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我和我的先生

写完《我和我的母亲》之后,越发觉得珍惜与我一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们,爱人、亲人、朋友、同事,甚至是擦肩而过的路人甲乙,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所关联,有过关联。“存一颗悲悯的心去体谅和感恩,是悲苦人生中的一丝安慰”,这是最近跟我的先生探讨哲、佛、道的总结语,我喜欢这句话。然后,我就想到了我的先生,我的爱人。

我的先生,是那种如果放在人群中,我想除了我大概没有别人能够发现他的类型。这是他所希望的情形,悄无声息的淹没,自在放松。只不过,这本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最初的我们也常别扭,但我们不争吵,吹胡子瞪眼这种场景至今是没有在我们家出现过的,多有的是寂静的冷战,冷到骨子里、心里。最后,我就哭了,冷战就结束了。

我和我先生

不敢确定我和我的先生走到一起是我先看上了他还是他没有看不上我,总之二零零九年春寒料峭的时候我们遇见了,在闾邱坊21号。其实,原本一起的同伴们并不看好我和我先生这样的组合,因为我说话高调张扬,喜欢穿些诡异的衣服,加上曾经花花草草不断的年轻过往,难免被认定我俩不合适。幸好,我的先生在我坚不可摧的掩饰下还是发现了被隐藏着的深刻的柔情。他说,“你把房间收拾的很好”。

给我先生送的第一份礼物是一绢丝帕,上面覆着我的情意——那是一篇稚嫩的人物诗,初初对我先生的认知。后来我的先生告诉我,他一个人躲在洗手间读完那段文字,泪流满面。我想,我应该就是这样感人的女子。在这之后,我给我的先生写过不少的文字,只可惜,先生不是感性的人,多数时候他会直白的告诉我,“我不是很相信文字”,我也就少了兴致。

谈了三年恋爱,闹过一次分手,结婚两年,多数时候我们相亲相爱、淡然闲适,偶尔来点浪漫点缀生活是我的索求。对于求婚和婚礼应该是所有女子满是憧憬的事情,我自不能例外。撒娇卖弄、威逼利诱,最终我的先生向我求了两次婚,并送给我一个开放式的纯西式婚礼,主题色是Tiffany蓝,这辈子有这段记忆很是美好。

人跟人一起生活时间久了也就趋近了吧,就像我和我的先生。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们经常一起讨论各自的变化。就像我听多了先生“上善若水”、“一切皆空”、“一切痛苦的根源是欲望”之类的论调,心气儿还是顺了不少,路人横行超车大概是真有什么急事,妇人爱占小便宜大概是曾经经历的那些贫苦岁月留下的习惯,我会尽量这样想。先生原本的古板和保守也有了动静,会自然的唤我“宝贝”,人前人后总不忘紧紧牵着我的手,出门回家都有温暖的拥抱迎来送往,亲亲晚安也是每日的习惯,这些点滴对于我来说很重要,暖暖的。

不过,先生的固执是存在在性格里的,遗传自他的父亲。想的透彻的时候,不去计较,日常生活中左不过一些不大不小的琐事儿,不必追究的太彻底。可也有想不透彻的时候,这就难办了,幸而先生的脾气是相当好的,我又是个软肠子,这样一来一回也就一转身的事情,就过了。先生有个大学同学,好像是河北那边的男人,骨子里有些大男子主义,我们正面的来往也就是几次同学婚礼。只是,在他的眼里一直深刻的觉得,因为我性格强势、伶牙俐齿,所以我的先生整日被我欺负,生活得就算谈不上水深火热也该是苦不堪言了。其实也是挺有意思的,每个人每段关系都有自我感知和他人感知两面,不可并列没法对比,只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我甚至喜欢上这种不对等的神秘感,都被人看穿了多没意思。

毫不避讳的说,我是如此深刻的爱着我的先生,尊重他,甚至有崇拜。先生比我大了三岁,这三岁的差距摆在我们中间不多亦不少,如兄亦如父。先生偏好于理性的阅读和思考,对于我来说尽管多数理论枯燥乏味,但我很愿意听他讲他所领悟的叔本华、李叔同、梁漱溟、老子、李煜等等。先生的表达功力着实是差了一大截,所以实在没办法,听着听着我就犯困,然后下次接着缠着他讲,然后继续犯困……因为我想去理解,他的世界。

我们的事,我们的日子,继续着平淡,继续着爱。

文/Lizzie 摄影/雁庭

支付宝打赏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赞赏随意,微信交流可添加 LeftFM

最后编辑于:2015/2/5作者:Lizzie

勿因物欲劳累身心,勿为名利丢失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