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空军与少年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摄影:王宇

00:00/00:00

文 / 红笺 图 / 淅沥沥小雨

“东子,你媳妇生了!”
“男娃女娃?”
“跟你一样,带把的!”

他喜极而泣,对着大山唱了整整一夜的歌。那年冬天大雪封山,他赶了半夜的山路接来了镇子上的大夫,回来的时候双脚冻得失去了知觉。

他叫东子,镇子上的人都这么叫。他是一名空军学校毕业的军人,去军校那年他刚好17岁,听他母亲说当时还是镇长亲自来给送的行。那时候家里穷,走的时候就带了两身衣服。镇上的人都说东子有出息,将来可是挣大钱的手,东子的母亲也乐开了花。

毕业后没过几年年,东子收到了家里的来信。家里找人给东子说了媒,是从小玩到大的阿莲。这可美坏了他,回家草草地就把婚事给办了。那年夏天的雨特别多,镇子上鞭炮齐鸣,阿莲说那是他们呆的最长的一段日子。

再次回来,他都是孩子他爹了,他给孩子取名叫翔,他希望有一天翔也能像他一样翱翔蓝天,驰骋大海。那天他留下了3000块钱,两袋大米,还有五斤红枣就匆匆回到了部队里,他知道他还有飞行训练。

阿莲时常给东子写信,说翔会叫爸爸了,那一年东子二十六岁,翔三岁。同年的中秋节他请假回了一趟家去看了看小儿子,他喊他爸爸,声音清脆爽朗,眼睛清澈有神,真的好像一只翱翔天际的雄鹰。东子抱着翔到处跑,好像个孩子。二十六岁本来就是个孩子,但他知道在翔面前他是个父亲。

离开的时候,他给翔留下了一个徽章,那是他在飞行训练中获得。还有一张照片,照片里东子穿着军装,站的笔直,意气风发,他身后是一架战斗机,借着阳光,闪闪发亮。

“翔儿子,有没有好好学习啊,爸爸给你买的衣服还喜欢吗……”阿莲给翔念着东子寄来的信,眼里满是希望。翔坐在书桌前写着作业,使劲儿地点头,胸前别着东子那年留下来的徽章,熠熠生辉。那一年翔七岁,东子两年没有回家了。

“妈!我也要当空军,我也要像爸爸一样长大了保卫国家,我要去告诉他,妈妈爱爸爸。”阿莲哭了,那晚阿莲一夜都没有睡,手里紧紧的攥着部队里寄过来的信,一年前的一次训练中,东子出了意外,回不来了。阿莲没有告诉翔,每到过节的时候,阿莲都会自己写一封信,读给翔听。

翔高中毕业那年,考上了军校。日子越过越好了,阿莲送翔去学校的时候,给翔买了好几身衣服。

“翔,到了军校好好读书,将来就能见到爸爸了!”阿莲扶着翔的肩膀,看着比自己高出半头的儿子,眼里有泪。

“妈,您辛苦了。”翔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眼泪一滴滴掉了下来。
“妈,我知道爸爸回不来了。我早就知道了”阿莲终于忍不住也哭了出来,紧紧地抱着翔,军校门口路人来往,没有人知道那个女人多么伟大,也没有人知道那个男孩多么坚强。

四年后,翔顺利的成为了一名空军飞行员,他飞过祖国的蓝天旷野,飞过祖国的碧海辽原。他寻着父亲的足迹,记着父亲为他取得名字。

阿莲54岁生日,翔回家看她,买了阿莲最喜欢吃的杏仁糕。她看着眼前的少年,神采俊朗,她知道翔终于长成了他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