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亲情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亲情”相关联的文章
  • 小人物:光芒过于耀眼让人忘了生而平凡

    小人物:光芒过于耀眼让人忘了生而平凡

    [美] 丽莎·布伦南-乔布斯 / 小人物 /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 磨铁 / 购买 文图 / 左叔 沃尔特·艾萨克森《史蒂夫·乔布斯传》我没有读过,但我知道那本书不仅仅在全球销售得很好,在中国境内也拥有很多读者。 绝大部分的人,包括我,不仅仅透过传播领域的文字、影像等渠道了解他,甚至透过手边正在用的苹果手机、电脑这些有形的物质,建立起一个关于乔布斯的公众形象。 那是一个在科 ...

    阅读全文

  • 最终的释怀

    最终的释怀

    文 / 繁华而苍凉 童年对一个人的一生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但是也分人的性格。我从记事起就敏感不自信,孤独害怕。我尽量用语言的骄横犀利和满脸的强势掩饰,不让别人看出我内心胆怯。 小时候家里并不富裕,但每天可以有五毛钱的零花钱,还鼓动其他的同学向家里人要钱,给他们贯穿的思想是吃了零食就变聪明。那时候学习还算可以,所以这句话就有很大的说服力,因为我的鼓动,XX受的了影响最大,每天 ...

    阅读全文

  • 母上大人帮我织了双船袜

    母上大人帮我织了双船袜

    文图 / 左叔 因为我是独子的关系,母上大人早早就跟着我过了起“黄昏漂”的生活。起初,父亲还没有退休,她就一个人忙里忙外帮着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忙起来还好,只是闲下来多少会免不了提起在故乡的时光:下脚便是街面上,不必像坐牢一样蹲在四楼眼巴巴地守着我上下班的点。 刚参加工作那几年,我们住处是一处拆迁安置小区。虽然原有的居住环境被楼房的格局打破了,但此地的居民乡里乡情的人情往来 ...

    阅读全文

  • 只有到了某个年纪,男人才会与自己父亲和解

    只有到了某个年纪,男人才会与自己父亲和解

    听了李宗盛的《新写的旧歌》后,就一直想写点什么。酝酿了几日,终究没有办法落笔。可能也就像歌词里面的说的那样的,我还没有到那个迎风落泪的年纪。可是,最近几年我越来越理解父亲,彼此的关系也略微近了一些,多多少少能说一两句交心的话,而在此前,我们之间的距离是远的,不亲近的。 这个不亲近是从孩童阶段开始的,因为他的工作,我与他聚少离多,所以在本心上是疏远他的。他与我也是“客气”的, ...

    阅读全文

  • 每个创作者其实都有一个结

    每个创作者其实都有一个结

    文图 / 左叔 有幸参加了台湾原创音乐剧《家书——爸爸的信》创作分享会,年轻的编导在谈创作过程的时候,提到了自己原生家庭里的一些细节,也籍由这个细节慢慢铺陈整个音乐剧的主旨大纲。虽然对这出剧没有直观的、感性的印象,但寥寥数语里面,其实我听出来创作者想要深挖内心、寻求人性共鸣的企图心。 这几年我也在写剧,陆陆续续也有一些与观众直面的作品,虽然短小的作品居多,但我也常有在宏大主 ...

    阅读全文

  • 忽然心头一紧

    忽然心头一紧

    文图 / 左叔 岳父健在的时候,曾经跟我提过,离他家北面十几里地就能看到明代长城,说有空去看看。 每年回来几乎都是冬天,零下十几度,总是觉得天气不适合。 有一年国庆长假回去,他又跟我提起,过去曾有北京来的亲友,坐着他的拖拉机去爬长城。 我想起那辆停在院里好久不动的拖拉机,也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想着将来总归是有机会去看看的。 岳父家在河北省秦皇岛市卢龙县燕河营镇,光从地名就能 ...

    阅读全文

  • 生活里的琐碎都是爱的模样

    生活里的琐碎都是爱的模样

    你是吃饭长大、读书长大,也是在爱里长大的。——林海音 提到林海音,自然就会想到《城南旧事》。而我是先看了电影,再读到文字的。现如今回想,已经没有了对电影的整印象,只记得现如今被岁月催逼得要演“皇帝老儿”的张丰毅在那部电影里还是极青涩的,演了一个被抓的小偷。后来读到文字,才觉得这个人能够存留在“英子”的记忆里,其实是步入成人残酷现实世界的某个象征。 我们的童年的记忆几乎都是碎 ...

    阅读全文

  • 抱你走过积水的街

    抱你走过积水的街

    文图 / 左叔 雨下了整整一天,临近黄昏时仍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借着阵阵风势劈头盖脸地横扫过来。入秋后的行道木蔫头耷脑地立在风雨中,极不情愿地摇动着日渐稀疏的枝桠,彩色道坂砖上零乱地粘了些湿漉漉的掌形落叶。 霓虹街灯斑驳的倒影碎在城市晚高峰的车流里,哪怕是路边稍大一点儿的空档,也被暴雨溅起泛白的水花铺满。那水花像放学散场的孩子一般,你挤着我,我挤着你朝着地势更低 ...

    阅读全文

  • 一家人在一起,多好!

    一家人在一起,多好!

    文 / 左叔 大概是六七年前的春运,我和爱人第一次带孩子春节回河北省亲,返程时从首都机场中转去往虹桥机场。下午两点多的航班,到了一点多还没有登机的消息。 前序航班因为在河南还是山西哪个中部省份的机场遭遇暴雪未能顺利起飞,所以确切的登机时间无法确定。候机厅里满是拖家带口、过完年赶回去返工的人潮,人人眼里都是失望。 长假的最后一天,遭遇焦虑的情绪和对于延误的担心随着登机时间的临 ...

    阅读全文

  • 我爸是秦始皇

    我爸是秦始皇

    文 / 孙衍 & 图 / 左叔 在我刚出生时,我爸就登基了。 我爸登基后,就开始了他全新的盛世。人也变得傲娇起来,只要我一哭啼,我爸的脸就像川剧脸谱一样,说变就变,呐呐呐,你怎么带孩子的? 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的我妈哪受得了这份气,身上的小资产阶级情调也掩藏不住了,说,你嫌我带得不好,你来带,看你还能带出个哪吒来。 秦始皇怎么能带孩子呢,所以,只能撇撇嘴,说,带孩子是 ...

    阅读全文

  • 老岳父留下了一屋子暖心的柴火

    老岳父留下了一屋子暖心的柴火

    文图 / 左叔 燕河营,华北平原上一座寻常不过的小镇。 与它周遭皆以“营”字命名的小镇一样,都在诉说此处便是旧时偏远的囤兵戍边之地。它所在的县城在河北的经济版图上位置并不理想,除了留了句“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诗句外,时至今日依旧籍籍无名。 此地距离苏州一千三百多公里。坐飞机从上海虹桥出发中转北京,先转长途巴士到秦皇岛或唐山,再转乡村巴士或者搭车出租车,大概需要 ...

    阅读全文

  • 父母去,人生不止归途……

    父母去,人生不止归途……

    文图 / 左叔 去年春夏之交,陪爱人回河北省亲。居家生活里最寻常的一餐饭,同样也是久未回家的小舅子在桌上冒出了一句话,老爷子,就这一年脑筋差了不少,连说话都不利索了。这话在桌上讲完便完了,我们都不曾深思,总觉得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为岁月不曾饶恕过谁,当然也包括我的老岳父。 二月,我们留在江南过年,没有回去。小舅子回家过年了,带老岳父去例行体检,结果发现了不好的苗头。三月, ...

    阅读全文

  • 忆外婆

    忆外婆

    文 / 大白兔 & 图 / 左叔 1. 外婆又住院了,这次是脑梗死。 我是她曾经最喜欢的大外孙女,而今却丝毫无法体会疾病在她身上碾压的痛苦,是的,我只是在听她说话时会觉得她的大舌头已越来越严重了,而且她说话会重复,颠倒,人称混乱。年前去看她还能自理,如今提裤子,以及扶着轮车走都不行了。 我还记得她年轻时候的模样,眼睛没塌,手还完整。我叫她好婆,她叫我啊昕。 我记得我最爱去外 ...

    阅读全文

  • 小鱼

    小鱼

    文 / 秋海 & 图 / 冠博 初秋的山头,凉意渐深…… 阿婆佝偻着背,那双怎么也洗不干净的手,正从蓝色的塑料袋中捧出土黄色的元宝,颤巍巍地放入一个锈迹斑斑的铁桶。已然吹不皱的花白头发,稀稀落落地贴着头皮,恐怕连它们自己也很难相信这里也曾青丝如柳、风鬟雾鬓吧。 阿婆心里面那股犹如从坟墓里爬出来的痛苦,小鱼是清楚的,即使她是那么冷漠地站在一旁。对小鱼而言,放下祭品的那一刻,她 ...

    阅读全文

  • 空军与少年

    空军与少年

    文 / 红笺 图 / 淅沥沥小雨 “东子,你媳妇生了!” “男娃女娃?” “跟你一样,带把的!” 他喜极而泣,对着大山唱了整整一夜的歌。那年冬天大雪封山,他赶了半夜的山路接来了镇子上的大夫,回来的时候双脚冻得失去了知觉。 他叫东子,镇子上的人都这么叫。他是一名空军学校毕业的军人,去军校那年他刚好17岁,听他母亲说当时还是镇长亲自来给送的行。那时候家里穷,走的时候就带了两身衣 ...

    阅读全文

  • 杯盏温凉

    杯盏温凉

    你离开时天在下雨,我泪流满面着穿过这座城市。 杯中茶水温凉。 仿佛我赶不及如此炙热地失去你。 文 | 子非良驹 图 | 宝仔妈 ——1—— 有些衰老仿佛一夜之间降临,毫无预兆。仿佛一个恍然,再次回过神来就已经物是人非,现实冰冷且沉重,像是悬在头顶的利器。 办完陈的丧事之后,你和我坐在返回的车上。窗外风景帧帧流窜,你站在两列车厢的对接处,默默抽着烟,时不时朝我这边看几眼。你的 ...

    阅读全文

  •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大舅已经第三次打电话给我妈,索要我的微信号码了。 那天他在南京拍了无数张照片,几乎每走到十米开外就要拍照,他生怕错过每一个可以摄录下来的景色,犹如生怕错过每一个和家乡重逢的片刻。 我终究没拗过他的坚持,加了他,收到了一张张并不清晰的照片,有的人扭曲了,有的景色是模糊的,有的整张照片就是一圈一圈的光晕。 我跟他道谢,并承诺会带回家给我妈看。 在这些照片中,仅有一张是清晰的,那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