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暴走夜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This Photo @ LeftFM.com

在北环路堵了近一个小时,快近四点的样子就出发,可是接近六点才到苏州。于是在心底里面暗自庆幸,还是提前一天出发,否则第二天一早如果堵在路上,结果不敢想像。浅蓝色 节目一直要持续到九点,所以需要自己打发三个小时的时间。于是决定暴走一下,拎着我简单但还蛮重的行李。洗漱用品一堆,还有睡衣啥的,借住别人家,还是要有自己的坚持。

由平江经齐门至观前街,临顿路这一段其实算是蛮熟悉的,沿途可以看到苏州博物馆以及拙政园,还有经常腐败的那一间饭店。平时来去都是坐车,不觉得远,但走才发现要有接近三个街区的路程。到观前的街的时候,整个人因堵车而冲淡的饥饿感全部上来的。因为有约 浅色蓝 一起吃晚饭,所有还是要忍着。在精武鸭颈买了两只鸭脖子,一路啃着朝前走。

从临顿路出来,沿干将路一直向苏北大校区方向。想找到 万俟风 她们开的那间位于后庄的“半间铺”子,结果赶上了后庄的盛大地摊会。看模样应该是一个除了风雨天常识的项目,沿街一路的小吃摊,卖便宜但味道闻起来很香的东西。有学生模样的人摆摊卖一些小玩意儿,也有一些安徽或者苏北的模样的人卖一些生活日用品,大学边上永远像一个社会大环境的微缩版,只是现如今看起来远比我们念书的那个更具象,更物质一些。转了一圈,没有发现金友良伴,也没有找到位于它对面的“半间铺”,想给 万俟风 打个电话,发现已经换过手机原来的号码没有留存,又懒得去跟路过的同学们打听,于是决定折返回来去 浅蓝色 所在的公园路。

公园路是那种路灯很暗,有高大法国梧桐的老旧街道,沿途似乎有民防局、教育局这样的公家机构,于是整条路都会弥散出来的有一种类似南京的北京西路的质感。看到夜色里不开门的公园,高大的杉树在灯光里影影绰绰;芜杂开在路边卖童装和玩具的小店、百无聊赖的老板准备打烊;一个喝得有点多的男人夹着手包,以半条街都可以听得声音讲今天酒桌战绩;一个夜班的女人,穿及膝的窄裙,护着手袋,低头疾走。路过电台、路过报社,走出路口,看到一间生意清淡并宣称自己有艺术品的咖啡馆。然后再折向西,路过曾经去团委办过相关手续的锦帆路,一直走回到人民路。看到KFC的时候,终于觉得自己累了。要了一杯香柚茶和两只菠萝蛋挞,结果听到一个失了意的“牛郎”在跟他的主顾隔着电话吵架。

终于等到 浅蓝色 的短信,折返至苏州日报社的门口,终于结束了暴走的夜,去附近的小肥羊吃了一顿两个人火锅,讲一些彼此的近况以及理想。说着说着,突然觉得人生也像是一夜暴走,转了几圈,要到的地方其实只有一个,然后沿途都是在消磨,消磨的内容包括时间、意志以及情感罢了。

红线部分是第一段,长途汽车北站至苏大北校区后庄生活区;绿色部分是第二段,苏大北校区后庄生活区至人民路十梓街路口;蓝色部分是第三段,从路口折回到苏州日报社的门口。我不知道有多远,应该有超过十公里以上的路程吧。

This Photo @ LeftFM.com

PS:我的论文答辩通过了,答辩现场8个人当中的最高分,81分。两位老师在台下说他们不懂平衡计分卡,于是我就PASS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