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回忆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回忆”相关联的文章
  • 我们会被它们温暖,也会被它们刺痛

    我们会被它们温暖,也会被它们刺痛

    文 / 左叔 孩子遇到不会做的作业,就会拿题目出来“考”我。我常常会有想不起来某个单词,或者记不起来某个公式的窘境。当年为了应付考试,背到熟瓜烂熟的这些所谓的“知识”,过了几十年后悉数还给老师了,连同老师的面目一道模糊了。 可是,我依然会记得学生时代的很多细节,课堂外砖墙上的歪歪斜斜刻着的字,学校的后门铁栏杆与地面之间的缝隙、厕所小便池的冰尿液浇上去融化后的印迹、冬天叶子落 ...

    阅读全文

  • 时光碎片,都柏林的记忆:读一本书,说到底还是在读自己

    时光碎片,都柏林的记忆:读一本书,说到底还是在读自己

    文图 / 左叔 读爱尔兰作家约翰·班维尔的作品《时光碎片:都柏林的记忆》,我常常会遇到自己原有知识体系以外的陌生内容,会停下来借助搜索引擎来补白那些未知的,阅读的流畅感会稍稍地受到一些影响。 读外国文学作品的时候,人常常会有两类渴求:一类是补白自己原有知识体系之中那些不曾知晓的部分,这一类渴求通常是艰苦的、乏味的、需要做大量案头工作的;另一类渴求就是希望能够在书中读到人类共 ...

    阅读全文

  • 那些无关紧要久远的事

    那些无关紧要久远的事

    文图 / 左叔 此生最久远的记忆,是一个静止无声的画面。 一张高高的架子床顶上的横框并没有系上蚊帐,大概是入了秋或者是冬天;一盏从房上拖根线垂下来的白炽灯泡,在黑暗之中散发出昏黄的暖光,大概是晚上或者这间房采光不佳;一只漆着哑哑红漆高高的五斗橱,上面放着暖水瓶、搪瓷茶缸、照片相框、没吃完的鸡蛋糕以及收音机,再也没有更多的细节了。 我怀疑,我其实只记得了那个五斗橱,而更多的细 ...

    阅读全文

  • 最喜欢的季节

    最喜欢的季节

    文图 / 左叔 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喜欢的季节,然后就被这个问题困住了。 生活中常有这样的时刻,那些本以为不假思考便有的答案,一旦有机会停下来想一想,会觉得其中藏着深意。 对啊,最喜欢哪个季节呢?答案有,但好像并不从一而终。 少时,好像更喜欢秋天多一些。 新学期多半是从与操场上半人高的草“搏斗”开始的,拔草成了开学后全校师生“群策群力”的一件大事。只是那个时季,还不是真正意义 ...

    阅读全文

  • 高中的那些人和事

    高中的那些人和事

    文 / 繁华而苍凉 我的高中是在QA三中上的,当年住校,房东是姓秦的一家人,待我们很友好,我们喊男主人秦叔,女主人秦姨,他们的儿媳妇那时年纪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大家时常在一起说笑,他家里住着十几个学生,我们最为和X兄妹走的近,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在这之前我和L、H住在叶镇邮局对面的大商店院里,当年那里是土坯房现在已经是拔地而起的高楼了,房主姓薛是个生意人,她爱人在叶堡中心小学 ...

    阅读全文

  • 最终的释怀

    最终的释怀

    文 / 繁华而苍凉 童年对一个人的一生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但是也分人的性格。我从记事起就敏感不自信,孤独害怕。我尽量用语言的骄横犀利和满脸的强势掩饰,不让别人看出我内心胆怯。 小时候家里并不富裕,但每天可以有五毛钱的零花钱,还鼓动其他的同学向家里人要钱,给他们贯穿的思想是吃了零食就变聪明。那时候学习还算可以,所以这句话就有很大的说服力,因为我的鼓动,XX受的了影响最大,每天 ...

    阅读全文

  • 生活里的琐碎都是爱的模样

    生活里的琐碎都是爱的模样

    你是吃饭长大、读书长大,也是在爱里长大的。——林海音 提到林海音,自然就会想到《城南旧事》。而我是先看了电影,再读到文字的。现如今回想,已经没有了对电影的整印象,只记得现如今被岁月催逼得要演“皇帝老儿”的张丰毅在那部电影里还是极青涩的,演了一个被抓的小偷。后来读到文字,才觉得这个人能够存留在“英子”的记忆里,其实是步入成人残酷现实世界的某个象征。 我们的童年的记忆几乎都是碎 ...

    阅读全文

  • 一粒咖啡豆的前半生

    一粒咖啡豆的前半生

    文图 / 左叔 多少咖啡从东港路17平的小门面里搬了出来,再次遇见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象。老板的身量足足被以前胖了一圈,然后将“责任”推给了生活习惯。在新与旧之间,我见一张合影的照片,照片里有熟悉的曾经一个编辑部里共事过的小姑娘,还有后来在朋友圈里认识的衷情于摄影的小朋友。时光偷转,总有一些旧时的回忆粘连着过往,那些熟悉的味道又陆陆续续回来了。广播节目组织的听友活动,参与活动的 ...

    阅读全文

  • 想念东北的雪

    想念东北的雪

    文 / 孙衍 & 图 / 飞魔 今年南方的雪来得有些早,纷纷扬扬的下得还挺大,身边的朋友都很兴奋,一下子就刷爆了朋友圈,摄友们更是登山游湖踏遍郊野,连航拍都用上了,就为了那短暂如昙花的雪景。 南方的雪总是来得快也去得快,因为温度不够低,基本上下完就化了,化得慢一些的,都是屋后背阴的地方,能残存那么一丝丝雪白,令人看了惋惜。 我在东北待过差不多八年的时间,这八年里,真是看够了 ...

    阅读全文

  • 信任一旦裂了痕

    信任一旦裂了痕

    文图 / 左叔 刚到边防部队的时候,我还是个不太合群的文学青年。总觉得既然是学这个专业的,“吃饭”的家伙不能丢,加上当时云南边防是“文学的高地”,还有广雄老师等一干前辈给我树了个榜样。 虽然我的岗位是新闻宣传,但我总期待在文学创作上能够有所建树。我当时的想法现在看来也挺功利的,就觉得省内写新闻的能人太多了,我再如何努力也跟在别人身后,我得另辟一条蹊径,火速扬名。 当时《边防 ...

    阅读全文

  • 南京的馄饨摊

    南京的馄饨摊

    文 / 孙衍 入冬以后,寒气凛人,除了要去城东的总参涮羊肉饕餮一把,就是心心念念着那些冒着热气的馄饨摊儿了。 记得城南的胡家花园刚开放那会儿,约了几个好友一起去观赏。一行到了升州路已经是正午时分了,有人提议说著名的汪家馄饨不就在附近吗?要不去吃碗馄饨再去胡家花园,也正好顺道儿。 从仙鹤街往南走,进了一个小区,拐弯抹角找了几圈,愣是没看到汪家馄饨的影子。只好又折回小区门口,问 ...

    阅读全文

  • 心中常住着一个少年,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心中常住着一个少年,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文 / 孙衍 昨夜又做梦了,梦到蒙胧的清晨,一列操练的队伍,队伍里一个少年新兵笨拙的样子,每每摆臂都是顺拐,他既紧张又认真的样子,分明是我认识的一个人,那是我邻居家养女的儿子。 现实中,他并没有当过兵,梦就是这么荒诞,总是借着现实中存在的人,发生着不可能发生的事。 我还记得小时候,他到处奔忙,跟着父亲走街串巷,赶在周末或者城管未曾出现的地带练摊。他们卖过锅碗瓢盆衣架针线之类 ...

    阅读全文

  • 恰同学少年

    恰同学少年

    左叔:人生从来都是一个循环,我们失去了襁褓中的记忆,然后在养育下一代的历程中重新拾回。细细算来,孩子入学后的亲子时光是极少的,父母需要谋生工作,孩子成长中的大部分在校时间是不可能陪伴左右的。与孩子相处的时间被压缩到了陪伴作业的时光,能否如愿不谈,即便能够有机会陪伴,孩子的磨磨蹭蹭与家长“秒变后妈”的情绪失控之间,还有多少是家长应该面对的共同成长。重回校园,坐进课堂,虽然心不 ...

    阅读全文

  • 逝水经年

    逝水经年

    文 | 清斋 图 | 米饭 总感觉日子过得飞快,记忆还停留在十七、八岁刚迈出校门时的意气纷发,可转眼就到了第三个本命年,尽心的妻子本着“宁信有”的态度专门买了两套红内衣,一再嘱咐要穿,在她的絮叨下,我只得照办。 以前常听人说年龄越大越怀旧,本没在意,可现在随着自已一点点奔四,终也有了这样的体会。再不象年轻时球衣一套挥汗半日,也不会没日没夜地游戏练级、电视追剧或是灯红酒绿,闲 ...

    阅读全文

  • 年味

    年味

    周日清晨,早早醒来,听窗外呼呼北风响,不自觉拉了拉身上的被子。儿子也醒了,钻到了我被窝里,“爸爸,过年会不会有雪?会不会也象这两天这么美?”过年?对呢,已经过了腊月十五,再过两周就是中国最隆重最有节味的春节了,可在我心里,怎么好象没有丝毫的期待和喜悦呢? 想想上学时可与现在完全相反,过完国庆差不多就在掰着手指算了,冬节、腊八、期未考试、寒假……,每过完一个重要节点都雀跃不已 ...

    阅读全文

  • 只要想起一生中美好的事,梨花就开满了南山

    只要想起一生中美好的事,梨花就开满了南山

    和一帮老友聚会,酒过三巡,竟然玩起了开心话大冒险。几个中年男人夹杂着几个年龄不等的女人,玩起游戏来却毫无违和感。本着八卦的态度开启了一个令所有人都神往的世界,说着说着,话题由男女关系转向了星座,最后竟然直接指向了初恋情人。 女人们说起初恋,有的说遇到过渣男,渣男都有共同的特征,一边对自己用心颇深,一边对别的女人也是一往情深。渣男在失去自己后,会变着法子折磨自己,打探隐私,进 ...

    阅读全文

  • 谢谢你还记得我

    谢谢你还记得我

    由于是脸盲症的重度患者,加上这几年一直疏于与旧相识联络,所以最近虽然先后被大学同学、初中同学和高中同学的微信群揪了出来,但也只敢处在“潜水”的状态。默不作声地看着群里“话当年”,偶有脑海里的“回光返照”,也不敢随便乱说什么。前几日,与一高中同学聊天,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主动提供对方画画的爱好。结果对方答复自小便没有画过,当时也是醉了。好在他为我解围,说隔了二十年能把名字和人 ...

    阅读全文

  • 那些时光里游走的人,是我们再也遇不见的自己

    那些时光里游走的人,是我们再也遇不见的自己

    时光太快,我们追不上它。 仿佛昨天还在看樱花,访蔷薇,现在却已入了大暑,要一脚踏进初秋的姿态了。 我和母亲走在幼时生活过的街上,雕梁画栋的明清建筑早已不复踪影,换而代之是钢筋水泥的门面房。 母亲指着右边那家糕团店,说这家店有十几年了吧,竟然还在。 我想辨解,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因为那家糕团店在我印象中并不存在,早先这里应该是一家猪肉摊,那个屠夫与母亲相熟,母亲习惯性地挑剔每块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