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他要在生活的深海中,找到自己的乐趣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他要在生活的深海中,找到自己的乐趣

文 | 派妮
图 | 左叔

最近在网络上有一篇文章《公司里40来岁的人都去哪儿了?》很火,讲述的是一些35-45岁之间的职业经理人在工作、生活中遭遇中年危机的现象。在很多公司里,80后、90后已经成为主流,而40岁左右的人正在成群出走。除了少数高层管理者之外,已经鲜见60后、70后的身影。

这篇文章这样写道:

“这群人很迷茫,很焦虑,不知道到底该去哪儿,上有老下有小,背负着生活的负担。为了证明自我的存在价值,这群人时常会有一些怪异超常的行为,比如婚外情。当然,改变职场身份也是一种方式。无论如何他们都无法继续原来的生活轨迹了。”

“相比于中年人,年轻人乐观甚至过度乐观,再老一点的人心态平和,而中年人更多的则是遗憾。他们有事业,有家庭,但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能要的更多,或者犹豫是否要安于现状。”

当下中国,中年危机似乎成了一个逃不过的梦魇。就在这个话题被讨论得热火朝天之时,我遇到了左叔

左叔生活在江苏苏州太仓,一个盛产吴侬软语的地方。2016年,年近四十的他也做出了一个“怪异超常”的行为——放弃了16年的公务员生活,从一个体制内的中年主任变成了一个自由的“文艺青年”。

“这样的转型也是为了对付中年危机吗?”

“算是吧!”

左叔说,“有些人注定是要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而被拍死在沙滩上之前,他还想尝试一把干点自己喜欢事情的可能性。

他要在生活的深海中,找到自己的乐趣

—1—

还在单位上班的时候,左叔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早晨记录一下“今日安排”。辞职后,左叔也把习惯继续保持下来,每天早上他会在朋友圈发布自己的一天的“to do list”:“网络版排版;采访定稿;下午晚上两个活动”,“豆瓣新作发布;美术馆洽商;南园座谈会;写《一人食》书评,美食节外采通联及定稿。”......

对他来说,拥有这样的生活并不容易。他已经不是二十来岁的单身青年,有大把时间可以挥霍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他有老人要照顾,有女儿要接送上学放学辅导功课。

“每天日子总是从兵荒马乱的早晨开始,遛狗喂猫、清理洒扫、准备早餐,挤着早高峰去送学,回到家中再收拾一下烂摊子,坐到电脑面前已经快九点。这几周,我常常有顾不上午餐的尴尬,更不用提能够静下来写点什么了。时间被分割成零碎的片段,内心里有那种抓也不抓不起来的流逝感。”

“孩子所在的班级因为流感停课一周,于是我当了一周不太称职的小学老师、不太好玩的玩伴、不太会做饭的爸爸。孩子刚刚复课,终于有时间敢约人去采访,结果老母亲牙齿的旧疾又发了,整个颜面都肿了,需要送医就诊。”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越是平淡的生活,越能消磨人的意志和情怀,这样的状态如果不使劲地拧巴着,可能都会沉沦得连渣都不剩,更不要谈所谓诗和远方了。”

当中年遭遇理想,你除了“使劲拧巴着”,别无选择。

他要在生活的深海中,找到自己的乐趣

—2—

吴晓波写过一篇文章《所有的青春都是在为中年做准备》:“在这个中年的午后,你能够安心坐在李东的草坪上喝一杯上好的单枞茶,你有足够的心境和学识读一本稍稍枯燥的书,有朋友愿意花他的生命陪你聊天唠嗑,你可以把时间浪费在看戏登山旅游等诸多无聊的美好事物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成本的,而它们的投资期无一不是在你的青春阶段。”

左叔之所以舍弃体制内的生活,也是因为在青春阶段做了一些“投资”。这种投资既有经济上的,又有技能上的。

出身平凡家庭,他很早就有谋生养活自己的忧虑。高中一个老师的故事总是给他触动。那个老师辞职下海,结果接连失败,想要回原来单位上班,教育局却不允许。左叔在毕业的时候,坚定地相信有个稳妥的工作会比较好。于是,进入体制内,一干就是16年,他要为自己梦想中的生活挣足够的资本。

当然,在这16年里,左叔并不是一个面无表情、灵魂麻木过着机械生活的人。“我想干的事情一直没有停。”

早在2000年,他就开始办一个网站“左边频道”,这是一个文艺而又小资的文学类网站。里面有“大面积留白的平面设计,民谣风格的质朴音乐,生活五味杂陈的书籍,情节简单画面唯美的电影,偏爱城市寻常巷陌的旅行。”很多时候都是他自己在写,慢慢吸引了一些趣味相投的人来投稿。经历了博客时代、微博时代、微信公众号时代,这个网站却像一个孩子一样,摇摇晃晃一直成长到现在。

采访,写作,做DJ广播,做阅读推广,一切文艺的事情都干过,而且一直坚持干到现在。他在当地文艺圈小有名气,稿约、兼职让他觉得这条路走得通。

“解决了衣食住行等基本问题后,我终于可以有机会转身了。”

左叔从体制内离职时,有机会竞聘更高一级的干部岗位。一想到自己想干的事情还没干,就对未来的干部生活丧失了兴趣。

此外,想到那无休止的办公室政治,他更觉得离开或许是一个更好的选择。“体制内的套路很多,都是‘框’和‘坑’的概念你总以为你在框里面,但这个坑不留给你;当你觉得这个坑是你的,但你不在框里也不行。”

办好离职手续时,左叔突然感到一阵轻松。“你不在乎了,这一切就都不重要了。”他指的是过去那么多年自己为了“上位”,也曾不遗余力地逼迫自己适应这种并不喜欢的生活状态。

派妮,想成为一名作家,更想成为一名生活家。微信公众号ID:pennystudy,个人联系请加pennyzhang021。

—3—

常年的江南小城生活以及天秤座的特征,造就了左叔的慢步调。跟他聊天谈话,你感受不到大城市那种普遍的焦虑,也感受不到中年人那种为了突显自我存在价值而拼命挣扎的状态。

他甘心回归家庭,接孩子上学,陪父母回老家;他也甘心一天就趴在家里的书房电脑桌前,敲敲打打着文字。

“我不是没有焦虑过。”他谈起自己30岁那时的焦虑。还没有结婚,没有经济基础,除了一个稳定的工作之外,似乎一切都还没来到眼前。当时也有很多想法,也有很多壮志,但是却总是因为没有准备好而干不成。

焦虑过,才懂得。

“三十多岁真没有什么好怕的,焦虑只能说明修炼还不够。如果说二十多岁因为太年轻太浮躁而焦虑,还说得过去。但是三十多岁了还在焦虑,说明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都白费了。”这句话用在左叔身上甚是适合。

正是因为经历过,面对“中年危机”的到来,他也以更加温和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转变。

现在,左叔对自己的生活有了一些安排,完成自己想要写的一本书;帮公众媒体采访写稿;做了一个小城市普通人故事的选题策划......接下来,他还想开间属于自己的书吧。“这些年积累了一些资金和人脉,走到现在都是水到渠成的结果,一切都是顺其自然。”

世间万物,人最有趣。摆脱了那种千篇一律的生活之后,左叔接下来的目标是,成为一个好玩的人,有趣的人。

他要在生活的深海中,找到自己的乐趣。

派妮二维码

派妮,想成为一名作家,更想成为一名生活家。微信公众号ID:pennystudy,个人联系请加pennyzhang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