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上就泛起微笑

文 / 左叔

过了雨天节气,春花便争先恐后地开了。午休的时候去户外走了走,看到附近的园子里,一枝殷红、一枝粉白,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仿佛是一群小学生聚在一道,叽叽喳喳地谈着天。

这个时节,腊梅已谢,迎春初开,兴许是去年天寒,今年“黄”得不成气候;玉兰不论是白还是紫,现在都还只是花苞,花期还需等上一些时日;桃李杏都在枝头上鼓足了劲,一副随时要炸裂的姿态,但终究还是没有开出来,于是各式各样的梅占了绝大部分。

红的、紫的、粉的、白的、紫绿萼的,树树如绵、枝枝如炼,云蒸霞蔚不过如此。梅的花期不长,欲赏得趁早。想到此处,就忽然记得起诗人张枣的《镜中》中的那句:只要一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王小波的“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上就泛起微笑”,到张枣的“只要一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这其间必定经历了什么。辜负?分手?伤害?悲痛?都有可能。只是关于你的想象,至此有了两条不同的路径,一条叫欣然,一条叫遗憾。

昨天,先是在微博上参与了“朋友失恋常找你哭诉要不要敷衍”的热门关键词讨论,尔后才看到这是最新一期《奇葩说》的讨论辩题,这样的辩题选择要敷衍的“正方”实在太辛苦了,友情里比较难有自我的边界。

参与微博讨论的时候,我的解题思路是倾向于友情的,爱这种飘乎不定的东西,太难以拿捏了。但是听完马东说这道题的本质就是一道友情题的时候,反倒是戳中了想要“倒戈”的逆反心。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扯进来第三个无辜的人,平白浪费他人的时间精力,感觉在现代社会我不太敢欠得起这个人情。另外,我们也不能因为爱情这种东西太难以拿捏,就过度依赖友情的支撑。

哭诉所为何求呢?对方给不了我答案,而我所求的不过是一场情绪宣泄、关注度转移。解决这两个问题的办法有很多,出门旅行散心、潜心事业发展等等都可以,何必要牵扯进来另外一个人。

有很多事情,我们终将孤独面对,在锻炼自己的心智上宜早不宜迟。这几日,天气晴好,气温攀升,人的心情也随之舒畅了许多。即便在“大考核”里捡个1.4回去,也不没有什么打紧的。毕竟,游戏规则一早就看穿了。多写几篇稿子,差额就全在里面了。

感情之事也是一样,无法击垮你的,最终一定会助你强大。只要你还在,欣然和遗憾都还有生根的地方。梅花年复一年还会开,等着你在花期里,带着好心情和微笑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