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亦舒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亦舒”相关联的文章
  •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文图 | 左叔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她并不知道台青的本名叫什么。她没有问,台青也没有说。在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里,她们一直有这样的默契,仿佛这一问一答都显得特别多余。 她们结识于电脑和网络还没有普及的年代,门户网站羽翼未丰,社区论坛风头正劲。那个时候,她还在读汉语训诂学研究生课程,导师办公室里就有两台连着网的电脑。 大概也就是这样的处境,让她脱开了穷学生的尴尬,以查阅资料等由头长 ...

    阅读全文

  • 投缘

    投缘

    闲来无事的时候,我常与人聊天,很多时候并非面对面,而是隔着网络。我必需得承认自己是一个十足的社交动物,自网络初现起,虚拟世界里新兴的社交应用,都会努力地尝鲜,以至于常有人感慨,不能使用第三方账号登记或者通讯录查找好友,否则一定会看到我已早一步注册了账号。 我不知道缘何会这样痴缠在与人交流之中,必定不会是因为空虚寂寞冷吧?!在没有网络出现之前,我也喜欢与人聊天,但很多时候是听 ...

    阅读全文

  • 生命清单:美国师太熬了碗重拾旧梦的鸡汤

    生命清单:美国师太熬了碗重拾旧梦的鸡汤

    初读美国作者洛里·斯皮尔曼首部小说《生命清单》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香港师太亦舒的小说,不知道是译者的文字风格,一行一句便一段的行文格局,还是里面出现的那些唾手可得的遗产、绅士风度的男人、如谜一般的遗嘱等奇情小说、女性小说必备的元素,总是让人误以为亦舒化名去了美国。 当然故事的整体框架还是有东西方文化的差异的,文末也未曾像亦舒惯常的做法那样嘎然而止,空留读者看着最后一枚句号,不知 ...

    阅读全文

  • 胭脂:一个女人的三段人生

    胭脂:一个女人的三段人生

    亦舒的这一本《胭脂》从入手到读完只用了半日时间,一半是在周末咖啡店喧哗的角落里,另一半是在夜半枕畔的孤灯下,与阅读其他作品常常需要一周时间的生涩体验完全不同。师太的文字总是有这样的魔力,让人不忍弃手。从技术层面来看,也许是她的作品从头至尾不分章节,段落轻简,对话为主,仿佛观剧一般轻松,另一方面多半也是因为故事虽然浅薄在纸面上,但深层次的部分常常让人洞见人性微凉。当年她在报章 ...

    阅读全文

  • 春宴:对影成三人

    春宴:对影成三人

    用了两周时间,断断续续读完安妮宝贝的新书《春宴》。阅读的环境极为复杂,一部分在枕边临睡前,一部分在颠沛流离的讨生活当中,还有一些时间散落在北京西路儿童医院、开会休息的间隙以及其他需要消磨时间的场合。没有一读到底的畅快感,也没有生涩需要跳过的部分。阅读时心境仿佛去瞻仰某个熟人的遗容,人到场了,但悲喜却不经心,听到啼是啼,见到泪是泪,但总是跟现实和痛痒隔了一层。

    阅读全文

  • 三毛:梦中的橄榄树

    三毛:梦中的橄榄树

    就我个人而言,对我影响比较大的六位女作家分别是张爱玲、李碧华、亦舒、三毛、王安忆以及安妮宝贝。我这样排她们的名字是有心里的一个顺序在的。也许我的印象掺杂了很多个人体验,我总是觉得张爱玲的冷漠疏离、李碧华的旷世奇情、亦舒的喧嚣落寞、王安忆的清冷淡定、安妮宝贝的暗伤无数,这些都只能证明这五位女子都是偏冷调的,若换作颜色,烟灰、墨黑、暗红、铁青适合一些,唯有三毛的文字是明亮且温润 ...

    阅读全文

  • 不羁的风:每艘船上都有余求深

    不羁的风:每艘船上都有余求深

    也许有一个比方不太适当,但仍然会一再地被拿出来讲。师太之于香港就像阿姨之于台湾,于言情读物界来说,她们都曾缔造过华文小说盛况空前的状况,她们亦各自的风格和痴迷的受众群,在很多人还没有经历过所谓的爱情时,就已经基于她们的作品建立起被异化掉的爱情观,她们也足足曾影响一代人的成长。不过后者渐渐地被读者市场、收视率等到一干莫名的东西淹没了,只有师太在她的光怪陆离且荒凉无际的城市背景 ...

    阅读全文

  • 只是因为寂寞

    只是因为寂寞

    她的这次恋情,几乎是一本艳情市井小说的翻版。黑社会、婚外情、三四角恋、金钱财富、拳头加枕头等等所有吸引眼睛的内容都有了。若是换作旁人,在无意中撞上这档子事情,早已经避之不急,但她自得其乐,无所顾忌,于她来说,这只是一场恋爱,重要的是她自己的的感受,至于其他的部分,她一概不去过问。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狡黠且自信,生来仿佛便是为了谈恋爱的,但却一直遇不到能够让人彻底安定下来的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