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教育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教育”相关联的文章
  • 活在底层,没有谁是容易的

    活在底层,没有谁是容易的

    文图 / 左叔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戾气就充斥了我们生活。经常在生活中,看到两个人陌生人一言不和,便恶语向相,甚至大打出手。"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讲"的道理大家都懂,但很多人都觉自己生活都已经这么辛苦了,凭什么还要日常生活之中低三下四地委屈求全。每个人都挺着个腰杆子,于是那些没人肯服软的地方便是争端的裂隙。可是仔细想想,互相争来争去的,都不是大家都一样,没有谁活着是容易的。 ...

    阅读全文

  • 一声叹息里的现世无奈

    一声叹息里的现世无奈

    文图 / 左叔 《百年风雅》是最近半年里读得最慢的一本书,6月17日破卷,一直读到7月4日才读完《后记》。一来年中手头杂务过多,天气又是阴湿闷热,心浮气躁得狠,极难静得下心来读书。二来名人的尘屑本不是我感兴趣的领域,总觉得“世家”与我们这等平头百姓终究离得太远。然而,我终究还是花了两周的时间将它读完了。任何书只要不弃读,每天得闲翻上几页,终究会有读完的一天。 读完之后,内心 ...

    阅读全文

  • 家长永远是孩子最好作文辅导老师

    家长永远是孩子最好作文辅导老师

    文 / 左叔 & 图 / 轩轩 受邀为太报小记者做了“写作也可以很快乐”的分享,将原本需要五个课时讲解的内容,压缩到一个半小时内讲完,其实还是有点太赶了。尤其给家长的“番外篇”分享内容,因为孩子们两节课下来都已经用“MM豆”控制不住“涣散”状态,所以只能挑重点草草带过。结束后,我仔细想想,觉得还是有必要整理出来与大家共勉。 我既是一位对写作感兴趣的人,同时也是一位小学阶段孩 ...

    阅读全文

  • 当事人袁谷芬

    当事人袁谷芬

    文图 / 左叔 第一次接触当事人袁谷芬,是在电话里。 负责经检的老俞让我通知她丈夫叶永强来配合调查。电话接通后,她在电话里嗫嗫嚅嚅地说,不认识路。 这个理由太牵强,一个在批发市场里做米店生意的人家,送货满城跑的怎么可能会不认识路,况且我们算是在闹市区的显眼位置。 这一两年,想要推托不配合调查的当事人实在是见多了,但她不愿意再多编几个理由的说辞也实在低级。她的说辞自然惹得我不 ...

    阅读全文

  • 霏姐逸事数则

    霏姐逸事数则

    文图 / 左叔 大约两岁左右,我们周末有工作,不得以要送她去我父母家。她躺在车子后座一路说笑,但车子拐入奶奶家巷弄,她大概是认得出天际线、标志物,便大哭说不要去。据此判断,记路和方向感这事应该是天生的。 幼儿园小班,下午自由活动时间,她一个人坐在滑滑梯台阶上,双腿交叠放在一起,拆了辫子,将头发偏分在一边。阚老师问她在干嘛?她说她现在是小美人鱼。阚老师为此专门开了QQ小窗转述 ...

    阅读全文

  • 同行莫入,面斥不雅

    同行莫入,面斥不雅

    文图 / 左叔 非著名相声演名郭德纲先生在和弟子曹云金打嘴炮的时候曾经说过,我最烦那些劝我大度的人,你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呀!这种人你得离他远点,因为什么?因为他遭雷劈的时候容易连累到你,咣!扎你一刀,血还没擦干净呢,他打那儿:哎!你要勇敢站起来!你死不死呀! 郭德纲先生厌烦那些“劝人大度”的态度,而我却对特别“贫”的语言文字风格感觉到厌烦,那种特别市井的油气并非接地气的质朴 ...

    阅读全文

  • 学会了独立思考,才有可能包容不同的声音

    学会了独立思考,才有可能包容不同的声音

    文图 / 左叔 不记得是前天还是大前天的下午,临时有事去传媒中心开了个短会。结束时,在电梯口遇到位有些时日不见的熟人,等电梯上来的空档,免不了寒喧几句天气、房价等容易化解尴尬的话题。可是都说完了,电梯仍旧迟迟不肯上来,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又开了个话头说到了子女教育。 这一提不要紧,提了就有收不住的感觉。我俩就带着这个话题,等来了电梯,又从十三楼一路聊到了底楼,其间有人进进出出都 ...

    阅读全文

  • 悦读:我的老师

    悦读:我的老师

    为人师者也并不一定是传统意义上的教师,所有教育过我们的人,都是我们生命中的师者。她也许是自幼教导你成长的父母,是你的学习生涯里的遇见的老师,是带你入岗培训提拔你的上级,也可以是伴你左右劝导过你的亲友。众多师者的教导让我们直至今日有所作为…… 悦读与分享当代著名作家贾平凹所写的文章《我的老师》,听听他与他的“小老师”之间的趣事。 我的老师 文 / 贾平凹 我的老师孙涵泊,是朋 ...

    阅读全文

  • 花开半夏

    花开半夏

    文图 / 左叔 城市近郊的格桑花开了,驱车领着女儿去看。 二三十亩的面积并不大,但也足已可以在城市的边缘蔓延成一片花海。第一次见到野地里的格桑花,是在新疆吐鲁番一户农家小院,只有一小丛、一色的粉白,但迎风摇曳的姿态却是迷人的。后来越来越多地看到人工培植成片的花海,美依然是美的,只是多了一些人工雕琢的印迹。就像看着小朋友渐渐成长,少了一些孩童时代的天真,多了一些熟谙世事的成熟 ...

    阅读全文

  • 你自己都没有尽到最大努力,就不要借着孩子跟学校逼逼了

    你自己都没有尽到最大努力,就不要借着孩子跟学校逼逼了

    文图 / 左叔 昨天下午微信家长群里,与我家有点私交的一位家长,转了一篇《常熟家长怒斥老师:小学一年级作业全部家长做,老师到底要了是干嘛的?》,希望大家不予评论转发出去。 我读完那篇文章,然后在微信群里表直接表达了我的反对意见:娃还在人手上,可以找好国际学校再干他。 虽然我很感激他长期以来利用业余时间辅导我女儿的英语,但这并不能捍动我对此篇文章以及这样行为方式的不认同。 到 ...

    阅读全文

  • 孩子,我们为什么要去兴趣班?

    孩子,我们为什么要去兴趣班?

    文图 / 左叔 女儿的古筝课在周四,这学期自从有了“劳动委员助理”的闲差之后,值班周需要与值日生一起劳动,放学较平时晚了二十分钟。结束了再去学琴的地方上课,就很容易排在别的学员后面。冬天日头短,常常要天黑透了才能到家。 周四接她回家的路上,她问我,我们为什么要去兴趣班啊? 是啊!我一边开车一边想着如何回答她。 我很意外,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奶茶刘若英。 ...

    阅读全文

  • 一位中国小学生家长的日常

    一位中国小学生家长的日常

    文图 / 左叔 01. 作为中国小学生家长,尤其是低年级的,你的一天多半是从兵荒马乱的早晨开始的。 春夏还好,天光亮得早,气温也高,孩子起床穿衣不是难事。实在不行,还能强行拎出被窝,随便他自己折腾。即便再慌乱,至少还能腾出手来准备早餐。 可天一冷,孩子起床就彻底困难了,天光迟迟本就好眠,又加上气温低,不敢随他自己穿衣折腾,只能生拉硬拽地将孩子塞进衣服里。可前脚刚回到厨房,后 ...

    阅读全文

  • 寻得回出走少年,却找不出教育焦虑的根源

    寻得回出走少年,却找不出教育焦虑的根源

    文 / 左叔 一连两天,我的周遭让一个13岁少年走失的消息迅速地刷了屏。一说在上海宝山区,又说在太仓公交上,离着我们如此得近,人人皆如亲历者般兴奋难眠。万幸的是今年早晨上海警方微博公布了事情的最新进展,离家出走的少年在杭州西湖边找到了。 只能凭有限的网络传播内容,回溯这起少年出走事件。孩子在学校因为部分学业完成不好,老师打电话让家长接回。家长接孩子出了学校门,就让孩子独自骑 ...

    阅读全文

  • 孩子不急,我们慢慢来

    孩子不急,我们慢慢来

    文图 / 左叔 傍晚,孩子写作业的时候,爷爷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不知道缘何感慨地说,还记得刚上一年级那会儿,天天放学央着他在楼下多玩一会儿,压根就坐不住。现在倒好了,放学回家,吃点东西埋头就写作业了。奶奶补了句,孩子可不都这样,“千朝日子,一夕变化”,生的时候抱在手上还没有胳膊长,现如今立直了也抵到我肩头了。 读了二年级后,她学习习惯和自律意识的确有了较大的进步,学业掌握也 ...

    阅读全文

  • 益答:孩子到底还要不要婆婆带了?

    益答:孩子到底还要不要婆婆带了?

    感谢你关注 #问答# 相关子栏目,原 #深夜问答# 改版为 #益答# ,上线试运行,主要形式是你来提问,我来回答,其他小伙伴也可以在评论留言区回答你的提问。你可以直接将你的问题提交在公众号对话框中,文字或语音均可,问题复杂的尽量文字表述。好的提问永远比好的答案更具启发思考的价值,愿你能在此能够听到自己想听的回复,找到自己想找的方向。 Q. 孩子到底还要不要婆婆带? 我和我老 ...

    阅读全文

  • 恰同学少年

    恰同学少年

    左叔:人生从来都是一个循环,我们失去了襁褓中的记忆,然后在养育下一代的历程中重新拾回。细细算来,孩子入学后的亲子时光是极少的,父母需要谋生工作,孩子成长中的大部分在校时间是不可能陪伴左右的。与孩子相处的时间被压缩到了陪伴作业的时光,能否如愿不谈,即便能够有机会陪伴,孩子的磨磨蹭蹭与家长“秒变后妈”的情绪失控之间,还有多少是家长应该面对的共同成长。重回校园,坐进课堂,虽然心不 ...

    阅读全文

  • 欧阳娜娜-15:天才的代价

    欧阳娜娜-15:天才的代价

    不知道从何时起,古典乐演奏家总会被包装成“少年天才”,欧阳娜娜也不例外。2000年出生的欧阳娜娜,虽然年仅15岁,但已经是台北知名的大提琴演唱奏家,举办过自己的独奏音乐会,并于2013年考入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最早认识她是在台湾的综艺节目《康熙来了》,父母都是演艺界的,一家三姐妹陪着父母上节目,好像也曾经表演过大提琴。再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内地真人秀的综艺节目,匆匆了瞄了几眼 ...

    阅读全文

  • 若你学会感知美好,我想那就够了

    若你学会感知美好,我想那就够了

    霏霏读了小一之后,日子忽然变得紧巴起来。工作日仿佛打仗一样,总有一些兵荒马乱感,加上周一自己本身工作便杂乱无序,更有错乱感。平日里,六点三刻叫她起床,花五分钟讲完绘本,穿衣叠被、刷牙洗衣、磨磨蹭蹭已经是七点有余了。她不急不徐,我倒是心急如焚。 为了让她吃上一顿称心的早餐,差不多五点半便要起床,溜狗喂猫、洗晒拖扫之后再变出花样来弄早餐,现在想想也真是难题一道。七点二十必需出门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