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沙龙

  •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收获成长的可能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收获成长的可能

    文 / 左叔 感谢健雄学院的邀约,让我有机会步入大学校园做了一次分享。看到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怀想自己已经在记忆里模糊掉的白衣年代。如果时空可以折叠过来,我在经历一些世事,尝了一些滋味之后,会对当年的自己说些什么?基于这个立场,我分享了九句话,送给当年即将踏入社会时的自己,也祝福每一个沐浴在人生春风里的年轻人。 每次演讲或者分享,我都习惯做比较大的开场。以前我对这个是不自知的 ...

    阅读全文

  • 舞台是相互成全出来的

    舞台是相互成全出来的

    文 / 左叔 以前听这句话,总觉得是在讲“为人处事”的大道理。互相搭戏这种事情,一般是松散的人际关系,又需要表现浓烈度高的情感,有这句话放在前面,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矛盾。然而这一次,小剧场朗诵合唱音乐会,我对这句话有更加深刻的认知。 遇强则强,遇弱则弱,这是我以前有过体会的。我有过担任微电影男主角的经验,20来场的戏,因为我的戏份比较重,安排在第一天拍完。有一场,我要一边 ...

    阅读全文

  • 永远做一块海绵,求知度己

    永远做一块海绵,求知度己

    文 / 蔡晓晨 有时候箭在弦上,会紧张、压迫但不会累,反而是箭已发出,维持一个人期待、亢奋的源动力就消失了,一瞬间松弛得让人觉得疲惫。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像在做梦一样,提前安排的和临时加入的活动一齐涌入这个季节中热闹的日子,两天三个活动,风格迥异的四个朗诵作品,我穿梭于不同的人生体验中,百感交集。我尽量让自己一鼓作气、正常发挥。其实这段时间一直倍感心虚,我深知自己并没什么功 ...

    阅读全文

  • 要不要教会孩子写作文的“套路”?

    要不要教会孩子写作文的“套路”?

    文 / 左叔 受邀给孩子们上了一堂作文辅导课,在讲解观察规律的时候,我提到了两个字“套路”。我自以为孩子们应该是懂的,回来想想孩子们才读三年级,我在这个地方的讲解还是有一些措辞上的失当。 我告诉孩子们,好文章是修改出来的,不要因为害怕擦掉重写而抗拒修改这件事情。因为我们一定有办法找到更加“精准”的字眼。所以,我在讲解这堂课的时候,也有不太“精准”需要修改的地方。 我在反思到 ...

    阅读全文

  • 家长永远是孩子最好作文辅导老师

    家长永远是孩子最好作文辅导老师

    文 / 左叔 & 图 / 轩轩 受邀为太报小记者做了“写作也可以很快乐”的分享,将原本需要五个课时讲解的内容,压缩到一个半小时内讲完,其实还是有点太赶了。尤其给家长的“番外篇”分享内容,因为孩子们两节课下来都已经用“MM豆”控制不住“涣散”状态,所以只能挑重点草草带过。结束后,我仔细想想,觉得还是有必要整理出来与大家共勉。 我既是一位对写作感兴趣的人,同时也是一位小学阶段孩 ...

    阅读全文

  • 什么是演讲?

    什么是演讲?

    文 / 葛浩 & 图 / 晓娇 3号晚上,在晓娇老师的鼓励下,我和健雄学院演讲与主持社的同学们见了面。多少年后重回大学校园,是以这样的形式,也让我百感交集。 我一直都知道,我对于演讲或者朗诵的理解,一直都比较剑走偏锋,我给自己起名叫“意识流”。在我看来,只要是语言表达的艺术,它的核心都在人,或者说是人的内心世界,发声吐字、表情手势、节奏韵律这些归类于技术的东西,说到底大部分 ...

    阅读全文

  • 365日,唯有今夜不读书

    365日,唯有今夜不读书

    文图 / 左叔 睡下去的时候,窗外风雨大作,盘算着明日的早餐、孩子的衣着以及时间安排。这几日“当家的”出差“为人民服务”去了,我就成了“单亲爸爸”的身份,免不了操心的事情较平常多一些。除了孩子,还有一狗两猫需要照应,一方小院需要洒扫,一摊子工作需要应付,还有一堆本为好玩却又一心想玩好的事情迫在眉睫。 前几日刚刚读完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这几日又破卷台版新经典文化发行张大 ...

    阅读全文

  • 隽永的诗意

    隽永的诗意

    文图 / 左叔 一说到“谷雨”节气,我就会想起我的童年,想起我在扬州乡野间度过的十年时光,想起春日里草木茂盛、树影婆娑、鸟啾雀鸣、蜂飞蝶舞的好日子。 我童年生活过的村庄叫糟坊,位于扬州高邮湖的西侧,是一个枕河而居的小村庄,跟浏河古街有点像。糟坊的“糟”字,是个形声字,米字旁加一个曹操的曹,本义与酿酒相关,特指那些没有经过沥清工艺略带有杂质的米酒。那么,糟坊故名思义,就是酿酒 ...

    阅读全文

  • 如何克服登台表演时的紧张情绪?

    如何克服登台表演时的紧张情绪?

    文 / 左叔 周末,朗读者联盟组织了一场少儿朗诵体验分享活动,有不少家长带着小朋友来体验。当晚,15位小选手一一登台表演了自己准备的朗诵作品,大家在台上的表现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初牛犊不畏虎”。然而由于准备得不是特别充分,还是暴露出紧张等一些共性的问题。由于当晚时间有限,未能展开来讲,所以决定还是缀言两句,与各位家长和小朋友们共勉。 有些小朋友还不能克服舞台上紧张的问题,自我 ...

    阅读全文

  • 写书评最基础的部分仍旧是阅读

    写书评最基础的部分仍旧是阅读

    文 / 左叔 受团委之邀,今天和大家分享如何写好书评,因为接下来将有一个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阅读推广活动,需要大家撰写书评或者书籍推荐语来共同参与。我个人觉得书评写作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读完一本书,以自己的理解将这一本书的主旨内容概述出来,这个过程其实也是我们二度创作的过程,我们读过一本书会因为我们每个人兴趣爱好不一样、知识结构不一样、视角介入不一样,同一本书会有不同 ...

    阅读全文

  • 春风十里,不如修炼自己

    春风十里,不如修炼自己

    文 / 左叔 各位晚上好,非常荣幸受邀参加今晚的活动,今晚演讲分享的主题是“春风十里不如你”。在我看来,这个“你”就是缘份。虽然我知道这个演讲社群时间蛮久了,也一直和大家一个微信群里,但是我还是要感谢这样的一个机遇,认识到今晚参加活动的每一位,尤其是前面分享的两位嘉宾,听到他们分享的内容受益良多。也借由这个机会,让各位认识一下“名字比本人更容易记住”的我。 相信今晚围坐在这 ...

    阅读全文

  • 每个创作者其实都有一个结

    每个创作者其实都有一个结

    文图 / 左叔 有幸参加了台湾原创音乐剧《家书——爸爸的信》创作分享会,年轻的编导在谈创作过程的时候,提到了自己原生家庭里的一些细节,也籍由这个细节慢慢铺陈整个音乐剧的主旨大纲。虽然对这出剧没有直观的、感性的印象,但寥寥数语里面,其实我听出来创作者想要深挖内心、寻求人性共鸣的企图心。 这几年我也在写剧,陆陆续续也有一些与观众直面的作品,虽然短小的作品居多,但我也常有在宏大主 ...

    阅读全文

  • 一粒见证伟大时代的微尘

    一粒见证伟大时代的微尘

    文 / 左叔 生活与伟大的作品之间,总存在着某种古老的敌意。——里尔克 对于我们每个平凡人而言,我们此生也许没有办法创造伟大的作品。即便有,可能也就是我们的孩子,或者就是生活本身。生活是什么?可能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定义,但是我觉得生活可能是由一个又一个具体的事务连缀而成。这些事务性的内容,需要我们耗尽精力去面对它、解决它。就像今天这样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在生活层面,它是一季 ...

    阅读全文

  • 我为什么要在年会表演吹瓶?

    我为什么要在年会表演吹瓶?

    文图 / 左叔 唉,还不是被逼的,入错了组织,怪谁。想来我也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略知一二的(三脚猫就个急还行)。本来想主持年会的,被人抢了,而且现场婚礼主持有、电视主播有、行业主持有、晚会主持有,就连庙里的主持,还真没有,不过有庙里主持的粉丝;不行,那就朗诵呗,但今年我有一个"zu国”的梗过不去,而且朗诵里面的高手太多了,根本不是个儿。怎么办呢?跳舞,我想到了跳舞,跳个“芳 ...

    阅读全文

  • 那些注定了只能只身前往的方向

    那些注定了只能只身前往的方向

    文图 / 左叔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阅读是一件孤独的事情。它的第一层孤独,是因为它必定是需要一个人凝聚心神去完成的,需要你关闭与周遭世界的链接,不受当下环境的骚扰,将自己封闭起来,只与写作者的灵魂对话,需要心力去体察、去感受、才能有所收获;第二层孤独是每个人的视角不一致,生活的环境、成长的经历、当下的心境给了我们每个人不一样的“化学”基底,而在阅读作品过程之中产生的“化学反应 ...

    阅读全文

  • 心向阳光,野蛮生长

    心向阳光,野蛮生长

    文图 / 左叔 我和小野酱都是太依赖于自己曾经有过的专业训练人,也相信在这样的场合不会太失水准。所以虽然提前约了两小时见面,但碰到面之后又陆续聊了一些与分享活动无关的内容。直到开场前,我们都没有太多规划要讲的内容。在零预演的状态下尬聊了80分钟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因为下一个问题是从上一段对话中生成的,所以谁敢预估不了接下来的走向,这样的状态远离了照本宣科不走心的模式,所 ...

    阅读全文

  • 编剧是门手艺活

    编剧是门手艺活

    文图 / 左叔 一直以来都挺怕碰剧本的,相较于其他文体,剧本改编废起来没边儿。任何一个小细节的改动,就会引发一连串的改动。通篇都是人物的对话,这个人物口中的下一句词儿是由那个人物上一句词生出来的,而那个人物口中的词不是由自己人设决定的,就是由外部环境因素决定,要不也是从其他人物口中出来的。这九连环似的东西,只要一个细节经不起推敲了,便要从头改起。很多时候,最后成稿三四千字,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