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文学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文学”相关联的文章
  • 醒在一场少年梦里

    醒在一场少年梦里

    文图 / 左叔 虽然伤痕文学的热潮已经退了好多年,但是我们仍然会读到关于“文革”的作品,比如这一本《美哉少年》。讲一个少年在特殊的时代背景里的流浪,经历过美好的破灭,也收获到成长的故事。它的剖面不像一般的伤痕文学那样,剖到那么鲜血淋漓,剖到那么深刻,但是当你沉浸在少年的视角里时,其实是能够感受到文字背后作者想表达的坚硬的内核。 每个写作者的基本立场是他所身处的这个时代,叶弥 ...

    阅读全文

  • 常小琥 x 收山:只愿能读懂的人读懂便好了

    常小琥 x 收山:只愿能读懂的人读懂便好了

    大概是被轻阅读和心灵鸡汤惯坏了胃口,我跟很多人一样,其实骨子里是很怕读长篇大部头的东西。好在现如今,长篇严肃文学的创作其实也是一派低迷的状态,不用被一些有名头的作品弄得心痒痒的,又担心不能一口气欢畅地读完。 我特别怀念,早些年碰到好的作品,读起来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常常身陷痴迷,挑灯夜战,不觉间窗外东方天际发白,而作品所给予的共鸣在心中升腾激荡,久久也不会化开,而常小琥的这 ...

    阅读全文

  • 姜北树-边城客:最后的文学青年

    姜北树-边城客:最后的文学青年

    本无意用这么悲观的标题,原因在于不久前看过的一篇文章,就是写一个文学青年的遭遇。很多人看完很唏嘘,面对这个浮躁芜杂的世界,我们内心还有多少坚守,我们要不要为自己的理想买单。    有人说,生活已经如此艰难,又何必拆穿。又有人说,梦想总要有的,说不定哪天就实现了呢。    姜北树曾经出过一本书,叫《我们彼此在世界上游荡》那本书还安放在我的写字台上。那是他人生第一本图文书,是关 ...

    阅读全文

  • 扶音

    扶音

    时针慢慢指向七点的方向,窗帘已经快要遮不住太阳的耀眼光芒,缝隙之间细小的光线来回穿梭。 扶音这时才模糊地醒来,她躺在床上,长久地望着天花板,白色有水的痕迹。 今天不用去上学,以后也不用去上学。扶音早已深恶痛绝学校这个地方,她不想再迈进那里半步。 扶音是高二的学生,成绩平平,想考一个好大学似乎还要好好努力。 那天上的是语文早读课,语文老师是个有着直长黑发,喜欢穿棉布裙子和藏青 ...

    阅读全文

  • 王安忆-天香:非一夕之功

    王安忆-天香:非一夕之功

    说实话王安忆的这一本《天香》其实并不好读,一是书中古僻字过多,每每遇到都要翻阅字典,旧时的人取名又爱出处和典故,一个偏旁部首居然也会衍生出那么多不同的字意来,恰如有机化学的分子式一般,结构复杂,而这些在现代生活里早已经散落,不再细分,因而落得生疏;二来书中提及较多的是旧时的礼俗、刺绣的技巧以及所谓的姻缘际会,这些也是与当下的生活略微脱节的,倒是蛮适合中情古意的人去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