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原谅与恢复:不断反复的恢复过程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人们通常倾向于认为,如果简单地用图表来表示“恢复”的过程的话,它一定是个直线上升的图表。尽管他们明白恢复可能有起伏,他们仍然期待恢复的过程是一个直线平稳上升的图表。再这样的思维模式前提下,如果他们遇到了之前认为已经解决了的问题,自己又出现了反复,就像他们说的“恩怨情仇又回来了”。

不过,就这一点我更加喜欢“递归”的概念,我认为这更能准确地描述人们疗愈的过程。“递归”这个词来自计算机行业,本意指一种程序方式,解决问题的根本理念在通过重复将问题分解为同类的子问题而解决问题的办法(详细可见关于术语“递归”的解释)。解释递归的最佳方法是以螺旋式楼梯为例,你看到的螺旋楼梯并不是一个直线上升的台阶,而是在原地转圈但同时不断上升的形状。如果你通过螺旋式楼梯上到更高一层,你所看到的景象可能与低层的是一样的,但你站的视角却不一样了,你已经能够从更高的角度去看事情了。

我常听到来访者说“我觉得问题已经解决了,为什么又重新来过呢?”如果从螺旋式楼梯的角度上看,那么你就会看出来事实上即便是重新处理这个问题,但实际上也已经比上一次要进一层了。当然,处理问题的过程需要当事人不断地回到同一个点——也就是同样的问题需要再次处理,只是回到这个问题的你,虽然面对同样的问题而你看问题的角度和高度已经不一样了。

我认为这解释了我们如何从情感创伤,失去和其他生活中的痛苦的模式。我们会不断地回到同样的问题上。这听起来像是一种直线前进中的退行,但如果我们用螺旋上升的方式看的话,我们就会看到事实上我们是在不断改善的,在用不同的方式处理同样的问题。

原谅与恢复:不断反复的恢复过程

举个例子来说明吧。大家对悲伤的过程可能都不陌生:否定,愤怒,悲伤和接受。容易被大家忽略的是,这些步骤有些可能会被跳过,或者打乱次序,或者因为生活中的各种问题而重复出现。祸害父母对孩子来说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伤害,这些伤害在孩子成年以后依然可能悄悄地继续存在。所以,作为在祸害父母(或其他类似儿童虐待)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这种成长环境带来的后果可能在他们成人以后不断地折磨并伤害他们。如果某个人觉得自己处理过幼年创伤,问题解决了,生活可以好好地继续下去了,但却不晓得将来的什么时候同样的问题会重新出现,并带着几乎同样的情绪体验,可能在他们照顾正值临终的配偶的父母,看到了充满爱的家庭关系,体会到了真正的悲伤,更在正常的家庭关系中感到了生命的可贵,想到自己却体验的都是矛盾冲突,连爱中都充满了负担、恐惧甚至迷茫。

创伤导致的结果会不断地深重地影响人的一生,而我们也只能一次处理创伤的某个片段,而非全部,任何想要一次性处理所有相关片段的尝试都会适得其反让问题越发严重不可收拾。

所以,与其说“我已经可以继续好好生活了”不如说“虽然我明确知道事情还是会再次发生,但目前这个阶段的问题我已经解决了。”我知道这对我们来说很难。我们都希望把痛苦和折磨远远地仍在身后。我们不希望它们再次出现。但我从自己的生活中发现了一点,就是当我面对同样的问题的次数越多我感到的痛苦就越少,甚至到后来我竟会带着好奇心继续下去“真好奇下面又将发生什么呢?”

我想这样的转变是随着视角的改变带来的,而不是期待一个无忧无虑的生活,相反,生命是一个不断成长的过程——你总能在生活中学到更多。直线成长的概念意味着一条路直接通向最后的终点,而螺旋式发展的模式则更能体现生命是一个不断成长的过程。

这种成长的过程接受起来并不容易,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总有些“生命问题”会不断地出现,只有当我们将生命看作是成长学习的过程,我们才会更加平静地面对和处理这些问题。与其纠结困惑于“这个问题明明已经处理过了!”倒不如将这件事情看作是一个认识自己道路上的一个谜题,并学会享受自我发现的“乐趣”。许多人喜欢散步,喜欢发现拐角处是不是有什么新鲜的事情,抑或是去别的国家旅行,感受不同的文化,甚至是去看看著名的世界奇观。自我发现其实跟这些活动类似,只是我们发现的是自己身上尚未被发现的那个部分。

我明白可能我说的这些并不是你当下能够接受的观点。当我们带着评判或者挑剔的眼光看自己的时候,任何新的发现都可能让我们感到恐惧,这就是我说的改变观点视角。当你在不断改变自己的旅途中时,某些时候你需要对自己不那么苛刻,换个角度来看待自己,渐渐地你会发现自己对痛苦的忍耐程度大大提高了,或者面对痛苦你的心态不一样了,甚至某些时候你已经能够期待生命讲给你的下一课是什么了。

不过重点来了,你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控制事情的发生发展及其结果。你期待将所有自我成长带来的痛苦不适统统都能绕过去,这种期待本身就说明了个体还不成熟。你期待自己已经处于解决了所有问题的顶端,一切都已尘埃落定,而这种欲望本身就显示对生命真正意义的误解,以及对不适的耐受能力的低下。

有时我们会否认自己的“生命问题”或者想要“回避”它们,这还好说,毕竟这也还是人性的一部分。每当产生这样的迷茫时,当我看到自己在徘徊时,我会尽力告诉自己“会走到这一步也是必然的,是老天让我从迷茫中学到些什么,当我真的学到了的时候我自然不会再迷茫下去。”

螺旋式上升的理念帮助我们更好地接受自己所处的位置,更明确地看到自己正在应对和处理遇到的问题,即便我们可能回到同一个点,所以关键并不是问题已经解决或者没有解决,而是这个问题的上一阶段的点已经疏通,我们现在到了下一个阶段了。 只要我们愿意去发现,生命其实给了我们许多的成长学习的机会。但这种发现可能会给我们带来不适。我们可能无法将所有的问题解决并对解决方法感到满意。生命中我们将经历许多人和事,想要完全的持续的完美生活是不可能存在的,需要我们学会接受这一生都在不断学习成长的事实,带着期望、好奇心甚至喜悦去探索一生学习一生。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原谅与恢复》心理译文专题

原文地址:http://www.excelatlife.com
原作者:Monica A. Frank
译者:Sherry(北京·心理咨询师)
申明:本文已经原作者授权,未经原作者和译者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出版事宜请与sherry洽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