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1

漂泊无定

左叔出版作品《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文 / 繁华而苍凉

她至大学毕业到现在已在外飘荡了五年,自认为是一无所有的漂荡,但她觉着所有的都是值得,因为她的灵魂一直和她的躯体在一起。大三第一学期她去了苏州实习,接下来就开始了她一个人的漂泊和对生活的追求,大学毕业后大部分人都回家考试了,都朝着所谓的铁饭碗去,这种局面已是无法更改的定势,唯独她不想回去,那怕一无所有,她也不想回去。她受不了他们那个地方人们的愚昧无知,自私自利,和那些得空就坐在一起家常理短女人的闲言碎语与无聊。

她大学毕业干的第一份工作是文员,在江苏张家港,工资3000。除去租房,水电费,她一个月下来几乎分文不剩。她开始迷茫,每天下班走很长一段路。她重新思考人活着的意义,她不知方向所在,但她依旧冷静的去思考这些,那年她22岁。

她问自己这是你想要的生活吗?她一下子觉得内心慌慌不安,颓废的背后是尊严在受伤。那个周末她去了书店买来了初级会计学的书,她大学里学的会计专业,她想总得要对得起这个专业,她准备考初级会计从业资格证,那段时间她调整状态下班后认真看书,听音乐,抽空写作,日子过得踏实。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为你一直买单,包括你的父母,任何时候你要做自己的靠山,你要无比的强大,生活才不会过的苟延残喘。她用三个月的时间拿到了初级会计从业资格证,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的坚持没错,生活中一部分人觉着她与周边的人和事物格格不入,是一个让人难琢磨透的人,生性古怪,沉默寡言,不善交际,她清高但不自傲,自尊心极强,她觉着活成自己的样子就够了无需他人的喜欢或厌恶。

第二年她去了新疆,当火车进入荒无人烟的沙漠里,眼前呈现出一望无际的凄凉,但这就是人们生命里出现的一种常态罢了,真实的疼痛才能让人清楚自己的根本所在,让人清醒脚下的路该如何去走,她想过她自己的日子与其他人无关。

新疆的前一周,她且暂住在二叔的家里,白天出去找工作,晚上写作,看电影,偶而画画。二叔的房子宽敞明亮,她住的房子里有一个巨大的落地窗,晚上月光照进来让她觉着依旧在那个青砖瓦黛的水乡江南,楼底下的路灯有着柔和的光线,马路对面是一排排高大的垂柳,当时她觉着只要心在那里踏实,那里都会是自己的家。一周后她找到了工作,是一家商贸公司的会计,月薪6000,吃住全包。

离开二叔家时她用身上仅剩的钱给二婶买了一套护肤品,给二叔买了一双鞋子,虽说是自己的亲叔叔,但她从来不会无端打扰任何一个人,算是自己的一点小心意,这样子她才会觉得那段时间住着心安理得。任何时候不能落下人情债,人只要心安理得了你才会觉着生活是自己给自己赚足了面子,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是你自己在演绎着你的灵魂,是你自己赋予自己生存的价值。

半年后她有了一点小积蓄,她决定离开新疆,并不是生活不习惯工作不顺利,当她站在这个地方最繁华的地段,闭眼抬头看到的是大西北固有的粗犷和无法呈现的水墨丹青。她决定离职,春节没有回家,买了一张去云南的机票。这是她蓄谋已久的一场旅行,第一站她决定去大理。当飞机在起飞的那一刻,她俯瞰向下望去,她生活了大半年的这个城市,此刻她要离去,心里有种莫名的悲伤,当然只是那一瞬间,她从不会为任何事情任何人投入过多的伤感。

飞机在高空飞行4个小时抵达大理市区洱海东岸的凤仪镇和海东乡交界处,中午12点落地后。她乘8路公交车去了大理古城中的护国路,正直春节的缘故,护国路倒是雅静,她在太白楼里喝了大理有名的沱茶,吃了素斋饭。休息了两小时去下关转的过程中买到了文房四宝,傍晚时分她乘车去了附近叫周城的一个村子住宿。当晚她住的客栈名字叫山海一隅,她入住在三楼的海景房,房间的空间很大,呈一个规则的矩形。阳台的空间也很大,藤椅上搭配木桩茶几,让阳台多了几分禅意,房间所有的格局都是她喜欢的样子,当晚她躺在床上听着音乐,望着窗外的灯火阑珊,她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么惬意的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