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人生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人生”相关联的文章
  • 不抱期待,常有惊喜

    不抱期待,常有惊喜

    文图 / 左叔 如果你是因为看了张艺谋的电影《影》,本着溯源的心态来读这一本《三国荆州》的话,你极有可能会失望。因为剧本《三国荆州》在整本书中所占的篇幅比重并不大。 况且,剧本对于我这样的阅读者而言,其实是不太好读的。剧本说到底仍旧算作是一种“工具文本”,用以指导表演、拍摄、剪辑之用的。习惯了小说或者散文的读者,阅读剧本的时候在追究情节的时候会有一些些画面还原的障碍。 但是 ...

    阅读全文

  • 不为难自己,不将就别人

    不为难自己,不将就别人

    文图 / 左叔 人到了四十岁,大概就会有一种叫作“不惑”的境界吧。这种“不惑”,我觉得很多时候不是对世情的洞察能力,建立在经验基础上的思辨力,而是与自己的和解。知道自己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身上有很多闪光点的同时,也有拥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劣根。所以在面对一些诱惑的时候,面对一些名利的时候,才会有所为,有所不为。不为难自己,也不将就别人。这其实不是一种境界,而是一种释然。 我觉 ...

    阅读全文

  • 每个人都是自己故事的主角

    每个人都是自己故事的主角

    文图 / 左叔 在我的观念里,写长篇小说是个技术活。这个技术既体现在长篇文本体量的把握上,同时也体现在写作者坚持写作的自制力上。毕竟,写长篇小说是一件清苦且一时半会看不见功效的事情。读了路内在人民文学社再版的《花街往事》,我的这个感觉更为强烈。 我其实并不喜欢路内在文本上呈现出来的“啰嗦”的质感,尤其是这本小说当中的第二部《相册》,以“上帝视角”来观照一个叫着“男孩”的“歪 ...

    阅读全文

  • 青春的底色里,会有些说不出来由的愤怒

    青春的底色里,会有些说不出来由的愤怒

    文图 / 左叔 前不久,去中专学校代了两次课。备课的时候才意识到,我其实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这个年龄的年轻朋友了。生活里,接触到的几乎都是像女儿一般大的、十岁左右的小学生;工作中,接触到的几乎都是新入职的同事,本科毕业至少也是二十二三岁了。十八九的年纪,似乎自从自己离开那个阶段后,就不再深入的接触。 虽然讲与不讲并非极重要的时候,但我总想尽力表达好。会有一些担心,担心一些过于深 ...

    阅读全文

  • 与其怀念,不如相见

    与其怀念,不如相见

    文图 / 左叔 聚会的最后一日,夜宵直至子夜时分。师生间多半有近二十年时间不曾聚过,似乎还有很多话没有讲完。结束后依旧不舍,各自持着几分醉意,又执着要送归彼此。 于是“中元节”的大晚上,几个四十岁往上数的男人跟“活闹鬼”一样,从南苑荡到了北苑,又由北苑荡回南苑。说好要去看的北大楼倒是没有去成,却在南苑曾经住过的11舍的门外立了许久。 最终,兴许是乏了,也兴许是不敌酒意,我们 ...

    阅读全文

  • 真正抛弃我的同龄人,是走得比我早的那些

    真正抛弃我的同龄人,是走得比我早的那些

    文图 / 左叔 比起被同龄人抛弃,更让我觉得恐慌的是同龄人的死亡。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第一次接触到同龄人的死亡。那个时候,我对死亡是没有概念的。 印象中就是暑假开学后,学校里专门搞了一个安全教育为主的班课。大致讲了一下子隔壁班某个现在已经没有印象的同学,因为暑假下河游泳溺亡,大家要引以为戒。 这件事情并没有带给我多大的触动,生活在水乡的孩子,在我们那个年代,几乎没有不下河 ...

    阅读全文

  • 当事人袁谷芬

    当事人袁谷芬

    文图 / 左叔 第一次接触当事人袁谷芬,是在电话里。 负责经检的老俞让我通知她丈夫叶永强来配合调查。电话接通后,她在电话里嗫嗫嚅嚅地说,不认识路。 这个理由太牵强,一个在批发市场里做米店生意的人家,送货满城跑的怎么可能会不认识路,况且我们算是在闹市区的显眼位置。 这一两年,想要推托不配合调查的当事人实在是见多了,但她不愿意再多编几个理由的说辞也实在低级。她的说辞自然惹得我不 ...

    阅读全文

  • 中国式父母为什么没有自己的人生

    中国式父母为什么没有自己的人生

    文 / 左叔 & 图 / 苏晨 这话题,我忍着好几天都不想写。可是,终究还是忍不住下手了。 忍住不想写的原因,是有可能会因为有过多的主观认知而不可避免地吐槽当下现实,然而却又和你一样无可避免地随波逐流成为那些大多数。但愿,我能说出你内心里曾经闪过的念头。如果有,请你默默地心疼自己三秒,然后把它忘了。 我在朋友圈里发过一个段子。#中国式父母的一生# 小学吼娃陪作业、中 ...

    阅读全文

  • 愿你交错时空,归来仍有不同

    愿你交错时空,归来仍有不同

    文图 / 左叔 因为去年初便读过孙衍的《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所以再读到曾锴的《愿你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时,不可避免会有先入为主的印象,也不可避免会拿来比较,总觉得在出版领域,在前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取如此相近的书名,其实是可以从技术层面上规避掉的。 虽然文案上将曾锴定位成“知乎大神”,但说实话在阅读受众越发细分的如今,我并不认识他,甚至还在微博上将他名字里的“锴 ...

    阅读全文

  • 人近中年小确丧

    人近中年小确丧

    文 / 左叔 先是生了一场带状疱疹,疼得夜不能眠。 看诊的医生问他,小时候有没有出过水痘?想了半天,也没有答案。于是打电话回家问母亲,母亲在电话那头迟疑了半晌,才嚅嚅地答复他,好像是出过的,跟“妹妹”出的疹子差不多。末了,又补了一句,谁小时候没个头疼脑热的,好几十年前的事情,那会儿还是乡下卫生院呢,我哪会记得哪么清楚啊! 母亲口中的“妹妹”,其实也不是别人,是他的第二个孩子 ...

    阅读全文

  • 一家人在一起,多好!

    一家人在一起,多好!

    文 / 左叔 大概是六七年前的春运,我和爱人第一次带孩子春节回河北省亲,返程时从首都机场中转去往虹桥机场。下午两点多的航班,到了一点多还没有登机的消息。 前序航班因为在河南还是山西哪个中部省份的机场遭遇暴雪未能顺利起飞,所以确切的登机时间无法确定。候机厅里满是拖家带口、过完年赶回去返工的人潮,人人眼里都是失望。 长假的最后一天,遭遇焦虑的情绪和对于延误的担心随着登机时间的临 ...

    阅读全文

  • 忆外婆

    忆外婆

    文 / 大白兔 & 图 / 左叔 1. 外婆又住院了,这次是脑梗死。 我是她曾经最喜欢的大外孙女,而今却丝毫无法体会疾病在她身上碾压的痛苦,是的,我只是在听她说话时会觉得她的大舌头已越来越严重了,而且她说话会重复,颠倒,人称混乱。年前去看她还能自理,如今提裤子,以及扶着轮车走都不行了。 我还记得她年轻时候的模样,眼睛没塌,手还完整。我叫她好婆,她叫我啊昕。 我记得我最爱去外 ...

    阅读全文

  • 不管什么年纪,也不要轻易给人生的可能性设框

    不管什么年纪,也不要轻易给人生的可能性设框

    文图 / 左叔 是不是人活到一定的年纪后,就对挑战自己的可能性失去了兴趣?如果不是被时运、情势逼着,就不会去尝试新的可能,大步流星地走在“经验主义”的老路上,只做自己有把握的事情,好像人生就此已经输不起,经不起失败的摧残。 下午帮人拍项链、耳环等静物的时候,我就在想,好像长久以来,一直都在静物、花草等“微观视界”里打转,很少去拍大的主题,也很少去拍人。其实我也拍过几次人像, ...

    阅读全文

  • 将人生艰难唱成由衷的赞歌

    将人生艰难唱成由衷的赞歌

    文图 | 左叔 在从残疾人托养中心返程的大巴车上,一位腿脚不是很方便的阿姨,操着略带乡音的普通话,与邻座的人聊起了最近的一次旅行,言语间多次提及所到城市无障碍设备的完备。我留心到一个细节,就是那次旅行之中,她与一些朋友结伴而行,其中一位身体状况比较她还要艰难,几乎是平躺着完成整个旅行。她说了一句话,让我内心里起了一些波澜。她说,乃么,越是走动难,越是想看看世界的大。 而就在 ...

    阅读全文

  • 嫌

    文 | 浮云君 图 | 左叔 早先,有烟味也觉得好闻,年轻的身体,带着汗味和烟味,有说不出的吸引力。 然后人生总是在每况愈下每下愈况。中年人的满面油汗,头发越剪越短来掩饰谢顶,说几句话便要咳一咳,说话间毫不掩饰地吐出长长的痰液,然后有口臭,每次凑近来,都要撇过头去,捺不住,生理反应。 养猫猫狗狗聊以寄托情思打发冗长余生。 姐妹们聚会合影一定要开美拍,光线亮得失真,遮掩了微胖 ...

    阅读全文

  • 不惧前路,但凡走过的都会给你方向

    不惧前路,但凡走过的都会给你方向

    文 | 左叔 因为仍在体制内的关系,我比多数离职的人幸运的是,原工作机构还要继续付我半年薪水。原本衣食无忧,安心享受半年假期便好,但刚一确定有离职的机会,我便在朋友圈里广撒“英雄帖”求兼职。如此为之,一方面是生计的隐忧自学生时代起便在心中扎了根,怕好不容易练就的求生技能就此荒废了;另一方面是这些年听了太多离职不适的症状,怕自己心绪乱了,大把时光空负了,最后一事无成。 大概是 ...

    阅读全文

  • 行走在红黄绿的人生

    行走在红黄绿的人生

    文 | 清斋 图 | 陆彬英 曾在广播的一档节目里听过一个不完全统计,会做菜的、不会做菜的、忙碌的、空闲的,有一个菜貌似都会做、都爱吃,那就是番茄炒蛋,红的、黄的、绿的,三种在我看来极致的颜色在一口锅中翻腾,慢慢拥抱在一起,就像我们的人生,红的奋斗、黄的努力和绿的希望。 爱上这道菜,其实应该从小学三四年级说起,出生在农村、家境在周围算是差的,农忙时,腿脚不灵便的父亲和身体不 ...

    阅读全文

  • 抉择

    抉择

    ——谨以此文现给身边那些抉择前行的友人 文 | 清斋 图 | 左叔 一个聪明的孩子捉住一只鸟,跑过去问一位睿智的老人,“爷爷,听说您是个睿智的人,那您能猜出我手中的鸟是活还是死的吗?”老人看到了孩子眼晴中散发出狡黠,拍了拍小孩的肩膀说:“孩子,鸟的死活全在于你的内心抉择!”是啊,如果回答是活的,那么小孩能够暗中使劲把鸟掐死;如果回答是死的,小孩可以张开双手让小鸟飞走。从我们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