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完美的爱永远都不是迁就和伪装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一)
哥们打来电话,问我,你到底对我老婆做了什么?
我无辜,解释说,我没做什么啊,你知道我从来不碰朋友妻的。况且,我还是性冷,你应该放心的呀。朋友说,不是,是我老婆从北京回来,感觉换了一个人,她感觉好像开心了很多,还有,我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她。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我一边在阳台抽烟,一边案件重演,我们这几天都在加班,并且都是一群男人活动,除了吃过几次饭还真没什么?所以,我直接问,你老婆到底怎么了?
哥们说,她说了很多我之前不知道的事,她以前不是这样的,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张嘴闭嘴都是你,你到底做了什么……我又点了根烟,坦白,我就请她吃了几顿饭?
吃了啥?电话那头又在嚷。
腰子、肥肠、卤煮和干锅鱼杂……
擦,她可是从来不碰内脏的啊,她说腰子膻、肥肠肥、卤煮腻、鱼杂腥啊……
我说,不啊,她很喜欢啊,你不知道腰子和鸡屁股才是美食里的国王与皇后么?她吃得可欢了,像一个英雄……哦哦哦哦哦,我知道了,谢谢你,大雄。他挂了电话。

完美的爱永远都不是迁就和伪装

(二)
我不知是食物改变了性格,还是性格改变了食物。
我也不知你有没有听过这么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关于面条的。一对夫妻在50岁之后回忆起彼此的爱情,不约而同提到了面条。
男人说,“我这一辈子就只记得她的面条了,各种面,炸酱面卤面炒面意大利面燃面烩面臊子面,这感觉太痛苦了,我吃了太多的面,我们之间几乎所有的风景都和面条有关;我们每去一个地方旅行时,她一定会先从旅游攻略上找出必须不能错过的面馆;我们每次外地旅行回来登机,除了给朋友的手信,就是各种当地的面,最让我不可思议的是,有次我们去日本,竟空运了八箱面粉回国……
而女人呢,同样很痛苦,她回忆起过去的大半辈子说,“我和面粉打了近乎一生的交道,我每天都很痛苦,痛苦如何把面做出不同的口味,你知道么?每次想到面条我死的心都有了,但是我知道他爱吃面,不然我们两人为什么最后还开了个面馆呢,而且开面馆的事也是他提议的……
而实际的情况是,男人其实根本不喜欢吃面,他之所以开面馆,就是不想独自一人面对不同的面,而女人呢,也最烦做面条。这矛盾一直持续到最后,男人实在受不了,才对女人说,其实我并不爱吃面,只是因为你一直在很用心的做,所以我才一直配合你,我不想辜负你。
那刻,女人也得到了空前的释放,说,其实我也不喜欢做面条,我以为你爱吃,所以才做。事实上,男人确实是因为面条爱上女人的,他记得第一次在同学家做客,女人当时做了一碗清汤挂面,他第一眼就喜欢女人了,但不知如何表达,就说自己最爱吃面,其实,他爱的是做面条的女人。
而为了维护彼此的感觉,也为了坚守自己第一次认识对方时的形象,男人一直说自己喜欢吃面条。于是,这个故事就好比程序中的BUG,在莫名其妙的“共识”中死循环下去,如果不是一次交流,他们甚至无法理解对方。如果不是那次坦白,他们几乎都还深陷面条的幻觉之中,直到带进坟墓。
他们其实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尝试这个世界不同的味道,这个故事,让人心塞。本来可以更加美好和精彩的爱情在他们彼此双方的迁就和伪装里白白耗尽。

(三)
从认识到相约,从相遇到相知,在爱情中,确实有很多类似的情况。
这样的情况,都因为想成为对方心目中的你,而不是真实的自己。而在整个恋爱中,因为你过得很不自我,所以你闹心。
这让我想起身边的姑娘。有一个姑娘,其实她属于机车少女系的,她很ROCK,也很燥,但她男人是美术学院教授,为配合对方想象,姑娘的日子过得装逼极了,只有洗澡的时候才偷偷抽支烟,只有男人出国的时候才去溜出去喝几杯,平日每天还要给男人做课件,后来她实在受不了了,终于有次,大半夜从家里跑出来,和我一哥们约炮去了,我那哥们也是艺术家,哈哈哈,这个梗很诡异,我那哥们是做街头涂鸦的,结果两人在天桥底下啪啪了整个北京的午夜,在这个故事里,我最佩服的是,这位姑娘第二天还准时把自己老公的讲座课件完成了。
我有一次问她,你这么做,对你老公真的好么?姑娘告诉我,我其实还是爱他的,但我太累了,大雄,你知道的,我要喘口气。
我说,你明明可以直接告诉他你想做什么,难道爱一个人,不就应该接受她的全部么。
姑娘想了半天,“不行,我伪装得太好了。我要保护他。”那瞬间,她像个英雄。

(四)
你拥有爱情,还是你装着拥有爱情,这是一个哲学问题。
我想起T,在我大三前,我经常去西站约她,恩,没错,就是过街天桥下来那家,永和大王。
其实西站离我和她都不近,我们每次约会都要坐两小时的公交车,我之所以约西站,是因为我们都是从外地考到北京的,她从湖北考到北京,而我从广东考到北京。我觉得西站是值得我们纪念的地点,从高中时期漫长的笔友阶段到大学的见面阶段,西站是我们第一次相见的地方。
但,如你所知,北京西站一带是压根不适合恋爱的,所以每次约会,我和T就只能在永和大王吃个便饭,然后逛中华世纪坛,最后往军事博物馆一走,基本就一天了,而且,整条路线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T每次都腿疼,她走不动,就想找地方停下来,但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让我们休息(周边很多都是军事禁区)。而我呢,为表示我对这段感情的专一,每次还都约西站。
我实在太有心了,因为她是武汉人,我当时还很在意一种植物:樱花。每年四月,我都带她去玉渊潭看樱花,因为一个在武汉大学念书的朋友告诉我,樱花节是武汉大学一个很神圣的节日。每到四月的周末,我们就早早从学校出发,去玉渊潭。我当时怕T同学起床太早,会饿,还特意给她带了豆腐脑,恩,就是北京卖的那些打卤的豆腐脑。
我把每次见面布置得天衣无缝,有时甚至都把自己感动。

(五)
大三那年,T同学转学去剑桥。我们决定见人生最后一次面,当然,我约的还是西站。
她当时就急了,你就不能换个地方么?北京那么大,你就只知道西站么?我们在电话里吵起来了,很多年后,她去教委上班后,她还特意因为这个事情和我道歉,但那时,我们真的就在电话里吵起来了。她说,你知道么?你做的一切都特别无聊,别人谈恋爱可以去很多地方,而我们就是西站到军事博物馆那一带各种绕。
在电话里,她和我说,她回想起我的全部,没有一件是她喜欢的,整个爱情对她而言全是败笔。她那么努力来配合我,她真的很累。接着,她最后一句话直接把我秒了:“武汉大学的确有樱花节,但你知道我对樱花花粉过敏么?每到四月我都要准备消炎药,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你没看到我每次见你都戴口罩么?还有,你别再给我买什么豆腐脑了,我们湖北人虽然在长江北,对你们广东人而言是北方,但我们吃的豆腐脑都是加白糖的甜的,你每次买的那些打卤的豆腐脑我都吃不习惯难道你没看出来了……
不要试图泡湖北妹子,电话那头,我瞬间被KO。最后,我当然没有去见她,甚至在后来,她给我道歉时我也呵呵呵假装无感。是的,在那次最后的对话里,我尊严扫地,一无是处,我的第一次认真的恋爱就这么瓦解了。我当然恨她,所以后来,我泡了她的师妹,并且让她知道。
现在想起,我真是一个很渣的男人啊。

完美的爱永远都不是迁就和伪装

(六)
回到正题,我想说的是,热恋中的男女好像都经常为了配合对方而做一些事。很多爱情一开始,就是委曲求全的调调。在爱情里,男人特别在意的是仪式感,他以为女人在意仪式,所以总在刻意制造仪式感;而女人呢?为了男人的陪伴,极少表达自己,她们只会一次次说,随便,你安排就好;而不会真正表达自己内心。
爱,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当然,也不是靠迁就和伪装就可以保温。
后来,当身边有朋友计划要开展一场恋爱时,我都会告诫他们,不要管对方爱不爱你,能不能接受你,一定要让对方知道真实的你。因为,你很累,一时装逼可以,一辈子装逼就真的让自己成傻逼了。
回到开头,我特别想对我哥们说,其实你老婆一点都不文静,而且你老婆很好色,而且她还特别喜欢SM,她每天都幻想别人用皮带抽她,她觉得真正的爱就是暴力,所以,她一直想找一个能制服她的男人,还有就是她的酒量比你我都好,还有还有就是,她特别不喜欢你对她太温柔,她有时觉得你太娘了……好了,我说的太多了,但最后我想说是,装逼的爱情往往很难有好的结果,还有就是,其实很多时候的出轨都因为婚姻中的彼此一直在扮演对方心中的形象的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必须出轨好喘个气……
爱一个人,就让他/她做真实的自己,尊重人的本能,毕竟,真正完美的爱是容不得半点迁就和伪装的。

一日情

文字/小日 图片/雁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