、前媒体人、四十二岁、心肌梗塞、公司I ...

    阅读全文

  • 此生的行囊里,除了音乐还有梦想

    此生的行囊里,除了音乐还有梦想

    文图 | 左叔 跟郑老师相识还是一次录音歌唱比赛,那个时候我在网上不知深浅地听评别人的录音,大概给他留下了印象,这才有了后面的交集,还有几次工作层面上的合作。公家单位有时候做事总有一些需要动用私人关系的时候,几件事情折腾下来,爽快、实诚、讲义气是他留给我深刻的印象。 这几年,他经营的琴行和音乐教室规模也扩大了一些,我在一些其他场合偶尔也能遇上他,却一直没有时间好好地聊一聊。 ...

    阅读全文

  • 「送餐员」罗子睿:每一次年少壮行,必有怀揣梦想的滚烫

    「送餐员」罗子睿:每一次年少壮行,必有怀揣梦想的滚烫

    虽说这几年,年味越来越淡,但中国人内心里团圆的情结却依旧浓烈,虽然便捷的交通和发达的通讯拉近了亲人间的时空距离,但那些只有拥抱在一起才能感受到的温暖,只有围坐在一起才能体察到的感动,却是每个人中国人割舍不下的。团圆永远都是中国年味里永恒不变的美好滋味,在万家团圆享受这份美好滋味的时候,却仍有另一群人选择留守在工作岗位上,用他们甘苦坚守,守住了年的另一番滋味。初一至初七,左叔 ...

    阅读全文

  • 悦读:一条路,一个梦

    悦读:一条路,一个梦

    高原的新书出版了,紧接着又在三里屯办了一场叫“自在生长”的影展,随着越来越多的媒体关注和要变得有些神化了的宣传,那个中国摇滚史上最丰富最热血沸腾的年代又重新出现在了公众的视野中。他们都说,这张照片是“魔岩三杰”笑得最开心的一次,想想1994年的那个充满激情的夏秋,我还孕育在来到这个世界的跑道上,然而他们已经即将迎来人生中将被后来无数摇滚青年奉为中国摇滚乐圭臬的黄金时代。 如 ...

    阅读全文

  • 夏洛特烦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啵?

    夏洛特烦恼: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啵?

    我也是那种“看个乐就得了”的中国观众,虽然这片让我从头笑到尾,最后为夏洛黄粱梦醒死皮赖脸抱着冬梅不撒手那样儿还哭了一小下。但是除去戏剧张力,抖包袱技巧不谈,也隐隐感觉这片儿倡导的“浪子回头”和“得不到什么什么就最好”的确跟我个人的三观不符,就是网络小说那种意淫一梦之下变成武林高手霸道总裁的套路,然后人物的心理变化。 好电影无非要让人看到两点“人和环境的矛盾”“人和自身的矛盾 ...

    阅读全文

  • 扶音

    扶音

    时针慢慢指向七点的方向,窗帘已经快要遮不住太阳的耀眼光芒,缝隙之间细小的光线来回穿梭。 扶音这时才模糊地醒来,她躺在床上,长久地望着天花板,白色有水的痕迹。 今天不用去上学,以后也不用去上学。扶音早已深恶痛绝学校这个地方,她不想再迈进那里半步。 扶音是高二的学生,成绩平平,想考一个好大学似乎还要好好努力。 那天上的是语文早读课,语文老师是个有着直长黑发,喜欢穿棉布裙子和藏青 ...

    阅读全文

  • 虫子旁:微观世界的理想人生

    虫子旁:微观世界的理想人生

    南师大的朱赢椿先生在随家仓附近的南师大印刷厂的旧址上开了一间书坊,叫“随园书坊”。这应该也是南京除了先锋书店之外的文化地标,相较于先锋书店的显性而言,随园书坊显得更为深沉一些。书店与艺展相结合的状态,兼之学院派的书卷气,让这个书店呈现出不一样的气质。与很多借着书店的名头卖茶、卖咖啡、卖时间的店铺不一样,这一间店似乎主业更为明确一些。朱先生作为“最美的书”设计者,对于形式上的 ...

    阅读全文

  • 空余半城待人归

    空余半城待人归

    他在午后的饥饿感中醒来,楼下的街市已是一片喧哗市声。阴阴的天光从高高的老虎窗窄洞中洒了下来,透着一股子生闷的气息。今年入秋特别早,又是雨天,虽已是午后,但出了被窝,还是觉得两肋生寒。 两用衫还未来得及从乡下家中取上来,他也只能将就着将两件T恤搭在一起穿。一件绛紫、一件埃及蓝。镜子里,两件T恤的颜色糊在一起,生生地拖累了杂志上该有的潮范儿。他依稀记得自己曾经有一件修身的白T恤 ...

    阅读全文

  • 布纸有爱:逐梦趁早

    布纸有爱:逐梦趁早

    作家张爱玲曾经说过“出名要趁早”,就我个人的人生经验来看,其实在逐梦这件事情上同样如此。因为最近家装的关系,无意接触到这一间售卖装饰画,目前已经有五颗钻的淘宝小店。与店长聊天沟通的过程当中,年轻人特有的说话的方式还是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在沟通过程当中,渐渐了解到他们是一个由四五个年轻人组成的创业团队,有些已经步入社会,而有一些还在就读。相较于现在低迷的就业市场和年轻人迷 ...

    阅读全文

  • 野马之梦:这年头谈以梦为马太过奢侈

    野马之梦:这年头谈以梦为马太过奢侈

    几乎没有看过“中国系”的选秀节目,所以也分不清《中国最强音》、《中国好声音》以及《中国好歌曲》之间的关系。对于《中国最强音》出身并且获得出片机会的刘明辉,我没有那么多感同身受的选秀期战斗友情。在新人辈出的选秀节目的副产品当中,我也是极为偶然的机会听到这一张《野马之梦》专辑,一首《我所幻想的未来》顿时让这些时日有些浮躁的我为之安静下来。真的有许多年了,没有人以这样的一种语态谈 ...

    阅读全文

  • 真实与虚幻

    真实与虚幻

      那日夜里对着远处的灯光发呆,突然来了兴致,拍了一组静物照片。黑白的感觉更纯粹一些。   真实与虚幻有时谁能分辨?你苦苦追逐的也许只是梦幻一场。   而那些别人未可知晓的开在你心底的小花儿,却不经意间给了你很多很多力量,温暖着你的梦想。   用一颗真实的心面对自己,尊重自己,爱自己。  

    阅读全文

  • 看不清自己

    看不清自己

    如果有人问我,我现在在干什么?生活的目标是什么? 我会很茫然失措,然后撇过脸,不好意思。 或许很多人会像我这般,一直茫然于自己没有目标,生活也是得过且过。 成长了这二十五六年的岁月,从初中时期就开始问自己,将来要做什么?朦胧间还有着期望,也是人们所谓的梦想。 当梦想越来越偏离现实的轨道时,我却从来不曾努力过,只是任它越行越远,我到底做对了什么? 对于我自己甚至很多人来说,被 ...

    阅读全文

  • 于是我不再唱歌:卖掉旧生活谁为你祝福

    于是我不再唱歌:卖掉旧生活谁为你祝福

    1999年成军,2005年签约摩登天空,发行过唱片,有过流行单曲,在各大音乐节四窜流动的荷尔蒙氛围里,在一些小众的现场演唱的场所里同听到了呐喊和掌声,旅行团乐队或许在很多人眼里取得了成功,但现实如何呢,大概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随着主创人员陆续迈进了三十岁大关,那种“三十而立”的焦虑感由内心里升腾起来,关于音乐是梦想的延续还是生计的坚持,开始有人反思在这个圈子里到底还有什么值 ...

    阅读全文

  • 每日一歌:蓝奕邦-你伦敦·我纽约

    每日一歌:蓝奕邦-你伦敦·我纽约

    初听这首歌第一时间想起的是黄伟文当年经典的词作《这么远,那么近》,当年由张国荣和黄耀明的合作,收录在EP碟《Crossover》中,讲述的有点类型几米绘画《向左走,向右走》的情境,听完之后会令人慨叹人世间的机缘是如此的奇妙,带着现实的残酷与美好,如今斯人已去,空留余声。《你伦敦·我纽约》这首广东话的作品,纵然隔了语言的障碍,但也能感受到蓝奕邦词作写得很漂亮,将两个城市当中借 ...

    阅读全文

  • 伤花绚烂

    伤花绚烂

    人食五谷哪能不生病,况且也不是那种怜惜光阴、懂得养生的类型,所以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总是有几分坦然。那几日为了生计拼命,晚睡早起天天睡不足四个小时,三日下来,口腔里脱了一层皮,嘴角破口,眼头上便生了一粒红痣一般的东西。起初不以为意,总觉得大概是上火的一种,日子久了便会消下去,反正已经有了些年纪,也不是好头好脸的小伙子,况且整日有框眼镜遮面也未觉得有何不妥。拖来拖去,便是三个月 ...

    阅读全文

  • 脆弱的梦想

    脆弱的梦想

    困在工作的琐碎的时候,都会翻一翻旧时的小梦想,比如拥有一间像这样可以避世的店铺,可是现实和理智仍然会告诉自己,还是有一些事情是不可取的,无论是衣食住行,哪一项都不可以用得上“对付”二字的。进入十月,QQ上的签名换成了“进入考核季,再无私生活”,每天朝五晚九的生活。最近一直为了拍摄专题片和MV的事情

    阅读全文

  • 饭碗与梦想

    饭碗与梦想

    曾几何时,我有多少次想大叫一声“TMD老子不干了”,但大部分时候等我叫完,再默默埋头工作。总想冲出无聊的办公室,向郊外狂奔,身未动,心已远。但我最终还是让自己回到现实,努力的敲着键盘,盼着每个月卡里不多不少的工资赶快到账。谁都向往悠闲的工作,谁都希望好吃懒做,谁都不是生来这么犯贱的劳碌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