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就是这么任性

大叔味道

一直以来都算是比较温和的个性,也许是天秤座的关系,也许是自幼接受的教育以及成长环境的关系,鲜少与人有面红耳赤的状况。不过入职场以来,还是有过一两次争执,发生的时候还是面对自己高许多的长官,态度比较差且不留任何台阶给对方,现如今想想换作自己大概也是吃不消的状态。事情发生之后,即被提醒不要那么锋芒毕露。但在发作的时候,我内心里面真得不是如此想的,只是当下的那个状态,实在也是自己吃不消内心的澎湃。

后来,我一直在思考我的雷区在哪里。貌似我对长官一直抱着不太好的态度,却鲜少计较一些劳工群体的事情,我极少与服务人员或者下属起争执,但对于长官的态度却不那么友好。我欣赏的长官大概是能够把握住大方向,有想法、有章法的,并且对上有协调能力,对下能够放手让下面的人自己去做的。不必事事过问,但能够在出状况的时候,撑起一份责任来,既保护好下属,又能给事情一个交待。排在这样长官之下的,是有章法,如果没有想法,那一是一,二是二,按部就班来就行了,锦上添花的事情,交给下面人来思考。

最害怕遇到的状态,就是有太多想法,却没有任何章法的。做这样长官的下属,其实蛮累的。东一榔头西一棒,想到哪里干到哪里。下属的工作节奏基本上被打乱了不说,工作的全局性、前瞻性都没有,导致整个团队都“出不了活”。越来忙越是添乱,想来早些年,自己的几次发作便是如此。手上的事情一堆的时候,人本来就比较毛躁,加上自己一直标榜自己是个能“办急件”的人,再被牵扯拉到东拉到西的时候,自然便窝不住火了。

大叔味道

随着自己阅历的增长,自己也步入了管理阶层,偶尔自己也在办自己当年不喜欢的事情,引发这些事情的原因往往也是因为一些具体事情的拖沓导致的。幸运的时候,自己还没有遇到如我当年那样任性的下属。四十不惑,越是逼近这样的年纪,越是感慨自己当年的不圆融。现如今再遇到这样的事情,通常不会发作,也不会阳奉阴违,而是将自己的很多行程,调配成机动。一个能够做好事情的人,通常都是时间管理的高手,如果不能改变环境,那么只能将自己锻炼成高手了。

“就是这么任性”借助综艺节目成了一个热词,想想当年的任性,现在还是觉得好笑。我更愿意在现阶段将这种任性变成一种坚持,一种秉性的东西,更接近于气节的概念,而不是硬碰硬的生拗,而是柔软地将一些事情处理好。

图片来源:大叔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