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冬日与左叔共享“悦读拾光”

悦读拾光,拯救书荒 |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文 / 李仙云

在这个江南小城,久已仰慕左叔的才气,他是新浪签约自媒体作者,“网红”,身上有很多闪光的标签。新年伊始,得知他将举办一场线下分享与线上直播相结合的“悦读拾光”活动,在他过去一年中读过的近百本书中,精心遴选出九本,和大家交流阅读心得与感受。喜爱阅读和写书评的我,自是期待不已,这大好的“取经”机会是断然不能错过的。

那个冬日午后,小城刚刚被一股寒潮侵袭,风中还夹着丝丝寒意,当我们这些同频率的读书会爱好者聚集在街角一隅的咖啡屋,一抹冬日暖阳透过落地窗和煦灿然地撒进来,带着斑驳光影,大家像让阳光点亮般被氤氲光晕包裹着,目光专注神思凝聚,氛围静美而温馨。那一刻,咖啡的浓香在鼻翼萦绕,才思敏捷博览群书的左叔侃侃而谈,我的思绪很快就与他“同频共振”起来。那醺然醉意的一刻,带着禅意美妙,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精神盛宴,是怦然心动的灵魂对白。

当分享到《小王子》时,话锋一转,左叔像窥探自己内心那道深深的疤痕般放慢了语速,他悲悯而伤感地讲述了17岁他目睹好友从一个活蹦乱跳的白衣少年,因一场交通事故倒在了殷红的血泊中,从此阴阳两相隔。还有什么比让一个豆蔻少年看到与他朝昔相处的伙伴瞬间凄惨毙命更残忍的,一个鲜活的生命瞬间陨落,那惊悚一幕,让少年时代的他过早承受了生命中难以承受之重,那一层步入心中的阴霾,让他的芳华青春岁月多了几许凝重和对生死的感悟。左叔说:“我常常能够感受到孤独,它像伏在街市巷弄、日常生活里的怪兽,总在不经意的时刻袭击我。我有很多话,不知与谁讲,我有很多事,不知与谁做。我与日光下的影子对视,我与街灯下的影子拉扯,我尝试着对着空气、网络或者某个真实可触的面孔表达,但却没有办法寻得直抵另一个内心的路径。”

我在左叔的故事中看到了那个17岁的我,那一刻,我共鸣到情难自禁,他将我的心湖掀起层层涟漪。17岁,这像是一个被诅咒的年龄,它就像横梗在我们人生之路上的一个陷阱和一丛荆棘,那也是我最不愿触碰的深深伤痛,它让我敲骨吸髓般开始追溯我人生的那场灭顶之灾。那一年,是我人生的风水岭,我从此再也无法体验疾步如飞的快感,我被命运从天堂拽入地狱,我就像折断了翅膀的鸟儿从空中直线坠落,有时又感觉像浴火凤凰般在苦难的炼狱烧灼、煎熬、求助、呐喊……

在线下分享时,我讲述了2017年最触动我心弦的两本书,一本是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一本是白落梅写的《你是我今生最美的修行》。就如我在一篇书评中写的,我也曾像直子的姐姐一样,让雾霾弥漫整个心灵,固执而作茧自缚地沉湎于病态的抑郁与焦虑中,似傀儡般被负面情绪操纵侵蚀,让毒素在内心一点点渗透,蔓延。那种即使站在灿烂的阳光下,内心依然阴暗漆黑的感觉,是那么悲凉无助,它把人之为人的活力与灵气一丝丝消耗殆尽……

白落梅的文字,意境唯美带着禅意灵动,犹如在喧嚣尘世静听“云水禅心”,我品茗悟读,梳理着杂乱无章的思绪。烦恼即菩提,苦难也是一种修行,世间所有的遇见都是“偶然中的必然”,顺境淡然,逆境坦然,所有的过往都在丰厚着阅历磨砺着心智丰盈着我们的生活,心若无畏坎坷何惧!我在白落梅的文字里疗愈静心,彻悟处世之道,不断地给情绪做“断舍离”,清除缠绕于胸的窒闷与忧烦之气。努力让自己做一个清雅简约,从容淡定的女子。

知性优雅的韩主播分享《个人崛起》时说,这个时代赋予我们传统的身份标签正在慢慢剥离,留下来的是最为纯粹的、直接的、有价值的底色。我相信,那些外在标签在现阶段一定仍有助力,但也一定会被时代洪流淹没涤荡,一个失去荫蔽、见真章的时代正轰隆隆地飞驰而来;小城的“金嗓子”吴女士在读了《臣服实验》后,她说,这本书能够让我们静下心来,坦然去面对,放开自我,顺应生命之流带给我们的变化,换一种角度去生活,我觉得我们会重拾自信。

人世迢迢,知音难觅,灵魂相悦着终是可遇而不可求,这个冬日午后,我屏息凝神聆听大家的阅读分享,那些闪着“智慧之光”的话语,让我默默颔首心有灵犀,这种淡定心弦,共享悦读拾光的美妙时刻,像一个灵魂的驿站,它温润心灵怡情悦志,那正是苍茫尘世我心有所寻之处。

(本文发表于《银川日报》2018年2月6日第七版书香·银川栏目)

李仙云,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期刊和副刊作者,一级残疾,花季年龄命运遭受重厄,一个用文字寄寓情怀,诉说心语,温暖人生的轮椅女子。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新民晚报》、《天津日报》、《中国建设报》、《北京日报》、《扬子晚报》、《辽宁青年》、《做人与处世》、《思维与智慧》、《知识窗》、《风流一代·青春》、《连云港文学》、《中国电视报》、《中国旅游报》、《自强文苑》杂志等全国100多家杂志和报纸发表文章400余篇,也多次在各类征文比赛中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