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它渺小得不足为外人道,却又坚硬得足以抵御一切风暴

文 / 左叔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在提醒我们不要轻易沾染。凝视深渊久了,深渊也在凝视你,是在告诫我们要慎对人性之恶。这几年,我做的最多的事情是“清简交友圈。可遇可不遇的人,尽量不遇;可交可不交的人,尽量不交。

表面上,我参加很多活动,客观上认识的人越来越多,但真正能够走近我的人并不多,能够成为至交的人更是寥寥。我觉得这样的处境,并不是由我自己一个人决定或者选择出来的,应该是我与每一位或许有缘成为朋友至交的人,各自的心性共同决定的。

我在放弃了主动的同时,对方其实也是如此。偶尔各自的拒绝,是形式上的微不足道。进入到某个年龄阶段之后,越来越真切地体验到,再也没有什么强烈的人际吸引,足以撼动我们彼此相对独立的自我。

在这个世界上,排解孤独寂寞的办法,不是去找面“镜子”与自己对视,也不是找一个与己相似的人寻求认同。

“一定要找到,那个能让你的心静下来的人,从此不再剑拔弩张、左右奔突;也不一定要找到,那个能让你心精进起来的人,从此万水千山、世世生生。”

这是一心向佛的说辞,世俗的人容易被这样的句式吸引,却极难在人生中加以实践。细细想来,我的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某个具体的人。或许,存在某个具体的物,比如书。

若以这样的标准择友,应该会与我一样困难吧。心静下来,以别人胸怀为容纳的物件;心若精进,以别人努力为赶超对象。需要承担这一切的人,未免也太辛苦了,既要承纳你的躁动,又要体谅你的不堪,还要不嫌不弃地与你做朋友。如果有这样的人,一定是上天派来“渡化”你的吧。

等不到“渡化”你的人,那么你会不会期待自己成为“渡化”别人的那个人呢?让他人安静,帮别人精进。还是你只想做自己,找到自救的办法,能让自己于喧嚣芜杂中找到避难所,在低迷失落中觅到能量石。

我总觉得再多的外力,终究只抵皮毛,每个人的内心里面都有一个坚硬的小核,包裹着我们脆弱的一切。

它渺小得不足为外人道,却又坚硬得足以抵御一切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