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偶然并不偶然,它是必然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文 / 左叔

有几年,我特别想去南京工作。

可能是因为读书在那个城市,也有可能是因为当初入职的时候,允诺的一些条件与南京这个城市有关。虽然最终,我认识到了现实的残酷,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幼稚,但南京仍旧是座心头上的城池。

关于南京的“执念”,是几时放下的,契机是什么,我不觉得有某个关键性的事件。而是人生走到了某个阶段,忽然就意识到自己握在手中的、可以争取的筹码变少了,没有可以不留退路、直接“梭哈”的机会了。

我调整了因为“执念”而被打乱的生活步调,成家立业、结婚生子,却仍在时刻担心自己因为不再拥有“执念”,然后变成自己并不期待的样子。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南京”不是一座具体的“城池”,而是自己想要“成事”的一颗心。

后来,我将与南京的故事写了文字发在豆瓣的日记里。又隔了一段时间,这篇日记被豆友不停地“转赞评”,最后被编辑发现,与此相关的一系列文字集辑成了一本书。

这个过程,特别偶然,但又好像有些必然的因果。

偶然的是它在没入人海、不抱希望的时候,被某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手,给打捞起;必然的是,自毕业起就一直不停在写的状态,一种不管不顾有没有读者,会不会变现,依旧在写的状态。

经历了这件事的“激励”,我自然多了一些“非份”的期待。现在回头去看,反而在那个阶段,单纯书写的状态是让我觉得舒服的。在那个阶段,对于我而言,它只是纾解自己困惑,让自己得到解脱的方法而已,没有期待过,也就没有患得患失的心态了。

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国女作家、诗人赫塔·米勤曾说,偶然并不偶然,它是必然,而且是一个圈套。人会因此而变得迷信,这正是偶然的用意所在。

迷信?!人活世间,如果没有一点点“谜之自信”怕也很难吧。明明知道,那是圈套,但依旧期待这些“必然”给自己赋能加权。

我不相信人没有自知,看不见个人努力与最终结果之外的不确定性,只是面对某些遗憾,我们需要一些籍口来安慰一下自己,让自己能够从患得患失的状态中放过自己。

这样的迷信,并非一无是处。我相信一个人心心念念、求之不得这件事,也并非全然都是遗憾。

恰好是因为“偶然”还没有变成“必然”,一切在等待我们进入那个“圈套”,然后将那些你所期待的,以它本来的面目让你看清,或者是以另外一个形式归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