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一到春天,人就会极容易滋生出某种欲望

春天有一种魔力。一种让人想“成为更好的自己”的魔力。
—— 森见登美彦

文 / 左叔

入了春,天光亮的早了些,人就会醒得比较早。

今天的情况略有些特殊。凌晨四点多,睡梦中一脚踢着了卧在我被子上的“脚畔猫”。也是奇怪,那只黑猫一连发出了三声同样音调的叫声,像极了一个被吵了好梦的人一样,骂骂咧咧地冲动我跟前嗅了嗅我,见我不理它,便又悻悻地走了。

略有一些年纪之后,醒了便是醒了,就彻底没有办法像年轻时那样,翻个身接着睡。况且天光虽未透亮,但院外的鸟儿已经啁啾成了一片儿,喧嚷得狠。一层薄薄的光影,透过麻质的窗帘漫过整个房间。我在晨昏难辨的恍惚里,带着几丝昏沉“拆封”了新的一日。

起床、洗漱、跑步、冲澡、洒扫、浇水……然后收拾一下准备出门上班。朋友圈里,有人晒出了已经绕湖跑了一圈打卡5KM的截图,“四月不努力,五月徒伤悲”的梗同样也抛在那里。
时序已经过了清明,我的“过年肥”依旧还在,体重一直以小幅震荡的方式徘徊在微胖的边缘。节食减下来一些,稍稍不注意又弹出去,健身坚持了几日,遇上接二连三的阴雨天,人又开始犯懒。好在今年的天气热得较晚,那腰间肉还可以再藏着掖着一些时日。

每到春天,人都会滋生一些勉强可以称作“想要遇见更好的自己”的欲望,都要幡然醒悟一回,兴哄兴哄地去做一些曾经以为自己会坚到底,却最终不敌惰性,然后在有意无意之间被自己松散掉的事情。比如健身、比如收纳、比如园艺、比如写作、比如工作……
图片
那一刻的心境,仿佛此前的半途而废都不曾发生过。看多了嫩枝嫩叶、花红柳绿之后,心境也跟着欣欣然起来,人在那一刻又一次放下“惰怠”,再一次“鸡血”复活。春天,总有在不经意唤醒人内心里偷藏着的一丝天真。
可是,前面的“难处”还是跟往年差不多,等到赤日炎炎、汗流浃背的时候,很多起初兴哄兴哄搞起来的事情,再一次不了了之了。人的劣根,多半便是如此。连与劣根搏斗,最后臣服于它,这样的劣根也是如此。

回想往年,春天里起了一个头的事情,真正坚持到最后的,数数还真的余下来不多,多数就停在有设想的阶段。可是一件事情最终做成功的,不止是只有欲望这么简单,还有赤日之下流过的汗水,颗粒无收时的焦虑等等,都需要人好好地捱着,受着,硬挺着。

一到春天,人就会极容易滋生出“求好”的欲望,但是这个“好”要最终变成可以执行的想法,是要经历深思熟虑的,是要想得出具体执行办法的,是要有“一口吃不出一个胖子”的预估的,是要面对“一番操作猛如虎”回头看看“依旧如故”的可能性的,还有就是要面对自己“半途而废”的劣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