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东北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东北”相关联的文章
  • 想念东北的雪

    想念东北的雪

    文 / 孙衍 & 图 / 飞魔 今年南方的雪来得有些早,纷纷扬扬的下得还挺大,身边的朋友都很兴奋,一下子就刷爆了朋友圈,摄友们更是登山游湖踏遍郊野,连航拍都用上了,就为了那短暂如昙花的雪景。 南方的雪总是来得快也去得快,因为温度不够低,基本上下完就化了,化得慢一些的,都是屋后背阴的地方,能残存那么一丝丝雪白,令人看了惋惜。 我在东北待过差不多八年的时间,这八年里,真是看够了 ...

    阅读全文

  • 微光

    微光

    文 / 苏小旗@公众号 01. 韩丙昆出生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了两个哥哥,所以父母用了“丙”字。由此我们可以推算出,韩丙昆的大哥叫韩甲昆,二哥叫韩乙昆。 那是在解放前,上个世纪三十年代。 彼时除了先天患有不孕不育症,几乎大中国每一家都是儿女一撂堆,老韩家也不例外。生活贫穷,经济落后,没有任何娱乐方式,于是大家都是白天劳动,晚上造人——也许造人就是大家最好的娱乐方式了。所以王朔 ...

    阅读全文

  • 旧山河中的新岁月

    旧山河中的新岁月

    小时候馋,每到冬天的夜晚看到远处路边有火光,都会异常兴奋:是崩爆米花的吧?但实际上每次都不是,走近了都会发现,是有人蹲在路边烧纸。 东北为逝者烧纸钱的时间是比较固定的:清明节,农历七月十五,还有就是春节前。而烧纸钱的地点,往往是在十字路口。 每年这三个时间点,我妈都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拿着几包纸钱,寻两根木棍,去到离家最近的十的字路口。这时街上行人寥寥,路灯光悠长孤独,尤其是春 ...

    阅读全文

  • 藏在时光里的情谊

    藏在时光里的情谊

    额头已把光阴记,万语千言不忍谈 我带女儿在绥中车站下车后,女儿问我,妈妈,大姨呢? 大姨说四点半会准时出现在出站口,我说,但我张望好一会儿也没看到老大。待我们走出出站口,看她正在上台阶。你真准时,我说,老大笑,是呢,刚停好车。杨美元呢?我问,她在家带小弟弟呢,她边搂着我女儿边说。 一路上她车开得很慢,这是你姐夫的车,我不大会开。估计你自己的车也开不明白,我说。去一边儿去!老 ...

    阅读全文

  • 孤独而又丰足的旅途

    孤独而又丰足的旅途

    汽车在冬天的高速公路上行驶的时候,江南的村庄还是有着美丽的景致的。 尽管没有太阳,但河水在微风的吹拂下还是会不时泛出细碎的光亮,简约光秃的树的后面是高低错落的民居,黑瓦白墙,在河与树的映衬下显得尤其婉约。而早已收割过的田地,是如油画一样苍黄的颜色,田地周围,生长着同样苍黄的芦苇。 汽车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把我从一个城市带到另一个城市。 很久没有坐过大巴了。其实在确定不会 ...

    阅读全文

  • 半城君の禅修之旅

    半城君の禅修之旅

          正好赶上新高铁线第一天开通,从吉林出发去珲春。窗外一路就是动态美景屏保,这个时候山林树木比花还好看,云低天高,阳光拥抱梯田,让人看着看着就不自觉地笑起来。从延吉站上来好多朝鲜族同胞,瞬间感觉身处平壤。朝鲜族小朋友奶声奶气的朝鲜话真好听,一直在说“啊布尼”。吃了一块昨天在市场里两块钱买的枣泥月饼,又松又软,枣泥也不腻,就是小 ...

    阅读全文

  • 狠心的老米

    狠心的老米

    序 老米在2015年8月21号清晨五点左右,骑着他那辆跟了他十几年的破摩托车离开了家。 那天是东北的夏末秋初,清晨的风开始有了凉意,骑摩托车带风,有经验的老米大概穿了长衣长裤。骑了一会他又转回头,回家拿了摩托车驾驶证和工资卡,轻手轻脚,并没有吵醒老婆和儿子。 他真正上路了。 1 老米不姓米,他姓刘。老米父亲老老刘是山东聊城人,当兵来到东北辽阳,最后落户辽阳县三块石村,从此在 ...

    阅读全文

  • 漫无目的の短途旅行

    漫无目的の短途旅行

    此次#漫无目的の短途旅行#目的地:营口;路线:沈阳—营口东—某海鲜小馆—渡口(辽河南岸、北岸往返)—老街—某营口知名烧烤店—营口东—沈阳;摄影/出镜/文字等:半城君;器材:iphone6;App:ins+黄油相机。                  ...

    阅读全文

  • 生而为人

    生而为人

    小学六年级时,我的班主任胡大牙拉着我过马路,一辆摩托车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她紧紧拉住我,说,这些骑摩托车的啊,要我说就是亡命徒,在汽车之间开得贼快。待我们走过马路,她又说,你看那些骑三轮车的,跟解放前拉黄包车的有啥区别?坐车上的是大爷,蹬车的是劳动者,这不就是剥削吗?这社会咋还越来越回旋了? 那是1990年。人力车在我的老家刚刚兴起。自此成为这个东北小城的一道“风景线”,一 ...

    阅读全文

  • 归途的列车

    归途的列车

    2015年7月9日19点55的火车,我跟女儿五点半就到了无锡火车站。我们一大一小两个旅行箱,一大一小两个双肩包,都很重。 到了无锡火车站,因为天气凉爽,我们坐在外面花坛边。花坛边散散落落地坐着些人,大多皮肤黝黑,一幅幅旅人面孔。我带她找了有巡逻警车的地方,安置她坐好,我去20米外的麦当劳甜品站买冰激淋给她吃。本来想买黑麻麻,但是没有,买了布丁口味的她也很开心。甜品站还有小黄 ...

    阅读全文

  • 印咖啡:别有味道

    印咖啡:别有味道

    图文@噜噜嘴边一颗痣 :位于桂林路的印咖啡,算是长春比较不错的情调咖啡大大吧!两层楼,大面积,2楼大约有600平米吧,店中有DIY体验制作手工冲泡咖啡的服务,还有全玻璃的咖啡烘培室,在这假期中花几个小时待着坐坐,也别有味道。然,最重要的,坐等着朋友带着去吃地道东北火锅。 后记@我在你的左边 :这间咖啡馆的调调还真心是我地下室想要装修成的风格,等有钱了再去折腾一下。一定要弄出 ...

    阅读全文

  • 钢的琴:苦难人生当中的一线微光

    钢的琴:苦难人生当中的一线微光

    为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个父亲却在甘苦自知的环境里,做着最后的努力,虽然没有能够如愿,却经历了人生的起伏变化与内心里的圆满,更多的是象征的意义,象征着在时代变迁过程中,那些失落掉的美好回忆和印证,这是电影《钢的琴》给予的最直白的印象。故事的背景被置于一个没落的时代,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没落

    阅读全文

  • 陈升-家在北极村:我闻到一丝悲伤的味道

    陈升-家在北极村:我闻到一丝悲伤的味道

    陈升“唱游式创作”的第二张《家在北极村》,第一时间听完,便觉得跟上一张“唱游式创作”《丽江的春天》不同,虽然同样的类“诗经”式的“采风”作品,编曲与异乡音乐元素的混搭,但上一张明显有一丝春暖,一线生机,而这一张,更多的沉沦夜色以及沉沦的心态。专辑的第一曲与左小诅咒合唱的《加格达奇的夜车》开始,两个老男人仿佛醉倒般地呓语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