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奔四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开会的时候听到一段打油诗,觉得有意思,于是便记下来。“做天难做二月天,蚕要暖和麦要寒,种菜哥哥等落雨,采桑妹妹盼天干”。大人物发这通感慨,大概便是想说为官不易,尤其是身为一家之主的,很难权衡如何恩威并施才不至于众叛亲离。可是如你我这般的普通小民,想想在“奔四”的路途上飞奔,谁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处境。做人最难做的阶段大概便是奔四的这个阶段了,以为自己可以掌握一切了,却发现自己还需要有三头六臂才能左右逢源,家里家外,大事小情,工作生活没有一件事情不是需要认真面对的。

扑通在上海广播圈里面混了很久,从小凡的《篇篇情》开始,直至拥有自己的节目,有自己的话语权,而在这后面是数十年如一日的执着与努力。他说终于可以不用做“空中的梦想家”了,可以做一些踏实的、具体的事情了,而得到这样结果的代价是什么呢?每天长达十四个小时的工作,每一个机会都不敢舍弃的惶恐感,努力地去结识更多拥有决策权的人,在各类竞争中寻找自己生存的机会,主动去面对每一个挑战。也许,有些时候,他很想将自己劈成三头六臂去握住每一次的机遇,可是人的精力终归有限。

回头望望奔三时候的旧感慨,觉得幼稚且可笑,人生那些时候的愁滋味虽然未必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但相较之下,那些都如旧梦遥遥,痛得不太真切,当下的所有的不解才是生活困顿的一切。那个当下常常生出一些感慨,不能将人自己劈为两半,一半交给生计,一半交给爱好,而现如今再分,大卸八块也未必能够搞定,父母辛劳一辈子理当陪伴膝下,小孩还在蹒跚学步必是用心守护,养家糊口生计不可儿戏,还有同侪的竞争,还有争头露脸的各类事情,想要上位前面有60年代的卡着,想要竞争后面80后90后穷追不舍。那么爱好呢?被挤在不可能再有时间的位置上,没有时间码字,甚至没有时间停下来想一想。

人似乎都不是一夜成熟的,《奋斗》还是年轻一代青春热血的梦想,《蜗居》却是血淋淋的现实残酷,当很多人都看轻80后之际,岁月和现实还是迅速地让这一代人成熟起来。奔四的阶段如此的匆忙,有时候都来不及细想便被生活的洪荒推着无奈地向前。人生最可怕的事情是昨天、今天以及未来的每一天都如出一折,可是还有比这个可怕的事情,是被很多东西充实得很满,觉得很忙,但静下来回望的时候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收获到。我需要一点时间,每天可以回望一下曾经走的一日的光阴以及在这其间的点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