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不好意思,我们不谈理想只谈钱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文图 / 左叔

有那么一阵子,我跟你一样,觉得谈是挺俗气的一件事情,尤其是熟人之间的事情,举手之劳的事情。人情往来,有心力就帮一把。可是日子一久,经历的事情一多,我就觉得有点不是个滋味了。

说实话,我是一个自我时间管理比较严苛的人,虽然未必件件事情的计划都会落实到纸面上,但至少在心里面会“有个谱”。像我这一类人,最大的焦虑是自己的时间节奏被打乱。虽然这件事情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并不严重,但也只有同病相怜焦虑的人知道自己其实是很煎熬的。

一个业余写作者的“三座大山”,分别是:“有空帮我看看”、“顺便帮我改改”、“随便帮我弄弄”。可是,你也知道,我不是那个“有空”、“顺便”以及“随便”的人。我有自己要完成的目标,想做的事情以及偶尔不在状态的处境。

但凡是接手的活,出手时总归要过得了自己内心的那个关。所以,别人眼里的“有空”、“顺便”以及“随便”很多时候就成了“自己跟自己较劲”的负累。然后,最心塞和心寒的部分是你“自己跟自己较劲”的部分被托付的人,常常以“难者不会,会者不难”看轻。

对一个不太懂得如何拒绝别人的人,有时候谈真得不是他的本意。他只是想通过让彼此都觉得“略有难堪”的方式,拒绝掉过多的、不合常理的干扰,然后能够找回自己的时间节奏,沉得下心思来做自己原本计划要的事情。

这几年谈理想、谈情怀的人特别多,无论路演、出版还是其他各种场合都能看到“初心少年”这个字眼。听多了、见多了之后,冷静地想一想,其实还是能够看到背后资本在运作的印迹,说白了还是钱。

理想是个好东西,能够在世事磨难面前撑着我们朝前走,给我们很多钱也刺激不出来的动力,算作是我们的盔甲吧。然而,有些时候,理想也是我们的软肋,牵制着我们。在职场上,任何拿着未来不可以预期的前景来诳你的人,将这些前景包装成理想或者情怀的,基本上都是在“耍流氓”。

是的,我在此前耍过几年的“流氓。”作为人事主管,很多时候,我在明知上升通道有限,出口不畅,进口又不灵的情况下,我在整个团队目标的驱使下说过违心的话。但在遣词造句的时候,我通常会用到“一般”这样的概念来说“理论值”里的情况,而不是直接“拍胸脯”为某个个体保证。

丑话说在前面,有时候很伤人,但至少不违背自己的本心。好听的话是把双刃剑,尤其是落在“大尾巴狼”手里的时候。他们知道你是那种什么关都能闯过的人,什么苦都愿意吃,什么难处也不怕,可唯独不过了自己内心那一关的人。

契约社会,商品时代,利益面前是极容易试出人心来的。现如今我对钱的态度渐渐地有了些余地,不再将它视为人情往来之间的“开不了口”的部分。尤其万千因果在其中的人际往来,不伤和气又各得其所的解决方案是:不好意思,我们不谈理想只谈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