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谦虚些吧,别活成了“人精”其他啥也不精

谦虚的心是好像野草小花的心,不讽刺外面的天下,也不在乎天下的讽刺。
—— 林清玄

文 / 左叔

看了一眼今年“新人”的公示学历,内心里暗暗庆幸“幸好老子生得早”,否则估计连门槛都摸不着。

这一两年,“内卷”的严重程度其实挺超乎想象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在我看来,“清北”的毕业生们学习能力那么强,钻研劲头那么足,留在高校或者科研院所里好好做学问多好,破解一些“卡脖子”的核心技术多好,将“扛旗打伞”“扎根基层”的打杂活留点给我们做做,何必要跑来跟我们这些“大差不差”的高校毕业生“抢饭碗”。

可是,这一两年越来越多的“清北”毕业生,愿意在十八线小城谋一份“饿不死撑不着”的差事,让我对外面一线城市的职场竞争产生了更加“敬畏”的心态,也庆幸自己不在“35岁前还没有转岗去行政管理层”就有可能被淘汰出局的“大厂”。

人到了某个年纪之后,“前浪”的危机意识会不可避免的与日俱增。想想也是,新来的同事里,今年绝大部分还是90后的新人,明年估计就要看到00后的新人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学历或履历拿出来都是漂漂亮亮的,个人技能也是修得圆圆满满的,跟他们一比,整整大出了快二十来岁,这么多年除了“人精”了点,啥本事都不“精”,想“不服老”都不行。

就个体感受来看,我在这一两年里,能够明显感觉到知识迭代的速度在加快,知识与知识之间的关联度不像过去那个紧密。过去可能勉强还可以凭着“已知”来解释“未知”,现在概念与概念之间常常都是“断崖”式的隔绝关系。遇到一个热门的“新词”,不去搜索了解一下,不去耐下性子做点功课,可能会绕在云里雾里半天出不来。

有心想跟上,无奈能力和精力不允许,当然在“温水”里呆久了,失掉了警惕之心,常常一想“图个啥”接着就犯懒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还有就是失掉了一颗谦虚之心,想想这些“毛头小伙子”和“黄毛大丫头”刚出社会能懂得啥啊,加上偶尔也会看到年轻人失手一两次,更觉得他们太毛糙尚不可委以重任或者撑住事情,只知道拿他们当”小屁孩“看,从来没有想过其实他们也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久而久之就大意了,一转头人家已经超过你一个身位了。

我其实是“焦虑”的,对于未来也持相对“悲观”的心态,总觉得现如今某种看似“安稳”的环境,会在我所余不多的“劳动年龄阶段”里被打破。面对未来的“不可预知”,我除了希望自己能够“人精”一点之外,还能够有一两项适应新形势的“长技”傍傍身,谦虚些多向身边的年轻人取取经,哪怕是学一两个新词,也要给自己一些“跟上了时代”的心理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