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阮义忠-失落的优雅:为每一次快门的咔嚓配一段旁白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能够有幸读到阮义忠先生的这一本《失落的优雅》应该是我人生之中值得庆幸的事情,在图书出版物万千的当下,面对众多选择,为了节约时间精力成本,我们不可避免地加入“外貌协会”。我们通常会选择“自己会说故事”的封面,而阮先生的这本书便是这样的。

《失落的优雅》封面黑白照片是一位穿着学生制服的台湾少数族裔少女,怀抱一个婴孩,站在绿意森森的田野里回望镜头,清澈的眼神似乎有话要说,但这一切又被凝固成了永恒。在读完这本书之后,我庆幸自己是个“外貌协会”成员,感受到这些凝固瞬间所蕴含的无声力量,感受作为记录者的阮先生,他回望当年记录下的画面,面对山川故人、无法重返时内心里所涌动的对于台湾这块土地浓至无法化开的情怀。

作为台湾摄影先驱,阮义忠先生从业三十余载,以行脚和镜头换来了数以万计的台湾岛屿苍生百态凝固瞬间,由他撰著的《当代摄影大师》等著作和创办经营10年左右的《摄影家》,可以说为华人摄影作出深厚的贡献。在这本书的扉页代序中,阮先生选择了一张当年因为曝光不足而被私藏了25年的遗珠,将最为缺憾一面展示出来,或许也正是印证了摄影这门稍纵即逝的艺术,在时间线性流动与凝固艺术升华之间哲学思考。

翻至内页,一幅图片,几段文字,整体布局疏朗清淡,但文字里面的厚重却没有因此而弥散。这些文字,有些交待背景,有些感述变迁,有些慨叹上苍眷顾,有些遗憾岁月无情。台湾社会从农耕迈向市井,30年间岁月流转的风情缓缓地铺陈开。这些岛居民众的朴实的面孔,在时代背景流转中生动,你会意识到他们都是鲜活的个性,都有没有表述完尽的故事。

创作者的内心注定是敏感、纤细且坦白、真诚的,他能将寻常人都能感知世界,内化为不是每个寻常人都能收获的体会;他更能将这些不寻常的体会,再度外化成可以让寻常人感知的情怀。为了让更多的人读懂,阮先生为他的每一次快门咔嚓声,配上了一段旁白。

作为一个内地读者,在翻阅的过程之中免不了会联系下当下我们所正在经历的一切。相较于台湾的保持与秉承,我们的脚步迈得更快,而那些岁月积淀被无情地甩在身后,变成了残存的拖影。在经济利益的趋动下,鲜少再有人像阮先生这样去观察记述我们所身处的这个时代的变迁,我们的缺憾不是没有喧哗的声音、大段的旁白,而是让这个世界凝固安静下来的咔嚓声。

读完这本书,唯一一处觉得美中不足的是阮义忠先生这次收录成书的81幅照片中,有79幅都是横版照片,仅有两幅是竖版照片。横版照片印在竖式开本上,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照片跨版的问题。虽然“铁葫芦”在装帧设计上考虑这个问题,采用了更易摊开的线装,但画面中间那一条不可回避的折线,还是让这些凝固瞬间的美感多多少少地打了一些折扣。

每个摄影师都有自己的构图偏好,阮先生在他的这一辑作品之中记述的是台湾尚在农耕社会阶段寻常民众的面孔,但并不是那种惯常竖式构图的照片更易表现的人像,而是兼顾了更多细节氛围的生活场景,人与他所身处的那个时代都是镜头中的主角,在这个主题面前,显然横版的视野和信息量更为丰富一些。

阮义忠-失落的优雅:为每一次快门的咔嚓配一段旁白

「悦读拾光 X 微书店」特别推荐:阮义忠 x 失落的优雅 x 台湾摄影大师的行脚人文印像 ...

作者: 阮义忠,1950年生于台湾省宜兰县。22岁任职《汉声》杂志英文版,开始摄影生涯。三十多年来,他跋山涉水,深入乡土民间,寻找动人细节,拍摄了大量以百姓日常生活为题材的珍贵照片,作品也成了台湾独一无二的民间生活史册。阮义忠的著作丰富,对全球华人地区的摄影教育卓有贡献,其中尤以1980年代出版的《当代摄影大师》《当代摄影新锐》,以及1990至2000年代创办的《摄影家》杂志影响最巨,被誉为“世界摄影之于中国的启蒙者与传道者”、“中国摄影教父”。近期出版有摄影随笔集《人与土地》,微博文集《阮义忠的微博生活:一日一世界》。

出版社: 中国华侨出版社
出版年: 2013-8
页数: 180
定价: 39.80元
丛书: 铁葫芦·文艺馆
ISBN: 9787511335937
简介:
人人对优雅的解读不同,它可以是一种养尊处优,也可以是一种身段、内涵或风采。以我的体会,那应该是一种把自己缩小,天地反而会变大的境界。——阮义忠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摄影家阮义忠在台湾各处行脚,拍下了无数百姓日常生活的动人瞬间。《失落的优雅》收录其中八十一幅照片,并首次讲述每一帧照片背后的故事,真实呈现了从乡村社会向工商社会转变时,一个变动中的台湾。
阮义忠从小在台湾乡村长大,少时并不能理解父辈的艰辛,一心想逃离乡村,去往城市。长成后回顾,却正是这些最贴近土地的人事与乡情支撑着他,在越来越不确定的世界迈出每一步。《失落的优雅》中所记录的台湾乡野风景与人情,在如今已成为渺不可寻的古风,正是在这些淳朴的影像和文字背后,我们发现久已失落的朴素和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