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最是人间不值得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文 / 左叔

01.

感觉最近媒体的头条一直处在“不够用”的状态,而很多自媒体的“喧哗”,也有让人有吼上一声“闭嘴”的冲动。对于一个中年人来说,这样的新闻看多了,会有唇亡齿寒的悲凉感。

这种悲凉感又没有办法具体落实到纸笔上,仿佛一旦写下来就是远离了“柴米油盐、人间烟火”般的矫情。

很多人都说,对于蓝洁瑛而言,猝然离世算是一种解脱,从此“春十三娘”就不必再与这个“肮脏的世界”面对了;也有人揪着当年的红尘艳屑不放,叫着让谁谁谁、谁谁谁出来负责。

在世时,尘埃都未落定,更何况现如今已经走到香消玉殒这一步了呢。我相信,一时热度过去之后,也许有人会在心里背负着罪孽,但终就是不会有人站出来的。

多半人都是同情蓝洁瑛的,包括我在内。纵使我们对她所经历的一切一知半解,单凭媒体将她塑造成一个“应激创伤症后群”的形象,就让人心生怜惜。

可是,我们都知道一句话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而仔细思量蓝洁瑛的“可恨之处”,大概就是那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吧。

02.

李诞的“人间不值得”,最近变成了一句人人都在引用的“梗”,但他在说句话的时候,其实前面还有一句,但很多人引用截取时都忘记加了。

他说,“开心点朋友们,人间不值得”。 我觉得这是一句有“大智慧”的话。虽然直白,但本义与泰戈尔在《飞鸟集》当中那句经典近似了。泰戈尔说: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回报以歌!

这句话,每个人也许会有自己的解读。我以为,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世间,在被赋予了最宝贵生命的同时,也要必经各种意想不到的磨砺,这个世界注定是要“以痛吻我”的,任何人都没有免除“痛吻”的权力,我们惟有把这些苦难当成历练成长的机会,以积极的阳光的态度来面对,慢慢体味这份“痛吻”,让自己走向完善,走向成熟,走向成功,才能以“回报以歌”的姿态笑对“痛吻”。

的确,蓝洁瑛的人生苦难,我们没有体会过,我们很难以一个不是“亲历者”的身份,与“站着说话不腰疼”划清界限。可是,我们总能在这世间找到与之相近似的“亲历者”。比如说,几乎与她同时代的另一位女星刘嘉玲

在甚嚣尘上的“黑帮绑架事件”当中,刘嘉玲同样也是受害者的身份,尤其是后来八卦周刊揭开“旧伤疤”式的“二度伤害”,再度将其推至“风口浪尖”。但是,我们看到刘嘉玲没有被打垮,而是以“回报以歌”的姿态笑对“痛吻”。

她在日后接受阿雅访谈时,提到了梁朝伟给予她无条件的爱与支持,我相信刘嘉玲了强大的内心之外,还有“爱”的支撑。而蓝洁瑛在人生创伤之后,没有像刘嘉玲一样拥有“有效社会支撑”。是的,“爱是一道光”,刘嘉玲是幸运的;而蓝洁瑛的不幸,是她没有“爱的庇佑”。

03.

人生中最不值得的事情,大概就是用别人的罪孽来惩罚自己。蓝洁瑛悲苦无依的后半生,归根结底大概就是印证了这句话。她无力走出来,是因为始终没有勇气面对鲜血淋漓的伤口。

命运的荆棘划破的伤口,若是想要愈合,自怜自艾式的舔舐伤口或者寄希望给时间其实都是无济于事的。想要真正从创伤中走出来,是需要有勇气拔出那些刺来。

今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之一,25岁的纳迪亚·穆拉德,她曾经的身份是伊斯兰国的性奴。这位遭遇性侵、全家人被屠杀,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奖的25岁女孩说:我可以被摧毁,但不会被打败。

在被囚禁于“人间炼狱”的三个月里,纳迪亚目睹过很多同样经历的女性挺不过去,无法在炼狱中苟活,精神崩溃的崩溃、自杀的自杀。可是她勇敢地活了下来,在三个月后找到机会,逃出那块挤满恶魔的土地

在死里逃后生,纳迪亚没有选择一条更容易“舔舐伤口”的活法——归隐、沉默、过上新生活,而是冒着这辈子贴着“性侵受害者”的标签永远撕不下来的风险,勇敢地站了出来:“性侵受害者曾经被毁灭,如果我们继续保持沉默,她们往后的人生会永远处于被毁灭的状态。”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你不敢拔刺的懦弱、你不发一言的沉默,就是恶魔们无所顾忌狂欢的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