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世界如舞台,思量着谢幕时的姿态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文 / 左叔

因为养狗的关系,一年四季、刮风下雨,每天早晚都要往外跑两趟。

如果没有狗,以我的个性,大概率是上班出门,顺手扔了垃圾,下班进了家门,就不会再出来的“死宅”。

我有太多在家消磨时间的办法了,其中的乐趣远比出门走走要强烈许多。

刚养狗的那几年,孩子也小,每天早上上班前、晚上下班后,本就是兵荒马乱的节奏,加上还要溜狗,更是凭添了几分匆忙。

出门溜狗,你越是着急,它越是领着你绕弯儿。看看手表,你恨不得把它当孩子一样,抱起来吹着口哨“把一把”。原先住的小区,人多车多,狗又大,总是避让着,天天都有慌不择路的感觉。

后来搬了家,小区是出了名的“绿化好”,因为容积率也低的关系,加上我又“上了年纪”睡不着,起得比较早,早上出来溜狗就从容多了。边溜狗,边伸伸懒腰,掏出手机拍拍照,选一两张发朋友圈,元气满满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

晨光,自然是春天里的最美。太阳的光线,因为进入大气层角度的关系,呈现出柔和的暖调,衬着树木花草簇新的芽绿色,和风拂过枝叶嫩尖处有晶莹的半透明质感,整个世界都是一派欣欣然。

东瞅瞅,西看看,春花纷纭迷人眼;静下来听一听,平素里听惯了越冬留鸟的啼鸣声里,夹杂着一些“异乡客”的口音;河畔芦芽一日不见,便高出许多,几日不见就成了丛。感觉整个世界都是在卯足了劲,你追我赶地向前、向上,绝不辜负这春光。

最近一两年,住家西边的吴塘河慢行步道和绿化建好之后,我愿意在黄昏时稍微多走几步,带狗去河边兜兜风。虽然一到夏天,此处黄昏时遛弯的人多,但胜在相对开阔,不必小心避让人群。

吴塘河本是可以行船的航运要道,在此处还有个开对开阔的河湾,目测最宽处大概有四五十米远。步道沿河而建,树虽不多,但草坪极大,河两岸尚无高大建筑,视野特别开阔,尤其是能够看到落日消融于天地间。

我常常站在河的东岸,看落日将西边的云彩染成一片绚烂,倒映的波光粼粼的河面上,天光云影、静静深流,总能让人放下一天工作中积攒下来的“怨念”,拥有相对平静的瞬间。

天光慢慢地收敛,虽然不会聚拢归寂于某个点,但暮色如水转瞬便没过河岸两边。对岸的树木渐渐失掉了细节只留下轮廓线,只有当晚归的汽车开着大灯从中穿行而过,才能将它们从“景片”式的背景中“提亮”出来。

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诗人、翻译家穆旦在《忆》里的一段:多少年的往事,当我静坐, 一起浮上我的心来, 一如这四月的黄昏。

可能是年纪使然,这几年我偏爱初秋的黄昏,多过春日的清晨。这里藏着一丝历经世事之后的从容,不必再你争我抢怕辜负了春光,而是远远地望着世界如舞台,思量着谢幕时该有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