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活着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晚上在KFC解决晚餐,或许是周末的关系里面挤了挺多的人。在本该适合单身人士的长条座位区,一对母女坐在我对面。其实单凭两个人的衣着、举止其实很难判定。只是这眉眼间的相似以及话语里磨灭不掉的乡音才慢慢的泄露实情。女儿的年纪应该不到三十的光景,衣着还算是朴素,脸上没有妆,眼角有一堆细细的纹路,虽然已经接近良家妇女的标准了,但仍然能够让人感觉得出有一丝盖不掉的风尘味。母亲身上虽然穿得是簇新的衣服,但却让她显得更加的窘迫,整个人瘦削且干瘪,皮肤黝黑,让身上的深米色的套装裙子仿佛借来的一般。

母亲无助地面对烤翅不知如何下口,女儿先是笑,然后再去帮着母亲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KFC明亮的灯光下面,有母亲局促且满足的笑容。两个人用乡音交谈着,话题是这里环境、薪水以及物价,然后是今天的开销、砍价的乐趣等等。可是不知什么原因,话题转到一些家里的人或者事,比如女儿儿时的玩伴嫁人、生子,谁家的孩子念完大学没有找到工作又回乡务劳等等。对话渐渐地变成了母亲一个人的滔滔不绝。

忽然,女儿厉声打断了母亲的谈话,引得整个餐厅的人侧目。母亲用一种想要保护却又无能为力的眼神望向四周,但众人的目光并不可能让她安心。因为哭泣,女儿本来就含混难懂的乡音更让现场变得莫名的尴尬。众人小声的议论,店家的经理跑出来看状况。最终女儿夺门而去,母亲忙不迭地跟上,但众人的议论并因为她们的离去而停息。不知道为什么,很多时候人心都是脆弱和柔软的,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脆弱和柔软的心往往却有不择言辞的攻击。

也许她牺牲了很多才换来今天与母亲共进晚餐、米色的套裙、弟弟的学费等等。也许这样的压力才让她觉得无望和彻底的崩溃。这个世界想到活得有尊严和地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