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在变革的洪流里不知左右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前几日,借着几分酒意在微信朋友圈里面发了一点感慨,未曾想还是收获到了一些人的关心,就如我在那段感慨的最后说的那句一样,应该也是知足了。或许在旁人的眼里,当下的这通感慨,一定是受到了什么挫折才会有的。其实熟知的朋友,多半知道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停下来想一想自己做过什么,以及想要做什么,然后再感慨一下,不足为奇。目前,让我觉得焦灼的部分是目标感的缺失,总觉得自己职场近二十年的生涯里面,从未有过如眼下的这种倦怠感,提不起精神来,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努力。岁末总是离职的高峰阶段,系统里几个熟悉的人有些自己提出来离开,也有一些被“安排”离开,年纪相仿、经历相仿,忽然有了一点唇亡齿寒、兔死狐悲的感受。

周末出差去南京,天寒地冻地站了两天,好在身体还算结实,未曾像别人匆匆病倒。补休是从来未曾想过的,只求回来之后那一堆积在手头上的事情能够看见点眉目。年前还有几个重要的会议要开,料定了会有处理不完的案头工作,而且已经近了年关,外协的图文制作公司之类的大概已经放假了,不知道到时候又要如何去央求别人加班加点。在南京与上一级的同行们交流,多半也知道今年做组织人事工作的大概多半日子不好过,档案的清查清理、岗位竞赛、片区工作牵头等等都是迫在眉睫上的,不要说摆布好这些事情的轻重缓急已经是一门学问了,又如何指望遇到林林总总的意外不再牵涉更多的精力呢。很多时候,做事情并不难,难得是如何去做得八面玲珑,当然很多时候都是自己贪多求大的结果。

一直以来,我都以将生计和爱好区分开来作为支撑自己做好眼下这份工作的由头,然而未必活得比那些将爱好与生计混为一谈的人来得潇洒,坚持的原则放弃,处事的底线放弃了,不知道到最后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今日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已经离职的同行陪着小孩子在游乐场玩的照片,默默的在下面补了一句回复:欠的,都还了...眼下的这份工作的确占据了太多的私人时间,这些私人时间是本应陪在家人身边,见证孩子成长的,然而都舍弃了。于是很多人在薪资一降再降的情况下,开始思考走留问题便在情理之中了。留有留的念想,走有走的理由。在南京那几日,与几位同职级的旧相识聊天时便说了一句,那些所谓的念想现如今看来已经成了“钱少、事多、离家远”最好例子了,当然这也不乏在这条路上的追求者,至于为了什么便不再深思了。

昨日有一个小范围的餐聚,送别与自己共事的人,有些多则数十年,从毕业到单位到当下看着他离开,也有从外面转进来时日不多的,每个人的离去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理由,也有自己的取舍的。也有一些人,因为政策的因素,一时无法脱身的,被迫停在原地艳羡那些已经将自己释放出来的。当我转头去想现如今留下的你我,有人选择继续留下来,也许在熟悉的轨道里,终有许多熟知的东西可以留恋,体制机制在成全一个人想要拥有的东西的同时,也磨去了一些棱角和光芒;有些选择全身而退,只为一个欠了家人的“偿还”,将物质的需求放至最后,将陪伴的长情放在眼前;也有一些怀抱着对未知境地的恐惧,在变革的年代和洪流里不知左右,等待着被机遇之手打捞起。而身处其中的你我,大概便有这三种类型的某一类。

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