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只有到了某个年纪,男人才会与自己父亲和解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00:00/00:00

听了李宗盛的《新写的旧歌》后,就一直想写点什么。酝酿了几日,终究没有办法落笔。可能也就像歌词里面的说的那样的,我还没有到那个迎风落泪的年纪。可是,最近几年我越来越理解父亲,彼此的关系也略微近了一些,多多少少能说一两句交心的话,而在此前,我们之间的距离是远的,不亲近的。

这个不亲近是从孩童阶段开始的,因为他的工作,我与他聚少离多,所以在本心上是疏远他的。他与我也是“客气”的,几乎没有动我一个手指头。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我毕业。然后,我就步入职场,在深圳三个月似火娇阳下炙成了“黑炭”。他来车站接我,大概是因为我又瘦又黑的关系,与他迎面而过,他却没有认出我。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无声的落泪。大概是心疼,大概也是觉得我长大了能够一声不吭地扛下来了的缘故。

等到我面对职场上的选择,是抛妻别子去他处高就,还是一切归零从头再来,我想到了他,也想到了自己童年成长中的缺憾。我对他一直有很多的不理解,相信他对我也同样如此。我一度执拗地走着自己的路,跑得很远,不在他的掌控之中。虽然我们会交流,但更多的时候,我们都说着无关紧要的话。他默默的,我亦默默的。我们父子一场,彼此客气着,不多说一句不顺对方意的话,大概也注定了我们终究不能走到最为亲近的地步。

尔后是我岳父的过世,内心忽然就揪起一阵唇亡齿寒的忧虑。可是,可是我终究没有办法,如对母亲那般的亲昵来面对他。他也拘束着,表情略有些不自然,偶尔乐呵呵地看着我和我的女儿,像这个家的影子,像一个局外人一样。

《新写的旧歌》歌词:

比起母亲的总是忧心忡忡 是啊
他更像是个若无其事的旁观者 刻意拘谨的旁观者
遗憾 我总从未将他写进我的歌
然而天晓得这意味些什么 然后我一下子也活到容易落泪的岁了
当徒劳人世纠葛 兑现成风霜皱褶 爸 我想你了

到临老 纔想到要反省父子关系 说真的
其实在回答自己敷衍了半生的命题 沉甸甸的命题
它在这里将我拽回过去 像个终于灵验的咒语 那些年只顾自己
虽然我的追求他无能也无力参与 只记得我很着急
也许因为这样没能听见他微弱的嘉许
我知道他肯定得意 只是等不到机会 当面跟我提

思念其实不是 不是这个歌的主题
我相信不只有我 在回忆时觉得吃力
两个男人极有可能终其一生只是长得像而已
有幸运的成为知己 有不幸的只能是甲乙
若是你同意 天下父亲多数都平凡得可以
也许你就会舍不得 再追根究底
我记得自己 当庸碌无为的日子悄然如约而至
我只顾卑微的喘息 甚至没有陪他 失去呼吸

一首新写的旧歌 它早该写了 写一个人子和逝去的父亲讲和
我早已想不起吹嘘过的风景 而总是记着他混浊的眼睛
用我不敢直视的认真表情 那么艰难地挣扎着前行
一首新写的旧歌 不怕你晓得 那个以前的小李曾经有多傻呢
先是担心自己没出息 然后费尽心机想有惊喜
等到好像终于活明白了 已来不及
他不等你 已来不及 他等过你 已来不及

一首新写的旧歌 怎么把人心搅得 让沧桑的男人 拿酒当水喝
往事像一场自己演的电影 说的是平凡父子的感情
两个看来容易却难以入戏的角色 能有多少共鸣
一首新写的旧歌 怎么就这么巧了 知道谁藏好的心还有个缺角呢
我当这首歌是给他的献礼 但愿他正在某处微笑看自己
有一天当我乘风去见你 再聊聊这歌里 来不及说的千言万语
下一次我们都不缺席

比起母亲的总是忧心忡忡 是啊
他更像是个若无其事的旁观者 刻意拘谨的旁观者
爸 请你从此安心 待在我的歌

编曲:周国仪
制作人:李宗盛
制作助理:萧力惟
钢琴 / 电钢琴 / Keyboards:周国仪
鼓:John Ashley Thomas
贝斯Bass:Andy Peterson
吉他:李剑青
弦乐编写:李剑青
弦乐:许义昕conductor / 曲静家Violin1 / 薛媛云Violin2 / 杨凯甯Viola / 吴登凯Cello
录音师:萧力惟@敬业 Promise Studios
混音师:林正忠@白金 Platinum Studios
母带后期处理录音师:孙仲舒M.T. @钰德U-Tech Mastering Stud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