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朋友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朋友”相关联的文章
  • 有颗嫉妒心并不是件可耻的事

    有颗嫉妒心并不是件可耻的事

    文 / 左叔 承认自己偶尔会有一颗嫉妒心,并不是一件特别可耻的事情。 我觉得这是人性的一部分,起源于物竞天择的进化环境,本质上就是一种生存竞争,看见别人拥有比自己更多、更好的,无论是外在或者是内在的,都极容易激活我们深埋在潜意识里面的危机感。 后世的教养,教会了我们将嫉妒心藏好,不要轻易拿出来示人。教养这个部分,本身也是人作为社会化动物,彼此协作、共同御敌的一种进化结果。 ...

    阅读全文

  • 朋友合伙,宁可丑话说在前头

    朋友合伙,宁可丑话说在前头

    有一次吃饭,席间有位能说“单口相声”的牙医讲了一句话,我觉得“脉把得很准”。他说,现在一百万以下的投资项目,还有人想拉你合伙的,基本上就是要“耍流氓”了。 这话反过来理解就是,一百万以下的投资项目,本来一个人就能承担风险和运营的,何必要多出一个人来“分羹”。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弯弯绕”等着你,是有必要仔细想想的。 与人合作,常有“磨不开面儿”的地方,尤其是朋友之间。互相知根知 ...

    阅读全文

  • 如何安慰向你倾诉的朋友?

    如何安慰向你倾诉的朋友?

    Q 有点阅历之后,常被朋友当作倾诉对象,一些泛泛的事情还好,但碰到需要做决定的事情,想到要听我的意见建议就觉得很惶恐,觉得自己的想法会不会误导朋友,所以内心里有压力的。想听听,你是如何安慰向你倾诉的朋友? A 虽说“一视同仁”,但我们不可否认,其实朋友是有“功能性”区分的。有些呢,可以在一起吃吃喝喝,讲讲八卦;有些呢,是可以聊聊事业、探讨一些深层的话题。前来找你倾诉的朋友, ...

    阅读全文

  • 久处不厌的第一条是各持本份

    久处不厌的第一条是各持本份

    文图 / 左叔 午休后,一位朋友在微信上与我聊天,表示了对另一个朋友近来家庭变故的关切。我知道她的顾虑,既想要关心,又觉得牵涉过多的隐私,于是两难之中就不知道从何处开口。我就借来这两天读来的一句话来开解她,“所谓礼貌,大概就是各人以本份相待。” 这句话的意思,就如它字面上呈现出来的一样,我们每个人尽自己的心,做该做的事情。说回到她的顾虑中来。以我的理解,虽然那位家庭遭遇变故 ...

    阅读全文

  • 不死的湖

    不死的湖

    文 / 苏小旗 看一本读得进的书,就好像在下过一场清净的雨的午后,或在秋末时分开着门窗的夜晚,与作者在絮絮地说着话。 这场交谈并没有固定的主题,语言自会把彼此的思想清淡而有些弯曲地呈现,频率相近的人,这样会觉得毫无压力。 我是一个对阅读很挑剔的人,这就像找到一个谈得来的人很难得一样。而所谓的“谈得来”,并不是一味保持亢奋地滔滔不绝,是节奏舒缓,精神松弛,眼中所见都可以成为话 ...

    阅读全文

  • 今晚,我不能成为你的朋友

    今晚,我不能成为你的朋友

    文 | 孙衍 图 | 米饭 最近一期的《金星秀》上,金星说和孟非在一次饭局上吃饭,本来聊得挺拘谨的,后来说到大家最讨厌的主持人时,竟然异口同声地说出了同一个名字。因为都是同行的原因,也可能是顾及各自的面子,金星并没有把这个主持人的特征说出来,所以网络上众说纷纭,有说是乐嘉的,有说是周立波的,也有说是湖南卫视某著名主持人的。其实他们都只是胡乱猜测而已。 依稀记得几年前的一个晚 ...

    阅读全文

  • 莲花岛:浮生半日

    莲花岛:浮生半日

    “金风响、蟹脚痒”,每到这个时节最热闹的莫过于阳澄湖的巴城了,不远百余公里驱车而来的吃货们,常常会在周末将高速下行的匝道口堵得水泄不通。蟹舫是那一带最为特色的风貌了,沿湖而建的房子做成画舫的造型,前店后池网箱里圈着来历不明的大闸蟹。那样的店家一般的接待能力都在百人以上,匆匆来去的吃货,大概也喜欢这样热闹的盛况以满足喜欢扎堆的心理诉求

    阅读全文

  • 还好

    还好

    第一次发现“还好”这两个字是如此有杀伤力,应该被列为示意聊天结束的关键词之一。“还好”应该是一种态度,对眼下的一切厌倦态度的前兆。当生活被平凡的事情所磨灭,那些细微的感动已经不再被重视,人变成了部机械,在生计和动荡之间来回的奔波,每一点细小的部分都被淡却,不再被关注,不再被怜惜。粗糙地活在三餐之间,没有电影、书以及唱片。害怕被人问及近来如何?思前想后,大约也有一个“还好”能 ...

    阅读全文

  • 奔四

    奔四

    开会的时候听到一段打油诗,觉得有意思,于是便记下来。“做天难做二月天,蚕要暖和麦要寒,种菜哥哥等落雨,采桑妹妹盼天干”。大人物发这通感慨,大概便是想说为官不易,尤其是身为一家之主的,很难权衡如何恩威并施才不至于众叛亲离。可是如你我这般的普通小民,想想在“奔四”的路途上飞奔,谁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处境。做人最难做的阶段大概便是奔四的这个阶段了,以为自己可以掌握一切了,却发现自己还 ...

    阅读全文

  • 季节:试着勇敢一点

    季节:试着勇敢一点

    所有认识你的人都会觉得你是一个NICE的人,你总是给朋友如沐春风般的感觉,你常有一些体己的举动,让人觉得心暖暖的。你常带着自己的同好,逃离那个天天生活的城市,在杭州某个落脚的酒店里将自己泡在一缸温水里面,想像自己是一枚浸在龙井茶里面的干燥茉莉,得到舒润和伸展。偶尔你们去更远的地方采风,帮朋友拍一些照片,贴在自己的博客里面。你尽可能地将生活弄得丰富且精彩,可是,在爱的这个问题 ...

    阅读全文

  • 暴走夜

    暴走夜

    在北环路堵了近一个小时,快近四点的样子就出发,可是接近六点才到苏州。于是在心底里面暗自庆幸,还是提前一天出发,否则第二天一早如果堵在路上,结果不敢想像。浅蓝色 节目一直要持续到九点,所以需要自己打发三个小时的时间。于是决定暴走一下,拎着我简单但还蛮重的行李。洗漱用品一堆,还有睡衣啥的,借住别人家,还是要有自己的坚持。 由平江经齐门至观前街,临顿路这一段其实算是蛮熟悉的,沿途 ...

    阅读全文

  • 士别三日

    士别三日

    多日不见的一个故人,突然带了一个颇具曝炸性的消息——他与女儿双双通过区域选拔杀入央视模特大赛。其实早几日便在即时通迅工具上看到他的IP地址不定,一会儿山东、一会儿福建、一会儿北京。也在IM上遇到他的私人助理,聊过两句。助理只是含糊地说是在参加央视模特大赛的选拔。我以为是他又是陪着女儿出征大赛,因为前一两年也听说他女儿参加选拔,万万没有想到,他自己也在会在这样的赛事当中参上一 ...

    阅读全文

  • 礼物

    礼物

    几乎每一年,我们都会搞搞小“暧昧”,像初相识的男女朋友一般互赠一些小礼物以示重视我们之间的友情,这样的做法通常杂夹着“开口索取”、“伸手来要”、“威逼利诱”等诸多“直白”的手段,但我们似乎乐此不彼,并以此挑战对方对自己的了解程度、是否能够把东西选择得恰到好处等等等等,像极了小女生间的“把戏”。今年我收到的礼物是一件橙色的T恤,一件白色的Polo衫。因为肤色暗哑几乎没有穿过橙 ...

    阅读全文

  • 新朋老友

    新朋老友

    兴宇 早上来过电话,我朋友托他买倩碧的黄油,他其实也是托他的朋友去帮忙带进来,但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是挺身而出的样子,还时不时地打电话来告知事情进展情况。他是一个办事挺靠谱的人,只是嘴巴有点利罢了。其实他一早便出院,投入到水深火热的广播事业当中,一年一度的评奖再即,以期以“得奖专业户”的身份在北京立足脚跟,他此时不拼更待何时。虽然他身体还在恢复当中,但已经有了揶揄别人的精力 ...

    阅读全文

  • 最是一年离职季

    最是一年离职季

    年一过,很多人纷纷离职,熟悉的朋友里面有几个朋友先后离开了做了很久的工作。即便是那些没有离开的,也大部分动了离念,与新东家频频接洽,形势有待明朗。除旧迎新,旧历年的年终奖落袋为安,新历年的各项工作尚未开展,这当间正是一年离职的好时节。关于离职,有一堆话可以用来安慰别人,文言一些的比如“良禽择木而栖”,俚语一些的比如“树挪死人挪活”,但换工作对于一个人来说不能不算是一件大事。 ...

    阅读全文

  • 低纬度植物般的人生

    低纬度植物般的人生

    兴宇病了,这两天住在医院里面。我差不多隔一天打一个电话过去问候一下,也聊不到什么事情,只是闲闲地说几句淡话。生病的人容易缺乏安全感,需要有人帮他排解一些空落落的感觉,这一点我偶有体会。朋友一场,他又只身在北京,真是难为他了。其实早在去年年末,他便已经得知需要手术,但却没有办法停下来,人像上了发条的玩偶一般,零件缺了油也得装出欢乐的样子。 他真得没有办法停下手头上的工作。一方 ...

    阅读全文

  • 关于他的二三事

    关于他的二三事

    你带他去邻近的一个小城,这是你以前就答应过,但一直没有兑现的事情,他不提,你未必会想到,他提了,你未必能做到。所以挑了这样一日子去做,不早不晚,也许你心里有隐隐地担心,这件事情也许会变成无法完成的事情,但你未必全然洞晓。人就是这样的盲然,所以当下能够做成的事情请务必顺手就做了,免得日后成了憾事。 西去的班车上,他喋喋不休地怀念着他曾经度过大学四年生活的那座城市。你像一个大人 ...

    阅读全文

  • 两样的

    两样的

    走了500多公里,一路上是八月阳光下高饱和度油绿色的风景,其间还有夹杂着一些村落、厂矿以及被工业文明蚕食掉的田野。阳光炫目,路边有一些被强风催毁掉的广告牌。 南京的天气热且闷,这是一个非常临时且意外的公差旅程。什么也没有带,一切都不在预计当中,很可笑的事情。一路上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心情,车过九华山和玄武湖隧道的时候,光线的刺激让自己觉得平复了许多。不管生活怎么样,都要去面对。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