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西行纪:路漫漫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This Photo @ LeftFM.com

从南京西发往乌鲁木齐的特快列车全程接近3800公里,耗时40多小时。途经江苏、安徽、河南、陕西、甘肃、新疆等省区。听起来像是一个惊人的纪录,但这还不是我坐得最久的一次火车,却是已经算得上是最艰苦的一次火车旅行。这种艰苦并不来自对于耐心的挑战而是对于气候适应性的挑战。一路上窗外的风景从葱郁到荒芜,城市越来越小、能够看到的人类活动的迹象越来越少、空气中的含水量也越来越少。漫漫黄沙,一路西行。或许是由于缺水和过份的干燥,触发了内心的一种莫名的恐慌,整个人的状态是焦躁不安的。

This Photo @ LeftFM.com

如果不是它,也许我们永远将无法如此的抵达目的地。永远无法体会在抵达与未曾抵达之间的那种一路上的心境。窗外的不一样的风景以及人世间的百态。它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寂寞的旅人们、他们的行李以及心情都被它背负着,然后前行。

This Photo @ LeftFM.com

无法排解寂寞的香烟,永远吃不完又不得不吃的泡面,无聊却又是最好打发时间的游戏,天南地北的聊天,长时间的沉默,不明原因的昏然睡去,经久不退的迟钝感,不知所措的木然、穿越隧道时短暂耳鸣,不分昼夜的失眠,面对食物时轻微的呕吐感,这便是火车旅行的观感。

This Photo @ LeftFM.com

在兰州,见到了母亲河。她混沌得如同天地未开一般。在餐车里面吃兰州当地的啤酒觉得酒的味道也有一些泥土的味道。

This Photo @ LeftFM.com

再向西看到它一路走过的来的颜色。越发地偏红。如同云贵高原的土地一般。但云贵高原上的河流却多半是清澈的、明净的。

This Photo @ LeftFM.com

水是万物之源,尽管看见的水体都是泥沙混沌的,但边上仍然是青山绿树,仍然可以感受到生命的力命。但一旦没有了水。一切就归于平寂。

This Photo @ LeftFM.com

过了嘉裕关、过了玉门镇、过了柳园,窗外的风景大抵如此,所能看见的人类活动的痕迹,只有一两条铁轨以及沿线的一些电线,除此之外,只有望不到尽头的石头、倔强的植物以及无止尽的空洞。人是自大且渺小的。在这样的风景面前。如果可以除却掉那些人类活动的痕迹,这里与另一个没有生命的星球宛如孪生。

This Photo @ LeftFM.com

一旦远离自己所熟悉的环境,对于外界的事物就失去了判断的标准。常常无法判定,这是一个镇,一个县,还是一个市。陕甘的房子通常都是土质的房屋,朝北的是一堵严严实实的墙,没有窗,没有门。北墙略高,南墙略低。屋檐是只有半边的“人”字头。房子像块切过的起司。入了疆。房子就像个盒子。四面都是平的。仍然以土为主。

This Photo @ LeftFM.com

达坂城的风力发电厂,巨大的风车。很惊人,很现代感,可以出现任何一部浪漫的电影里面,但也让人觉得心里面很空旷,很无助。

This Photo @ LeftFM.com

只要有水的地方,也是会有绿洲,有高大的树木。但它们仍然很自警的,不像水源丰沛地方的植物,不枝不蔓,一律得向上的长,叶子窄小,树干紧凑,像极了贫困人家的好子弟一般,仿佛有一种铮铮的气节一般。

This Photo @ LeftFM.com

一路上见过很多不同的作物,有高杆的,有矮杆的。还有白白一片的棉花,这是唯一一片被我看见的向日葵。它金灿灿的,但它却又是矮小的,细弱的,远不及它住在沿海地方的近亲们。

This Photo @ LeftFM.com

乌鲁木齐去往土鲁番的路上(G312)路过的盐湖。天上有冷空气过境时留下的云蔼。遇到了许久不见的雨。当地人觉得我们是幸运的。

This Photo @ LeftFM.com
This Photo @ LeftFM.com
This Photo @ LeftFM.com
This Photo @ LeftF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