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原谅与恢复:对“祸害父母”的依赖以及自保的需求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在注意到我以上所陈述的观点之后,这位读者回复道:“我开始相信这些事情反复发生的原因在于虽然我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好人去原谅他们,但事情也不会因为我的个人意志而转移或者改变。一个完美的例子就是我作为孩子被多次抛弃而产生的憎恶感,而那时的我仅仅是母亲用来报复她自己不得不照顾年幼的我而产生的愤恨情绪的工具而已。我整个人生,不是在痛恨她中度过,就是努力让自己原谅她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的期望当中,希望自己像她一样,最后却还是回到对自己现状以及过去的痛恨中。真正问题在于我根本没法放弃对她的依恋。我甚至担心自己会精神失常,当然现在已经差不多失常了,如果我的母亲因为我不原谅他们而死去,而我也不能原谅自己,最后也没有得到她的认同……或者我没能变得比现在更好一点或者出人头地什么的,而我也几乎没有成功地获得她的认同,因为只有当我将自己放到低于她的位置她才会表现出一点点认同。我现在她离世前让自己的这个伤口愈合,一旦她离世了,我根本没机会。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其实我们之间一直有机会,比如我们的态度也许可以变一下,或者我们自己的信念也可以圆通一下,那些记忆什么的……那些我们努力一下就可以让改变发生的事情。

原谅与恢复:对“祸害父母”的依赖以及自保的需求

如果不幸你遇到的是个祸害父母,与原谅相关的几件事情可能比较常见,其中一种是为了获得保护而产生的异常“依恋”心理。大多有祸害父母的人都会疑惑“我真不明白自己怎么回事,我明明知道我的父母一直不断地在伤害我,对我的需要根本置之不理,可我还是会在他们身边,我担心自己会失去她。”明白了这种依恋的本质,你便可以帮助你更好地去走过原谅他人的所有阶段,更好地保护自己不继续受到他们或者类似人群带给你的这类伤害。

  1. 害怕被遗弃。这类问题的一个重要点就是害怕被遗弃的感觉远远大过了对被他们伤害的恐惧。导致这种感受的原因通常为童年时期的忽视,遗弃或者威胁要遗弃的经历。对孩子来说,“爸妈不爱我”这样的认知在当时会被理解为“我不可爱”,这比认为“他们是对的——我不好,我得变得更好”更加具有杀伤力。结果,一些人会固着在这个依恋上,尽管这只是一种负性自我评价,只是父母未能付出真诚的无条件的爱导致的结果而已。而孩子则很自然就会认为“如果我自己的爸妈都不能爱我,那么我一定是没什么值得爱的地方了。”尽管这一点对于一个成人来说,很容易看到这只是父母的问题而不是孩子的问题。
  2. 对失去父母意象感到悲伤需要。依恋的另一个意义是,也许父母的存在可能并不比“父母意象”的存在更加重要。我的很多来访者他们都遇到过被父母虐待或者忽略的情况,我相信他们曾经也伤害过父母也原谅过他们。但问题常常是他们并没有真正地为自己的悲哀而难过,这种悲哀是他们的父母不可能成为他们想要或者应有的父母(或者他们思想里父母的意象)。他们始终处于对这个悲剧事实的忽略当中,继续与父母持续着相同的相处模式,希望他们会变成自己想象的样子,也期待他们之间的关系成为他们想要的样子,而父母们却不可能改变。一旦他们能够完全接受父母意象的失去,并认识到他们不可能拥有一个自己期待中的父母,那么他们才可能开始确定自己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到底该是什么样子(基于父母真正可以做到什么程度,而不是父母意象需要做到什么程度)
  3. 将过去的事情放下。如果有你有一个毒性父母,幼时习得的有些思维模式会一直影响着你,除非你有一天意识到并且能从中摆脱。举个例子,有祸害父母的人总会抱怨,“我必须爱她,她是我妈啊。”有趣的是,那些在正常家庭里长大的人却极少这么说。换句话说,家庭功能异常的环境会教给孩子一些“守则”,其中一条便是“你得爱你的家因为我们都是你的家人”潜台词就是“无论我们怎么对你,你也得哎我们。”而在正常普通家庭里,家庭成员之间相爱却建立于他们如何对待家人的基础上。当你被爱,你会回报以爱,而不是因为责任去爱。
  4. 还有一些其他从小习得的守则,比如:他们需要将愤怒放下,并原谅家庭成员对自己的伤害。有意思的是,这样的家庭成员却常常对其他人充满了怨恨和嫉妒……不过,事实依然是我们不可能用意志控制自己去原谅,无法原谅一个伤害者也不会让我们变得“狭隘”。原谅是一个过程,是一个有自身节奏和方式的过程。我们需要相信这个过程,只有这样才能帮助我们去经历任何达到原谅需要体验的感受——尽管这些感受可能让人非常不适,甚至是让我们无法接受的感觉。如果我们事先就确定哪些是好的哪些是不好的,我们就不可能完全地达成目的,或者说不能从过程中真正得到成长,以至于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5. 恢复的过程不需要伤害者的参与。恢复过程本身并不需要祸害父母的在场。如果父母能够用一种可以接受的方式聆听受害者的愤怒,这个父母对整个过程会起到帮助的作用。然而这在毒性父母身上往往不大可能发生。事实上,有时候毒性父母的缺席反而有利于事情的发展,因为他们的参与往往适得其反。

然而需要在父母去世前让自己恢复的原因之一,是与父母关系的改变会让人感到充满了力量。比如,当你不接受那些挑剔,当你直面父母的那些行为,当你看到自己已经能和父母“分开”,看到无论父母怎么对待自己你依然可以看到自己身上的价值所在,你会感到发自内心的力量和自信,这不仅适用于亲子关系,所有的关系的改善都会让人感到力量和自信。

不过这种机会并不总会存在,但让自己从伤害中恢复却一直有机会的。本质上来说,恢复的能力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体里,但你需要对恢复的过程多一些耐心,清楚地看到自己已经在解决问题的不同阶段里,直到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已经不会再用旧有的模式去应对他们,至此你就已经完全“康复”了。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原谅与恢复》心理译文专题

原文地址:http://www.excelatlife.com
原作者:Monica A. Frank
译者:Sherry(北京·心理咨询师)
申明:本文已经原作者授权,未经原作者和译者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出版事宜请与sherry洽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