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生活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生活”相关联的文章
  • 本来我只想换个衣服出门

    本来我只想换个衣服出门

    - 文图 / 左叔 放三天假,原本打算在家窝三天的。可是要回娘家取换季的衣服,终究还是要梳洗一下出趟门的。 午餐后,换了衣服便准备出门。想起娘交待要帮她去趟银行的,于是开始找银行卡。一摸口袋没有,翻了翻最近常背的包也没有,又把几只不太常用的包翻了一遍,依然没有。 脑袋嗡的一声,不会是丢了吧。可是自己明明记得为了怕丢,还专门从常带出门的票夹里取出来的,一定是放在什么地方了。常 ...

    阅读全文

  • 卑微的活着,已经很美好了

    卑微的活着,已经很美好了

      文图 /左叔 这一年的前两个月,对于很多人来说太艰难了,很多人都迷失在生活旋律的空拍之中,脚下踩着无尽的虚空。明明有大把大把富余的时间和精力,却没有办法将这些时间和精力聚拢起来做一些有价值或者有意义的事情。 即便是偶尔心生警惕,挣扎着想要维持自律,然而无需太久就会被颓丧打败,重新陷入一种迷茫的境地。 对于我而言,算是第一次意识到,人活着很多时候是仰仗某个遥远且 ...

    阅读全文

  • 出门补了个胎

    出门补了个胎

    文图 / 左叔 “包邮区”平时晚上下单早上送到的网购,最近都要拖个两天。原先周五就能到的狗粮,快递员周日下午才给我发短信,让去东门去取。 刚停好车,门口等着量体温的保安提醒我车胎没气了。下来一看,果然,是有点慢撒气的状态,八成是扎了钉子。 心理估摸着撑到明天早上应该没有问题,但又怕自己这么一动车子,反而加快了它跑风漏气的速度,明早起来彻底趴窝,还得要徒手换备胎。 看了一眼手 ...

    阅读全文

  • 生活,是很好玩的:总是极容易钻进心里

    生活,是很好玩的:总是极容易钻进心里

    文图 / 左叔 是因为读了果麦在江西人民出版社做的汪曾祺老先生的另一本书《生活,是第一位的》,所以才有了后面想要读这一本《生活,是很好玩的》的兴趣。 这几年,大概是因为他的作品过了“版权期”进入了公共知识领域,所以各式各样重新修订出版的集子还是蛮多的。对于我而言,果麦这套书名标题里的“生活”二字太有“杀伤力”了。怎么办呢?汪老的文字本身“烟火气”就重,再加上“生活”二字,钱 ...

    阅读全文

  • 那些无关紧要久远的事

    那些无关紧要久远的事

    文图 / 左叔 此生最久远的记忆,是一个静止无声的画面。 一张高高的架子床顶上的横框并没有系上蚊帐,大概是入了秋或者是冬天;一盏从房上拖根线垂下来的白炽灯泡,在黑暗之中散发出昏黄的暖光,大概是晚上或者这间房采光不佳;一只漆着哑哑红漆高高的五斗橱,上面放着暖水瓶、搪瓷茶缸、照片相框、没吃完的鸡蛋糕以及收音机,再也没有更多的细节了。 我怀疑,我其实只记得了那个五斗橱,而更多的细 ...

    阅读全文

  • 生活,是第一位的:一桩更为笃定的好事

    生活,是第一位的:一桩更为笃定的好事

    文图 / 左叔 果麦在江西人民出版社做了一套高邮同乡汪曾祺的书,一共3本,《生活,是第一位的》是其中的一本,这本书的腰封上有一个副标题叫《汪曾祺谈小说》,顾名思义是属于“谈创作”文论集。 在书店遇到这本书的时候,我倒是没有被“想要提升自我的需求”所吸引,而是觉出“生活,是第一位的”暗合了我这些年在写作上的思索。 人在很多场合好像是被“说服”、被“点醒”,更多的时候其实那个答 ...

    阅读全文

  • 又是一年啤酒节

    又是一年啤酒节

    文图 / 左叔 2019年,啤酒节已经举办了14届了,真正参与其中感受过的年头并不多。其实每一次大体的风格以及流程大概也差不多,这样一个全城出动的大派对最好的功能就是能不能刷新上一年度遇到熟人的数字记录。笙歌不停、欢愉不断,停下来总有落寞的时候,而寻常生活的些微便埋伏在这里。

    阅读全文

  • 总在平淡时刻裸露出真相

    总在平淡时刻裸露出真相

    文图 / 左叔 周末下午四点的快餐店,人间剧场一般。 妈妈领着两个儿子在自助屏前点餐,小一些男孩对着妈妈大声反复地问,我没有牛奶吗?妈妈并没有回应,脸上露出中年人惯常的平淡表情,里面藏着深渊般的倦怠。 坐边上的是位假日打扮的白领女士,素着一张脸,一边用pad刷课边用手机回复一些什么。她的神情是冷的,那种拒人千里的冷。职场中的勾心斗角虽然远了,但惯性仍在,即便是向上的“进取心 ...

    阅读全文

  • 写首诗给夏日

    写首诗给夏日

    文图 / 左叔 人生的本质很虚无 我们需要各种意义来塞满它 物质的、感观的或者更为虚无的灵性 但本质是一样的 说到底 取悦自己 不枉此行 生活再艰难 也要吃早餐 周末辰光 没有写不完的稿 家人孩子出门去旅行了 猫在睡觉 狗已吃饱 院子里刚刚清过杂草 我把修枝剪细细擦过 再用芦荟胶对付腿上蚊子包 人间值得留恋的不多 某一刻的岁月静好

    阅读全文

  • 流光年年如细浪

    流光年年如细浪

    图文 / 左叔 好像每年春天都会拍一辑居家杂物的照片,镜头对准家中诸多角落,草木、书本、宠物等等。 流光一年一年如细浪般侵蚀,细微处还是有一些变化的。 镜头里的植物会葱郁很多,刚植下去的时候,可能就稀稀落落几根枝桠,三五年间已经蓬勃到不修不行的地步。“十年树木”这个词还是有它的现实意义的。当然,还有匆匆一季便不会再来的植物,除了留下照片之外,还有一摞空盆。 植物也像极了人, ...

    阅读全文

  • 母上大人帮我织了双船袜

    母上大人帮我织了双船袜

    文图 / 左叔 因为我是独子的关系,母上大人早早就跟着我过了起“黄昏漂”的生活。起初,父亲还没有退休,她就一个人忙里忙外帮着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忙起来还好,只是闲下来多少会免不了提起在故乡的时光:下脚便是街面上,不必像坐牢一样蹲在四楼眼巴巴地守着我上下班的点。 刚参加工作那几年,我们住处是一处拆迁安置小区。虽然原有的居住环境被楼房的格局打破了,但此地的居民乡里乡情的人情往来 ...

    阅读全文

  • 池上日记:天光云影、岁月人心

    池上日记:天光云影、岁月人心

    文图 / 左叔 一再被“慢书房”的公众号安利这一本蒋勋的《池上日记》(貌似入选了“慢书房”的年度推荐书单),最终还是忍不住去图书馆“七日之约”点了一本。粗粗翻开几个章节时的感受远不止标题“天光云影,岁月人心”这八个字,还有另外八个字“山岚林涛,田畴阡陌”。等到读完全部,落笔来写感受的时候,又觉得另外八个字变得飘渺起来。 生活在台商聚居地周边,我和很多不曾深入过的人一样,对于 ...

    阅读全文

  • 生活观察

    生活观察

    文图 / 左叔 丁字路口,一辆黄色的外卖送餐电动车侧翻。一地的五色杂陈米粒中,塑料餐盒依旧一副金刚不坏之身。送餐小哥焦虑地在路旁打电话。一只毛色斑杂、饥肠辘辘的野狗在不远处逡巡着,在来来往往的车流中寻找着恰当的时机登场收拾残局。 上一轮行情里有人接盘的再开楼盘,售楼部附带的停车场空荡荡的。传统的小工劳务市场等活的人依旧占据着“公馆府邸”广告牌前避风的位置。阴雨天里,几个异乡 ...

    阅读全文

  • 活在底层,没有谁是容易的

    活在底层,没有谁是容易的

    文图 / 左叔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戾气就充斥了我们生活。经常在生活中,看到两个人陌生人一言不和,便恶语向相,甚至大打出手。"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讲"的道理大家都懂,但很多人都觉自己生活都已经这么辛苦了,凭什么还要日常生活之中低三下四地委屈求全。每个人都挺着个腰杆子,于是那些没人肯服软的地方便是争端的裂隙。可是仔细想想,互相争来争去的,都不是大家都一样,没有谁活着是容易的。 ...

    阅读全文

  • 一粒见证伟大时代的微尘

    一粒见证伟大时代的微尘

    文 / 左叔 生活与伟大的作品之间,总存在着某种古老的敌意。——里尔克 对于我们每个平凡人而言,我们此生也许没有办法创造伟大的作品。即便有,可能也就是我们的孩子,或者就是生活本身。生活是什么?可能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定义,但是我觉得生活可能是由一个又一个具体的事务连缀而成。这些事务性的内容,需要我们耗尽精力去面对它、解决它。就像今天这样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在生活层面,它是一季 ...

    阅读全文

  • 一纸情书:为什么总能感受到生活的种种恶意?

    一纸情书:为什么总能感受到生活的种种恶意?

    Q:为什么生活中总会遇到一些你无法理解的恶意? 生活里面的冷眼和现实的磨难,总是跟随着我。是我无心冒犯了别人的边界,还是上天要降大任于我。还是我没有学会换个角度思考?欢迎关注DJ左叔,一纸情书,为你的人生困惑写封信。 A:我觉得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同样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当你在生活中总是碰到无法理解的恶意时,这里有一个关键字“总是”。既然是“总是”,那么我觉得它们一 ...

    阅读全文

  • 开洗车店的女人

    开洗车店的女人

    文/左叔 这几年,我都在同一家洗车店洗车。 店主是位边远省份来的女人,带着几个十六七岁模样的同乡男孩在这里开店。我看着她的门面从两间变四间,常客越来越多,也间或听闻她结婚、生育、离异之类的消息,有些是言辞中透露的,有些就明眼地摊在人前。 今年过年各家洗车费都涨了,她家也象征性地涨了一点。开了年,小工回去过年还都没回来,洗车就剩下她一个人,还有帮着做饭的本地阿姨搭把手。 有客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