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相逢:2020热词回顾

【导视】2020年刚刚过去,在这一年当中留给您印象最深的最念念不忘的是哪个词语呢?“逆行者、后浪、神兽、直播带货”还是“内卷、打工人、凡尔赛文学”呢?去年底各大机构纷纷发布了2020年的流行语,从这些流行语当中我们是否能够总结与回望这一年?从这些流行的热词当中,我们又能看到怎么样的社会发展脉络呢?在这不平凡的一年中也出现了许多与太仓有关的热词,“高铁”、“夜太美”、“娄江新城”,本期相逢就让我们通过这些“热词”回顾2020不平凡的一年吧。

主持人:2020年已经过去了,这一年似乎过得特别特别快,“居家隔离”这件事仿佛就在昨天,虽然日子过得飞快但专属2020年的记忆永远不会丢失。本期相逢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2020年那些让你印象深刻的“热词”。坐在我身边的是相逢的特邀嘉宾、自媒体人左叔,左老师。

节目开始前,让我们先来看一段视频。

【视频】2020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这纷繁复杂的一年虽无法简单概括,但频发的事件却也让许多热词应运而生。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度十大网络用语”。依次为:逆行者、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带货、云监工、光盘行动、奥利给、好家伙、夺冠、不约而同、集美。《咬文嚼字》选出的2020年度十大流行语,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位列榜首,神兽、后浪、飒、双循环、打工人、内卷、凡尔赛文学等高频热门词上榜。

互联网时代是网络流行语盛行的时代,从不同机构每年发布的流行语来看,网络用语近年来在其中的占比大有明显上升的趋势。有学者指出语言是一面镜子它如实的反应了社会生活的变化,流行语则是种种变化最简洁的记录仪,而今年的这些热词、流行词语则共同折射出了中国不平凡的2020年。

主持人:左叔,最近您在苏州新闻网圆桌快评上发表了两篇时评,分别是《“十大流行语”,定格这一年的难忘瞬间》和《“数读”2020,积聚不断前行的力量》,用这两篇文章回顾了这不平凡的一年。对您跟人来说,网上各大机构发布的2020年流行语中哪几个词给您的感触最深?或者说最有共情的?

左叔:可能是因为业余写作的关系,应该说这几年来,我每年都有关注到流行词的变化。作为一个从2G时代来的人,在5G时代“冲浪”,总有一些“要倒在沙滩上”的焦虑感,遇到新鲜的、陌生的高频词、高光词,总是要刻意地留心看一眼,看看到底是什么,再将它对照自己的观察、对照自己的生活里面,重新审视和认知一下。

2020年这些流行语当中,如果我们来给它们细细归归类,你不难发现其实是三大类的词汇集中体现在各个版本的流行词里面,第一类是携手抗疫相关的,比如“人民至上、生命至上”“逆行者”“云监工”,第二类就是与经济复苏相关的,比如“双循环”“带货”,第三类就是前两个外部条件下衍生出来的社会百态,比如“打工人”“神兽”“后浪”“飒”这些,展现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觉得有感触有共鸣的点,比如说“逆行者”(生活细节)。再比如说“后浪”(生活细节)。再比如说“神兽”(生活细节)。

主持人:哪些词是你在生活中也会说到的?哪个词语最能代表您的2020?

左叔:其实蛮多词都会在生活中用到,比如“奥力给”“内卷”“凡尔赛”等等。因为我有时候会做一些线下的阅读分享活动,有时候对面就比较年轻观众,如果在分享的过程之中能够将这些词汇“活学活用”了,会瞬间拉近跟年轻人之间的心理距离,能够很好地活跃现场的气氛。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词语来代表我的2020的话,挑来挑去估计就只有“打工人”了吧。今年,我个人除了做好主职主业之外,还近四个月的借调工作经历,同时还承担了条线上分派的创作任务建起了一个小团队,当然还有我个人比较喜欢的阅读推广志愿者服务等等。我跟家人朋友私底开玩笑常常说,我这是个同时兼了好几份差事的“打工人”。这一年虽说比较忙、比较辛苦,但也是获了一些小的荣誉肯定,比如说苏州市阅读推广先进个人,省里面的季度工作的先进,这也让我更加坚信在我们所身处的这个时代,付出终有回报,奋斗终有收获。“打工人”这个词并不是一个新词,流行词是对它原本的意义进行了拓展和延伸,又在新的传播语境里面焕发了新的生命力。我觉得现在“打工人”在流行词这个角度来看更接近于我们书面语言当中的“奋斗者”。但是如果我要说自己是一个“奋斗者”好像哪里不对劲。所以说,流行词有时候有它特别巧妙和恰当的地方。

主持人:每年年末各大机构就会发布年度流行语,您觉得这个有什么意义吗?

左叔:我也有注意到其实每年都会有不同的机构从不同的角度来发布流行语,比如网域领域的或者整个社会的领域的。我觉得这只是视角上的差异,本质上都是来记录我们所身处的这个时代。语言的特性是它的鲜活,它总是随着文明发展进步、时代发展进步不断地生长。(语言的相关特性)

主持人:今年的流行语与往年的流行语有什么不同吗?今年的流行语有什么特点?

左叔:其实回顾每年的流行词,我们都看到非常鲜明的时代印迹。今年的感受是咱们的流行词的领域相对集中,比如疫情防控、比如复工复产等等,而且创新度更为密集。领域集中是比较好理解的,这跟我们整个国家发展进步的节奏是贴合的,创新度高这一块,我个人觉得是跟我们整个传播领域在加速变更有关系,我觉得现在网络语言、口头语言、书面语言的边界也越来越模糊,这跟我们主流媒体参与到融合式传播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比如我们央视《新闻联播》衍生出来的一系列的适应新媒体传播风格的产品,“联播+”“主播说联播”等等就在大量地使用更加贴合网络时代传播特性的“网言网语”,这跟我们宣传工作者增强“四力”占领传播的“主阵地”的不断创新提升密不可分。

主持人:每年都会出现很多流行语,有的流行语能持续延用,有的流行语却来去匆匆,您觉得是什么原因?

左叔:一方面是语言应用场景还能不能持续,它的功效还会不会继续发挥,另一方面我觉得还跟后面流行语的创新力度有关系。总有新登“热搜”的会替代到前面的位置。有些会沉淀下来变成我们各类语言的一定固定的且常用的的词汇,比如“给力”是2010年的十大流行语,现在看看,其实还依旧比较抢眼。

主持人:通过观察年度热词,我们是否能够感知社会发展的脉搏?

左叔:这个是肯定的,就像我前面讲过的那样。热词高频字眼其实就是感知的窗口。但我觉得想要深度的了解和感受,同样需要去看到这些热词高频字眼背后的深层次的东西,看到整个社会发展的脉络,光感觉脉搏是不够的,还要用我们自己的亲身经历去感受社会发展的温度,同时也要站高一层去看看未来的可能性。

主持人:虽然很多机构都个字盘点了2020年的流行词语,但这些榜单里的流行词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网络词汇占比越来越多,您觉得网络词汇对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多少的影响和改变呢?

左叔:这些传播的渠道有很大的关系,我们获得资讯的渠道已经从传播的报章杂志电视广播转向到了网络。热搜上有的东西,会迅速突出传播原有的圈层。(“甜野男孩”丁真)

主持人:您觉得网络语言会冲击到传统文化吗?

左叔:一定会有影响,但要如何去引导。文化本身也不是一个呆板僵硬的东西,你看我们全球化的过程之中,“一带一路”之上,文明交流互鉴也有很多好的典范和例子,文化的本质也是一样。如何借网络语言的传播优势做实传统文化的内功,让传统文化借助传播的力量发扬光大,这是文化领域的工作者们要去思考的课题,这也是一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主持人:刚才和左叔聊了这么多都是从全国范围来讲的流行语,现在我们把目标缩小到与太仓有关的“热词”。2020年太仓的热词肯定有“高铁、上海下一站,下一站上海、夜太美、娄江新城”等,左老师,您还有补充的吗?

左叔:有啊,比如“四大两提一进”的目标,我们太仓在百强县榜单上又进步了一位。比如“电子货币”,双12的时候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好运中签。

主持人:在这些与太仓有关的热词中,您感触最深的有哪几个,为什么?

左叔:高铁、娄江新城,这两个词既代表了太仓的今天目标定位,也代表了未来发展的广阔前景。沪苏通铁路贯通结束了太仓不通铁路的历史,太仓站、太仓南站让“上海下一站,下一站上海”照进了现实。也就在上个月,我有机会去参观了娄江新城规划展示馆,应该说站在沙盘面前还是蛮震撼的,无论是城市的体量、还是城市的规模都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主持人:好的,感谢左老师今天和我们的分享。今天的热词盘点让我们有了回顾和回忆过去一年的机会,2020年您的关键词是什么呢?您的年度热词又是什么?相必您自己也早有答案了!好了,感谢您收看本期《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