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逝水经年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逝水经年

文 | 清斋
图 | 米饭

总感觉日子过得飞快,记忆还停留在十七、八岁刚迈出校门时的意气纷发,可转眼就到了第三个本命年,尽心的妻子本着“宁信有”的态度专门买了两套红内衣,一再嘱咐要穿,在她的絮叨下,我只得照办。

以前常听人说年龄越大越怀旧,本没在意,可现在随着自已一点点奔四,终也有了这样的体会。再不象年轻时球衣一套挥汗半日,也不会没日没夜地游戏练级、电视追剧或是灯红酒绿,闲下来时往往是静静地立在窗前放空自已,任由思绪游走。可有时兴致来了也会附庸风雅地浓茶一盏、清香一缕,或是铺上本已被卷起塞在柜子最深处的宣纸一笔一画细细描绘,或是打开电脑记下近段时间的所思所悟。

说来好笑,上学时读的是理科,高中毕业又投笔从戎,如今更是专业军事管理,可偏偏却长了颗伪文艺的心。十余年来,无师自通地先后学会了书法、美术、摄影、写作、篮球,纵使在那些专业人士看来是属于“三脚猫”,可于自已而言已经非常满足。都说人活当下,不一样的环境会酝酿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风景会影响不一样的心情,不一样的态度也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可我却始终沿着心中的小径昂首向前,不管脚下是荆棘还是陷井。

儿子七岁了,从五岁开始,他选择异常喜欢的儿童画和钢琴作为课外兴趣,一坚持就是两年,除了身在外地或是感冒发烧,可以说是风雨无阻。把选择权交给他的好处在于,和身边的孩子父母相比,我们不用天天板着脸威逼利诱,只需按时逐点的交费和接送。有时儿子在熟练搭建乐高积木时,头都没抬,“爸爸,象我这么大的时候你们玩什么?”,回想当初七岁时的我在干什么?蹲在田间地头挖蚯蚓?趴在地上扇火柴盒?还是拗根竹枝玩骑马打仗?……不想不知道,原来童年的欢笑正从脑海深处悄悄逝去。正如一首歌唱的“人总是越成长越孤单……”。

其实和现在的孩子相比,我们算是幸福的,至少我们知道土墙上的洞是蜜蜂的家,拿个玻璃罐子堵在洞口用竹签一捅蜜蜂就成了“瓮中之鳖”;至少我们能冒着被父母“竹笋炒肉”的危险,下河游泳摸鱼上树掏鸟窝;至少我们品尝过农田里顺来后现场操作的烤蕃薯烤玉米,然后被“视烟而来”的农夫追得四处逃窜……,而出生在钢筋水泥丛林里的他们就没了这份幸运,陪伴他的是书房里堆积如山的积木、满满一抽屉的水彩笔和手工作品。

每天在天蒙蒙亮就被一声比一声响的闹铃叫醒,然后睁着朦胧双眼迷迷糊糊出门,稚嫩肩膀上的书包沉得一只手都拎不起。周一到周五除了上学,他们基本已经被剥夺了去游乐场、逛超市的其它权利。到了周末,各种兴趣班、课外辅导班排得密密麻麻。班级微信群、qq群除了老师通知外,更成了各种晒娃的“宣传栏”。曾经就实在忍无可忍地回过一位宝妈,“据我家宝娃中科院博士导师姑父和他两个留美姑姑说,要释放孩子的天性,中国孩子太辛苦了。另外,什么时候把你家的博士硕士叫出来和我家能凑着开个两桌麻将”,之所以这么说,缘自这位宝妈动不动就在群里发个贴“根据孩子两个博士舅舅还有博士姑妈表姨说,孩子从幼儿园大班开始学英语是最科学的。”甚至有天连那个孩子在回答其它宝妈一个简单时都引经据典“根据我博士姑妈说……”,天哪,赤裸裸的“炫富”,不知道生活在如此环境的他内心真的感觉快乐吗?

令我感觉颀慰的是,孩子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了,出乎意料的拿了个“双一百”,想起期中考试时得了两个98分,我们开玩笑问他怎么不考100分时,他狡猾狡猾地说,“老爸老妈,我现在不考100分是为了以后的进步,如果现在考100分,以后如果考不到就算是退步了呢。”真是可爱又机智的回答,真佩服他的小脑袋瓜。

写到这里,回读一遍,发现自已竟还是没有脱出应试教育、唯分数论的窠臼,只是和他人相比,我只是在尽可能地给孩子多一点的自由成长空间,让他肩上的压力来得慢些、更慢些。

本想是写些自已这几年的心路历程,可写着写着主角就变成了儿子,天哪,只能搁笔,不愿晒娃、害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