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生活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生活”相关联的文章
  • 活在底层,没有谁是容易的

    活在底层,没有谁是容易的

    文图 / 左叔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戾气就充斥了我们生活。经常在生活中,看到两个人陌生人一言不和,便恶语向相,甚至大打出手。"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讲"的道理大家都懂,但很多人都觉自己生活都已经这么辛苦了,凭什么还要日常生活之中低三下四地委屈求全。每个人都挺着个腰杆子,于是那些没人肯服软的地方便是争端的裂隙。可是仔细想想,互相争来争去的,都不是大家都一样,没有谁活着是容易的。 ...

    阅读全文

  • 一粒见证伟大时代的微尘

    一粒见证伟大时代的微尘

    文 / 左叔 生活与伟大的作品之间,总存在着某种古老的敌意。——里尔克 对于我们每个平凡人而言,我们此生也许没有办法创造伟大的作品。即便有,可能也就是我们的孩子,或者就是生活本身。生活是什么?可能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定义,但是我觉得生活可能是由一个又一个具体的事务连缀而成。这些事务性的内容,需要我们耗尽精力去面对它、解决它。就像今天这样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在生活层面,它是一季 ...

    阅读全文

  • 一纸情书:为什么总能感受到生活的种种恶意?

    一纸情书:为什么总能感受到生活的种种恶意?

    Q:为什么生活中总会遇到一些你无法理解的恶意? 生活里面的冷眼和现实的磨难,总是跟随着我。是我无心冒犯了别人的边界,还是上天要降大任于我。还是我没有学会换个角度思考?欢迎关注DJ左叔,一纸情书,为你的人生困惑写封信。 A:我觉得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同样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当你在生活中总是碰到无法理解的恶意时,这里有一个关键字“总是”。既然是“总是”,那么我觉得它们一 ...

    阅读全文

  • 开洗车店的女人

    开洗车店的女人

    文/左叔 这几年,我都在同一家洗车店洗车。 店主是位边远省份来的女人,带着几个十六七岁模样的同乡男孩在这里开店。我看着她的门面从两间变四间,常客越来越多,也间或听闻她结婚、生育、离异之类的消息,有些是言辞中透露的,有些就明眼地摊在人前。 今年过年各家洗车费都涨了,她家也象征性地涨了一点。开了年,小工回去过年还都没回来,洗车就剩下她一个人,还有帮着做饭的本地阿姨搭把手。 有客 ...

    阅读全文

  • 感动是内化为心、外化于行的自省

    感动是内化为心、外化于行的自省

    文图 / 左叔 一说到感动,我们很容易想到那些震憾人心的天地大爱;一说到身边,我们又很容易联想到那些平淡生活中的默默坚守;每每当我们在讨论“我身边的感动”时,却很少会把关注的目光放在“我”这个字眼上。是因为这个“我”太过平凡了吗?还是因为这个“我”其实已经忘了什么是感动?因何而感动?如何去感动? 我的答案生活里一切琐碎的美好以及我在记述这些琐碎美好的过程之中留下的一切。我喜 ...

    阅读全文

  • 为了生活,不忘矫情

    为了生活,不忘矫情

    文图 / 左叔 一晃眼到新岗位工作就快一周了,日子过得飞快,原本上周两天就读了一半的《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这一周大概只翻了几页。欠好几家出版公司的书评一直扔在那边没动静,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弄,就连新书首发会的活动预告连编的时间都没有。回头想想,幸好上个周末已经将本地OBA读书会分享活动的PPT和演说大纲都整理出来了,否则实在是没有时间应付了。 静下心来想想,其实这一周 ...

    阅读全文

  • 扬州的皮包水和水包皮

    扬州的皮包水和水包皮

    文 / 孙衍 去扬州之前,特地在地图上标注了一下,心想扬州这么个小城市,从火车站到古城应该不远。查了一下,也确实不远,一条街走到头,就到著名的东关街了。 到了扬州才发现,这一路走到头的街可真长啊,出租车足足跑了近一个小时。一路上,从高楼林立的新区,到古色古香的老城区,再拐了几个弯,司机才把车稳稳地停在一个巷口。 下了车就看到一家饺面馆,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把饺和面合在一起说的面 ...

    阅读全文

  • 小鱼

    小鱼

    文 / 秋海 & 图 / 冠博 初秋的山头,凉意渐深…… 阿婆佝偻着背,那双怎么也洗不干净的手,正从蓝色的塑料袋中捧出土黄色的元宝,颤巍巍地放入一个锈迹斑斑的铁桶。已然吹不皱的花白头发,稀稀落落地贴着头皮,恐怕连它们自己也很难相信这里也曾青丝如柳、风鬟雾鬓吧。 阿婆心里面那股犹如从坟墓里爬出来的痛苦,小鱼是清楚的,即使她是那么冷漠地站在一旁。对小鱼而言,放下祭品的那一刻,她 ...

    阅读全文

  • 下辈子咱再也不姓马了

    下辈子咱再也不姓马了

    文 / 苏小旗 1 马桂兰年纪越大越不喜欢自己的姓。凡是提及“马”的词语,有几个是好的?作牛作马,牛头马面,吹牛拍马,马浡牛溲,想到这些,马桂兰就会感到莫大的忧伤。 姓了马,那就是一辈子都被人“服牛乘马”,马桂兰说,就算别人说了你啥,你也得“呼牛作马”。 那你得赖我姥爷,马桂兰已经四十五岁的女儿小坤儿盘腿坐在马桂兰床上,嘴里嚼着干豆腐卷辣酱和大葱说,要不你就赖我太姥爷去,反 ...

    阅读全文

  • 那些年我走过最深的套路是开会

    那些年我走过最深的套路是开会

    文 / 左叔 图 / 寸叔 赋闲大半年,但因为接了一些文字工作的案子,差不多每个月都需要出门与人碰头开会。有时候在专门的会议室,有时候在街边的咖啡馆,有时候在车上,还有一些时候因为时间不凑巧就直接电话视频或者微信群里解决掉。不必朝九晚五,通常会闭塞掉一些人际往来,而这样的会议便成了我面对这个世界的一个小小的缺口。 这么多年养成了习惯,但凡参加会议都会随身带一些鸡零狗碎的东西 ...

    阅读全文

  • 微光

    微光

    文 / 苏小旗@公众号 01. 韩丙昆出生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了两个哥哥,所以父母用了“丙”字。由此我们可以推算出,韩丙昆的大哥叫韩甲昆,二哥叫韩乙昆。 那是在解放前,上个世纪三十年代。 彼时除了先天患有不孕不育症,几乎大中国每一家都是儿女一撂堆,老韩家也不例外。生活贫穷,经济落后,没有任何娱乐方式,于是大家都是白天劳动,晚上造人——也许造人就是大家最好的娱乐方式了。所以王朔 ...

    阅读全文

  • 他要在生活的深海中,找到自己的乐趣

    他要在生活的深海中,找到自己的乐趣

    文 | 派妮 图 | 左叔 最近在网络上有一篇文章《公司里40来岁的人都去哪儿了?》很火,讲述的是一些35-45岁之间的职业经理人在工作、生活中遭遇中年危机的现象。在很多公司里,80后、90后已经成为主流,而40岁左右的人正在成群出走。除了少数高层管理者之外,已经鲜见60后、70后的身影。 这篇文章这样写道: “这群人很迷茫,很焦虑,不知道到底该去哪儿,上有老下有小,背负着 ...

    阅读全文

  • 就算曾被庸常打败,也别轻易向生活摊牌

    就算曾被庸常打败,也别轻易向生活摊牌

    文 | 孙衍 图 | 左叔 下班的时候,我总是喜欢穿过一些巷子,或者可以穿行的老小区。 一来可以抄近道,二来这些小巷子和小路都相对安静,远离市声的喧嚣,仿佛置身另一个不同的世界。 我就是在一个小区的角落里看到那几个糙老爷们儿的。 当时,他们有的赤着膊,有的穿着短裤,有的留着长发箍着发箍,有的则是光着头。就是这样一群千奇百怪的半百老爷们儿,也就是我们现在时兴说的大叔,正在进行 ...

    阅读全文

  • 都能将日子过成诗,又怎会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都能将日子过成诗,又怎会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文图 | 左叔 十几年前买的旧公寓是一个安置小区,居民多半是附近原先棚户的拆迁户。当年初入职场、收入微薄,贪便宜入手一套。搬进来后,便各种不适应,先是左右邻居完全不顾大规模的改造扩建;然后就是,晴天行道木上一根绳上花花绿绿的被子,雨天绿化带里新垦的一片菜地。最后的最后,物业终于撑不住了拖欠物业费撤了,于是小区彻底变成了治安管理类别里面的“无物业老小区”。 这样的小区就像一个 ...

    阅读全文

  • 看不见的用心就好

    看不见的用心就好

    最近总有人提醒我年纪渐长,先是一个交换网站链接的陌生人。大概是年轻人,做了一个以转载文章为主要形式的博客网站,本来觉得没有什么价值,但感觉现在这个世代年轻人还愿意花精力在一个不是那么直接看到结果的事情上,还是值得鼓励的。 虽然这样的网站多如野草,但还是链接了一下,也猜到大概不需多久也会消失掉。这些年与我交换链接的网站能留到现在的其实不多,看看友情链接页面上面被我标了(墓)标 ...

    阅读全文

  • 筋骨永在,光芒不败

    筋骨永在,光芒不败

    我爱这精彩的世界,我爱这操蛋的生活 九月的英文单词读起来最好听。September,稍长,略有起伏,最后一个音在上下唇的碰撞中小巧又明亮,仿佛坦荡阳光下吹出的清脆透明的肥皂泡,清澈又蕴满五彩。 但九月无疑又是沉稳的,万物经历萌生,繁盛,在九月开始收于敛藏,《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秋,揪也,物于此而揪敛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九月的感觉和意义跟四月类似,各为春秋之端,萌生暖情 ...

    阅读全文

  • 狠心的老米

    狠心的老米

    序 老米在2015年8月21号清晨五点左右,骑着他那辆跟了他十几年的破摩托车离开了家。 那天是东北的夏末秋初,清晨的风开始有了凉意,骑摩托车带风,有经验的老米大概穿了长衣长裤。骑了一会他又转回头,回家拿了摩托车驾驶证和工资卡,轻手轻脚,并没有吵醒老婆和儿子。 他真正上路了。 1 老米不姓米,他姓刘。老米父亲老老刘是山东聊城人,当兵来到东北辽阳,最后落户辽阳县三块石村,从此在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