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南京街头的鸭油烧饼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南京街头的鸭油烧饼
文 / 孙衍 & 图 / 重走青春

对面的楼拆迁了,原本也没什么,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发生变化,由不得我们这些用情绪驱使人生的人。

只是,那楼下一间间的小店铺着实让人不舍,特别是一家老南京人开的血粉丝汤店,小小的店面,里面仅有四张桌子八条凳子,每次去都挤挤挨挨坐满了人。逢上加班晚了,特别是冬天,便会和同事约了去对面这家店里,要一碗血粉丝汤,浇头要的是豆腐果子,也就是小块均匀的油炸豆腐,外加几片鸭肝。热气腾腾的下肚,一天的疲劳似乎也消散了。

临走时,总是会打包几块酥烧饼,这家的烧饼也是做得小小的,很精致,分甜咸两种,甜圆咸方,形态各异,楚河汉界似的排列在一个扁箩里。扁箩就搁放在沿街的门边,价格也不贵,一元钱一块。同事打趣说,你得多吃。我有些疑惑。同事便解释说,烧饼可是养胃的好东西,况且这烧饼是鸭油的,吃了也不上火。原来,这小小的烧饼也有这些讲究,于是,便爱上了这小小的金黄小食。

南京的街头除了处处遍布的馄饨店、鸭血粉丝汤店,也有数不清的烧饼店,而其中尤以鸭油烧饼最得吃货们的心。走遍全国,烧饼并不鲜见,但要说这鸭油烧饼,还真是江淮一带独有的美食,特别是南京和合肥二地,更是家常到和油条豆浆一样,成为早餐桌上的常客。

鸭油烧饼,有些似千层饼,但个头又小一些,里面裹了鸭油和葱花。烧饼里鸭油足,烤得焦黄透酥,趁热咬上一口,咸味中带点葱的清香,鸭油的鲜美混合着芝麻的浓香,美味之极。

上班的路上常常要经过这样一家店,说是店其实就是一只大油桶,油桶盖上放满了刚烤得好的鸭油烧饼,远远就能闻见香味儿。主人是一对中年夫妇,常年在路边卖烧饼,烧饼是那种吊炉的,上面裹满了白芝麻,咸的上面还星星点点粘了些香葱,咬一口,层次分明,又酥又香,余味犹存。

那对夫妇很有意思,他们将装烧饼的塑料袋就挂在桶边,旁边还吊了一只更小的桶,里面是一些硬币。因为都是熟客,夫妇俩有时候不在,路过眼馋的人只消自己扔一两枚硬币到小桶里,拿了塑料袋装上烧饼即可。这事儿搁别的地方简直就是二百五,但放在南京大萝卜身上还真不奇怪。

除了各路小巷子小区里的烧饼店,南京也有一些知名的清真老店,比如奇芳阁,就在夫子庙贡院街边上,那里可是热闹场所,酒肆林立,游客众多,所以这家的鸭油烧饼自然也是风光多年,不仅是老南京人喜欢,游客也是纷纷慕名前往。当然,奇芳阁除了鸭油烧饼,什锦菜包也是一绝,据说来了的人必点三样:麻油干丝、鸭油酥烧饼和针锦菜包,当然如果再来一碗鸡丝面,那才叫心甜意恰。

中山北路的韩复兴鸭油烧饼非常正宗,每次去都要排半天队才能吃到;夫子庙健康路上的朱记小郑酥烧饼不但有鸭油烧饼,还有甜烧饼,豆沙馅儿的,咬下去也是酥甜绵软,回味无穷;丹凤街江老大迎宾楼的鸭油烧饼更是上了18频道标点美食,分店开了一家又一家;汉中门大街的黄桥烧饼,这名头就不用介绍了,好吃得要飞起来。

前些日子,听说南京开了家眷村里,听上去以为是台湾人开的店,其实就是一家本土的早餐小吃店,冠上了一个有些台湾味儿的名字。这家店号称烧饼油条界的爱马仕。到了以后才发现,就是一家装修极其考究的便食店,以摆盘精致著称。清冷的灯光下,客人并不多。坐下来,看着面前的摆盘,有些许的仪式感。

油条和豆浆比外面的看上去要清爽干净,鸭油烧饼也是好看又好吃。当然,价格也不便宜,看来,就算是早餐,穿上华衣后也是身价倍增啊。

关于吃的趣闻永远都不会冷场,记得有一年夏天,水西门的诚诚酥烧饼火遍了全城,吃货们闻风而动,店家只好采取限购政策,每人每天限购二十个。甚至有人说:看一个男人到底爱不爱一个女人,就看他愿不愿意顶着酷暑的大太阳去排几个小时的队到水西门大街去为这个女人买诚诚酥烧饼。看来,这鸭油烧饼不但好吃,还能考验爱情的忠诚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