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生活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生活”相关联的文章
  • 总在平淡时刻裸露出真相

    总在平淡时刻裸露出真相

    文图 / 左叔 周末下午四点的快餐店,人间剧场一般。 妈妈领着两个儿子在自助屏前点餐,小一些男孩对着妈妈大声反复地问,我没有牛奶吗?妈妈并没有回应,脸上露出中年人惯常的平淡表情,里面藏着深渊般的倦怠。 坐边上的是位假日打扮的白领女士,素着一张脸,一边用pad刷课边用手机回复一些什么。她的神情是冷的,那种拒人千里的冷。职场中的勾心斗角虽然远了,但惯性仍在,即便是向上的“进取心 ...

    阅读全文

  • 写首诗给夏日

    写首诗给夏日

    文图 / 左叔 人生的本质很虚无 我们需要各种意义来塞满它 物质的、感观的或者更为虚无的灵性 但本质是一样的 说到底 取悦自己 不枉此行 生活再艰难 也要吃早餐 周末辰光 没有写不完的稿 家人孩子出门去旅行了 猫在睡觉 狗已吃饱 院子里刚刚清过杂草 我把修枝剪细细擦过 再用芦荟胶对付腿上蚊子包 人间值得留恋的不多 某一刻的岁月静好

    阅读全文

  • 流光年年如细浪

    流光年年如细浪

    图文 / 左叔 好像每年春天都会拍一辑居家杂物的照片,镜头对准家中诸多角落,草木、书本、宠物等等。 流光一年一年如细浪般侵蚀,细微处还是有一些变化的。 镜头里的植物会葱郁很多,刚植下去的时候,可能就稀稀落落几根枝桠,三五年间已经蓬勃到不修不行的地步。“十年树木”这个词还是有它的现实意义的。当然,还有匆匆一季便不会再来的植物,除了留下照片之外,还有一摞空盆。 植物也像极了人, ...

    阅读全文

  • 母上大人帮我织了双船袜

    母上大人帮我织了双船袜

    文图 / 左叔 因为我是独子的关系,母上大人早早就跟着我过了起“黄昏漂”的生活。起初,父亲还没有退休,她就一个人忙里忙外帮着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忙起来还好,只是闲下来多少会免不了提起在故乡的时光:下脚便是街面上,不必像坐牢一样蹲在四楼眼巴巴地守着我上下班的点。 刚参加工作那几年,我们住处是一处拆迁安置小区。虽然原有的居住环境被楼房的格局打破了,但此地的居民乡里乡情的人情往来 ...

    阅读全文

  • 池上日记:天光云影、岁月人心

    池上日记:天光云影、岁月人心

    文图 / 左叔 一再被“慢书房”的公众号安利这一本蒋勋的《池上日记》(貌似入选了“慢书房”的年度推荐书单),最终还是忍不住去图书馆“七日之约”点了一本。粗粗翻开几个章节时的感受远不止标题“天光云影,岁月人心”这八个字,还有另外八个字“山岚林涛,田畴阡陌”。等到读完全部,落笔来写感受的时候,又觉得另外八个字变得飘渺起来。 生活在台商聚居地周边,我和很多不曾深入过的人一样,对于 ...

    阅读全文

  • 生活观察

    生活观察

    文图 / 左叔 丁字路口,一辆黄色的外卖送餐电动车侧翻。一地的五色杂陈米粒中,塑料餐盒依旧一副金刚不坏之身。送餐小哥焦虑地在路旁打电话。一只毛色斑杂、饥肠辘辘的野狗在不远处逡巡着,在来来往往的车流中寻找着恰当的时机登场收拾残局。 上一轮行情里有人接盘的再开楼盘,售楼部附带的停车场空荡荡的。传统的小工劳务市场等活的人依旧占据着“公馆府邸”广告牌前避风的位置。阴雨天里,几个异乡 ...

    阅读全文

  • 活在底层,没有谁是容易的

    活在底层,没有谁是容易的

    文图 / 左叔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戾气就充斥了我们生活。经常在生活中,看到两个人陌生人一言不和,便恶语向相,甚至大打出手。"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讲"的道理大家都懂,但很多人都觉自己生活都已经这么辛苦了,凭什么还要日常生活之中低三下四地委屈求全。每个人都挺着个腰杆子,于是那些没人肯服软的地方便是争端的裂隙。可是仔细想想,互相争来争去的,都不是大家都一样,没有谁活着是容易的。 ...

    阅读全文

  • 一粒见证伟大时代的微尘

    一粒见证伟大时代的微尘

    文 / 左叔 生活与伟大的作品之间,总存在着某种古老的敌意。——里尔克 对于我们每个平凡人而言,我们此生也许没有办法创造伟大的作品。即便有,可能也就是我们的孩子,或者就是生活本身。生活是什么?可能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定义,但是我觉得生活可能是由一个又一个具体的事务连缀而成。这些事务性的内容,需要我们耗尽精力去面对它、解决它。就像今天这样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在生活层面,它是一季 ...

    阅读全文

  • 一纸情书:为什么总能感受到生活的种种恶意?

    一纸情书:为什么总能感受到生活的种种恶意?

    Q:为什么生活中总会遇到一些你无法理解的恶意? 生活里面的冷眼和现实的磨难,总是跟随着我。是我无心冒犯了别人的边界,还是上天要降大任于我。还是我没有学会换个角度思考?欢迎关注DJ左叔,一纸情书,为你的人生困惑写封信。 A:我觉得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同样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当你在生活中总是碰到无法理解的恶意时,这里有一个关键字“总是”。既然是“总是”,那么我觉得它们一 ...

    阅读全文

  • 开洗车店的女人

    开洗车店的女人

    文/左叔 这几年,我都在同一家洗车店洗车。 店主是位边远省份来的女人,带着几个十六七岁模样的同乡男孩在这里开店。我看着她的门面从两间变四间,常客越来越多,也间或听闻她结婚、生育、离异之类的消息,有些是言辞中透露的,有些就明眼地摊在人前。 今年过年各家洗车费都涨了,她家也象征性地涨了一点。开了年,小工回去过年还都没回来,洗车就剩下她一个人,还有帮着做饭的本地阿姨搭把手。 有客 ...

    阅读全文

  • 感动是内化为心、外化于行的自省

    感动是内化为心、外化于行的自省

    文图 / 左叔 一说到感动,我们很容易想到那些震憾人心的天地大爱;一说到身边,我们又很容易联想到那些平淡生活中的默默坚守;每每当我们在讨论“我身边的感动”时,却很少会把关注的目光放在“我”这个字眼上。是因为这个“我”太过平凡了吗?还是因为这个“我”其实已经忘了什么是感动?因何而感动?如何去感动? 我的答案生活里一切琐碎的美好以及我在记述这些琐碎美好的过程之中留下的一切。我喜 ...

    阅读全文

  • 为了生活,不忘矫情

    为了生活,不忘矫情

    文图 / 左叔 一晃眼到新岗位工作就快一周了,日子过得飞快,原本上周两天就读了一半的《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这一周大概只翻了几页。欠好几家出版公司的书评一直扔在那边没动静,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弄,就连新书首发会的活动预告连编的时间都没有。回头想想,幸好上个周末已经将本地OBA读书会分享活动的PPT和演说大纲都整理出来了,否则实在是没有时间应付了。 静下心来想想,其实这一周 ...

    阅读全文

  • 扬州的皮包水和水包皮

    扬州的皮包水和水包皮

    文 / 孙衍 去扬州之前,特地在地图上标注了一下,心想扬州这么个小城市,从火车站到古城应该不远。查了一下,也确实不远,一条街走到头,就到著名的东关街了。 到了扬州才发现,这一路走到头的街可真长啊,出租车足足跑了近一个小时。一路上,从高楼林立的新区,到古色古香的老城区,再拐了几个弯,司机才把车稳稳地停在一个巷口。 下了车就看到一家饺面馆,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把饺和面合在一起说的面 ...

    阅读全文

  • 小鱼

    小鱼

    文 / 秋海 & 图 / 冠博 初秋的山头,凉意渐深…… 阿婆佝偻着背,那双怎么也洗不干净的手,正从蓝色的塑料袋中捧出土黄色的元宝,颤巍巍地放入一个锈迹斑斑的铁桶。已然吹不皱的花白头发,稀稀落落地贴着头皮,恐怕连它们自己也很难相信这里也曾青丝如柳、风鬟雾鬓吧。 阿婆心里面那股犹如从坟墓里爬出来的痛苦,小鱼是清楚的,即使她是那么冷漠地站在一旁。对小鱼而言,放下祭品的那一刻,她 ...

    阅读全文

  • 下辈子咱再也不姓马了

    下辈子咱再也不姓马了

    文 / 苏小旗 1 马桂兰年纪越大越不喜欢自己的姓。凡是提及“马”的词语,有几个是好的?作牛作马,牛头马面,吹牛拍马,马浡牛溲,想到这些,马桂兰就会感到莫大的忧伤。 姓了马,那就是一辈子都被人“服牛乘马”,马桂兰说,就算别人说了你啥,你也得“呼牛作马”。 那你得赖我姥爷,马桂兰已经四十五岁的女儿小坤儿盘腿坐在马桂兰床上,嘴里嚼着干豆腐卷辣酱和大葱说,要不你就赖我太姥爷去,反 ...

    阅读全文

  • 那些年我走过最深的套路是开会

    那些年我走过最深的套路是开会

    文 / 左叔 图 / 寸叔 赋闲大半年,但因为接了一些文字工作的案子,差不多每个月都需要出门与人碰头开会。有时候在专门的会议室,有时候在街边的咖啡馆,有时候在车上,还有一些时候因为时间不凑巧就直接电话视频或者微信群里解决掉。不必朝九晚五,通常会闭塞掉一些人际往来,而这样的会议便成了我面对这个世界的一个小小的缺口。 这么多年养成了习惯,但凡参加会议都会随身带一些鸡零狗碎的东西 ...

    阅读全文

  • 微光

    微光

    文 / 苏小旗@公众号 01. 韩丙昆出生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了两个哥哥,所以父母用了“丙”字。由此我们可以推算出,韩丙昆的大哥叫韩甲昆,二哥叫韩乙昆。 那是在解放前,上个世纪三十年代。 彼时除了先天患有不孕不育症,几乎大中国每一家都是儿女一撂堆,老韩家也不例外。生活贫穷,经济落后,没有任何娱乐方式,于是大家都是白天劳动,晚上造人——也许造人就是大家最好的娱乐方式了。所以王朔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