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亦舒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亦舒”相关联的文章
  • 何必向不值得的人证明什么,生活得更好是为你自己

    何必向不值得的人证明什么,生活得更好是为你自己

    文 / 左叔 “师太”亦舒在《忽而今夏》中如是写道:何必向不值得的人证明什么,生活得更好,乃是为你自己。 这句话道理大家都懂,可是现实中具体落实起来就有难度了。人常常会分辨不清“证明什么”和“为了自己”之间的界限,误将“证明什么”当作“为了自己”。 举个我自己的例子。若干年前,有一个短期脱产晋升培训的机会,三个人参与竞争,没有“轮”到我。说实话,心里有失落的,但还不至于到彻 ...

    阅读全文

  • 一个人一生中会死三次

    一个人一生中会死三次

    文 / 左叔 作家张爱玲,1920年生人,今年是她诞辰一百周年,所以市面上各类挂着她的名字,集辑成书的作品特别多,也会有一些线下开展的活动,她永远都无法到场的读书研讨,一时间看上去颇为热闹。不知道生前“生性偏冷”的她是不是喜欢。 她曾说,一个人一生中会死三次,第一次是脑死亡,意味着身体死了,第二次是葬礼,意味着在社会中死了,第三次是遗忘,这世上再也没有人想起你了,那就是完完 ...

    阅读全文

  • 喜欢是“欲占有”,而爱是“愿付出”

    喜欢是“欲占有”,而爱是“愿付出”

    文 / 左叔 昨天下午在静安寺附近闲逛,路过常德公寓,看到假日里很多慕名而来的读者在楼下那间小小的书店喝下午茶。书店的窗玻璃上贴着张爱玲“百年”海报,底纹是张爱玲穿着旗袍的剪影,旅客在窗前与海报合影。 路口人潮随着红绿灯的间隙一拔一拔流动着,边上几个穿着日式动漫cosplay服装的女孩手里拿着茶饮从书店门口匆匆而过。那场景特别像某部电影里面的画面,有种时空混乱,今夕何夕的错 ...

    阅读全文

  • 胆子一大,分寸就容易乱

    胆子一大,分寸就容易乱

    文 / 左叔 谁都不想把一手好牌打到稀烂,可是偏偏周遭总是有这样的人,无论是衔着金汤匙,出场就“超出起跑线”好多的,还是凭着个人努力逆袭,实现社会阶层跃升的“凤凰男”。 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着走着就跑偏了,“随大流”或者“搏一把”的心态占了上风,在“修成正果”的道路上,常常来一个“突然死亡”,让人看了唏嘘不已。 作家亦舒曾说,最有本事的人,不是拿到好牌的人,而是知道几时离开牌 ...

    阅读全文

  • 越是没有人爱,越要爱自己

    越是没有人爱,越要爱自己

    我知道这个过程很难,你也知道时间会冲淡一切。然而,在被时间冲淡之前,这一段煎熬的日子要如何度过,鲜少会有人给我们答案。 陷在失爱分手的泥淖里无法自拔时,将我们自己拯救的力量也只能是我们自己。旁人伸出援手,其实也无法慰籍空虚与寂寞,更无法触及我们内心的痛点。很多事情需要一个人来扛,很多情绪也需要一个人来消化。 悔,大概是失爱分手之后较为常见的情绪吧。后悔自己从一开始就看错了人 ...

    阅读全文

  • 如觉不满,即时转台

    如觉不满,即时转台

    因为唱歌时失控的“表情管理”,刘敏涛突然“翻红”冲上热搜成了话题人物,开始变得“做事有人看、说话有人听”了。与一夜成名的年青人不太一样,这位已经积累了很多剧作的“姐姐脸”还是“有作品”的。 不过也挺有意思的,籍籍无名时,无论讲什么都好像在真空里;有头有脸时,随便说一句都是热门话题。人为了图名,有时候不得铤而走险,纵使知道人设会垮,也把众人狂欢轮流去踩一脚当作流量。 《人物》 ...

    阅读全文

  • 全世界待你和颜悦色

    全世界待你和颜悦色

    什么前浪,什么后浪,不明就里地深陷讨论,只会让我们更为迷茫。在摆事实面前,你永远无法说服另一方。他一定会反问你,难道鸡血可以拿来饱腹买房? 是的,我们都是这条奔涌江河之中的小水滴,但并不代表我们可以活得面目模糊,没有自己想要成为的模样。在这个鸡血横行的风潮里,静水流深、安然度日、隐没烟火何尝不是一种可以被允许的方向。 年青人最反感的事情,莫过于说教,因为很多事情他们需要自己 ...

    阅读全文

  •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文图 | 左叔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她并不知道台青的本名叫什么。她没有问,台青也没有说。在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里,她们一直有这样的默契,仿佛这一问一答都显得特别多余。 她们结识于电脑和网络还没有普及的年代,门户网站羽翼未丰,社区论坛风头正劲。那个时候,她还在读汉语训诂学研究生课程,导师办公室里就有两台连着网的电脑。 大概也就是这样的处境,让她脱开了穷学生的尴尬,以查阅资料等由头长 ...

    阅读全文

  • 投缘

    投缘

    闲来无事的时候,我常与人聊天,很多时候并非面对面,而是隔着网络。我必需得承认自己是一个十足的社交动物,自网络初现起,虚拟世界里新兴的社交应用,都会努力地尝鲜,以至于常有人感慨,不能使用第三方账号登记或者通讯录查找好友,否则一定会看到我已早一步注册了账号。 我不知道缘何会这样痴缠在与人交流之中,必定不会是因为空虚寂寞冷吧?!在没有网络出现之前,我也喜欢与人聊天,但很多时候是听 ...

    阅读全文

  • 生命清单:美国师太熬了碗重拾旧梦的鸡汤

    生命清单:美国师太熬了碗重拾旧梦的鸡汤

    初读美国作者洛里·斯皮尔曼首部小说《生命清单》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香港师太亦舒的小说,不知道是译者的文字风格,一行一句便一段的行文格局,还是里面出现的那些唾手可得的遗产、绅士风度的男人、如谜一般的遗嘱等奇情小说、女性小说必备的元素,总是让人误以为亦舒化名去了美国。 当然故事的整体框架还是有东西方文化的差异的,文末也未曾像亦舒惯常的做法那样嘎然而止,空留读者看着最后一枚句号,不知 ...

    阅读全文

  • 胭脂:一个女人的三段人生

    胭脂:一个女人的三段人生

    亦舒的这一本《胭脂》从入手到读完只用了半日时间,一半是在周末咖啡店喧哗的角落里,另一半是在夜半枕畔的孤灯下,与阅读其他作品常常需要一周时间的生涩体验完全不同。师太的文字总是有这样的魔力,让人不忍弃手。从技术层面来看,也许是她的作品从头至尾不分章节,段落轻简,对话为主,仿佛观剧一般轻松,另一方面多半也是因为故事虽然浅薄在纸面上,但深层次的部分常常让人洞见人性微凉。当年她在报章 ...

    阅读全文

  • 春宴:对影成三人

    春宴:对影成三人

    用了两周时间,断断续续读完安妮宝贝的新书《春宴》。阅读的环境极为复杂,一部分在枕边临睡前,一部分在颠沛流离的讨生活当中,还有一些时间散落在北京西路儿童医院、开会休息的间隙以及其他需要消磨时间的场合。没有一读到底的畅快感,也没有生涩需要跳过的部分。阅读时心境仿佛去瞻仰某个熟人的遗容,人到场了,但悲喜却不经心,听到啼是啼,见到泪是泪,但总是跟现实和痛痒隔了一层。

    阅读全文

  • 三毛:梦中的橄榄树

    三毛:梦中的橄榄树

    就我个人而言,对我影响比较大的六位女作家分别是张爱玲、李碧华、亦舒、三毛、王安忆以及安妮宝贝。我这样排她们的名字是有心里的一个顺序在的。也许我的印象掺杂了很多个人体验,我总是觉得张爱玲的冷漠疏离、李碧华的旷世奇情、亦舒的喧嚣落寞、王安忆的清冷淡定、安妮宝贝的暗伤无数,这些都只能证明这五位女子都是偏冷调的,若换作颜色,烟灰、墨黑、暗红、铁青适合一些,唯有三毛的文字是明亮且温润 ...

    阅读全文

  • 不羁的风:每艘船上都有余求深

    不羁的风:每艘船上都有余求深

    也许有一个比方不太适当,但仍然会一再地被拿出来讲。师太之于香港就像阿姨之于台湾,于言情读物界来说,她们都曾缔造过华文小说盛况空前的状况,她们亦各自的风格和痴迷的受众群,在很多人还没有经历过所谓的爱情时,就已经基于她们的作品建立起被异化掉的爱情观,她们也足足曾影响一代人的成长。不过后者渐渐地被读者市场、收视率等到一干莫名的东西淹没了,只有师太在她的光怪陆离且荒凉无际的城市背景 ...

    阅读全文

  • 只是因为寂寞

    只是因为寂寞

    她的这次恋情,几乎是一本艳情市井小说的翻版。黑社会、婚外情、三四角恋、金钱财富、拳头加枕头等等所有吸引眼睛的内容都有了。若是换作旁人,在无意中撞上这档子事情,早已经避之不急,但她自得其乐,无所顾忌,于她来说,这只是一场恋爱,重要的是她自己的的感受,至于其他的部分,她一概不去过问。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狡黠且自信,生来仿佛便是为了谈恋爱的,但却一直遇不到能够让人彻底安定下来的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