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岁月不曾饶过百般努力的你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00:00/00:00

文图 / 左叔

你最近胖了,是那种节制饮食、跑步有氧都无法阻挡的膨胀。虽然你心里知道这一颓势无法阻挡,但为了它晚一天到来,你付出过很多努力。三年,四双跑烂掉的鞋。然而,懈怠会先反映在体脂秤上,尔后是曾经沾沾自喜小尺码的衣衫,再然后是再有雄心也无法振奋起来基础代谢数值,将它视为“岁月的包浆”的认命心态。

四十岁了,已经不再是空有一腔愚勇的年纪了,但并不代表“不惑”这件事情真得会降临。虽然明白了,“但凡有才华的,如此努力早该露头”并非是一句讥讽的话,但是啪啪打脸的不仅是现实,还有自己回首望去的那一番折腾。心里大概会仍有不甘吧,于是人就如同履带上的传动件,拖着油腻的肉身停不下来。

大学同学群里有人张罗着聚会,毕业快二十年了,好像终于有个理由聚一聚了。可是,留在省城工作的那几位议事的最终也未能聚全,原因大概与你内心真实的想法是一致的,缅怀过往未必是对眼下的现实最好的纪念。前东家快散了,近来陆陆续续被加到各种群里面,四溢的缅怀之心鼓躁着,可是不想回顾往夕的还是大有人在。

人生不值得因为“烂事”而磨损,自始自终你都是一直朝前看的姿态,成败得失、旧爱新欢,挥挥手就作别了,从来也不会觉得惋惜。你有你这个星座不太常有的习性,不贪恋过往。对于过往,你一直有一种莫名的羞耻心,来路如同肚脐一般隐秘,既缔造了如今的你,也是人生里的一道伤疤,你不会轻易拿出来示人。

然而,还是会有东西会戳动你藏得很深的部分,在你经历岁月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内心上开了一枪,没有流血,但却有一道弹痕。你检视它的时候,其实也在怀疑,这道弹痕是旧时岁月留下的伏笔,你以为它愈合了,但实际只是没有等到它再度发作的机会。很多事情挥挥手就作别了,但事情仍在哪里,别不别都嵌在岁月里。

一个人去看《后来的我们》。最后几幕,听得见影院里有人在啜泣,小情侣或者是中年夫妻,鸡贼的亲情催泪大法掩盖了遗憾造就的伤感动因。你闭上眼睛,静静地摒住鼻息,这是你一贯有效的情绪管理方法,可是它这一次并没有奏效,脑海里面翻涌着出一些过往的片断。你以为你忘记了,但事实上只是你不愿意想起。而在此之前,你一直疑心自己的“失忆症”,靠着同学群、老同事群里的支言片语努力“自医”。

在电影里,你意外地见到李剑青站在地下道里唱《匆匆》,既意外又理所当然。那几年,他跟着大哥李宗盛做纵贯线的演唱会,你见过他的名字印在纵贯线唱片的文案上,后来听到这一首《匆匆》觉得大哥后续有人,再后来听到其他不失水准的作品,更觉得“此人不红天理难容”。然而,他依旧没有你预想的大紫大红,本份地做着音乐,如你所见,客串着不重要的角色,帮衬着别人的作品。

有那么点点像你,不是么?“那些褪色青春梦,普通得不能再普遍,你肯定懂……”。你曾努力地想证明自己,到最后却一直未曾抵达你想要前往的领地,在这过程之中你并没有迷失掉什么,只是岁月不曾饶过百般努力的你。你拥有了一切,却失掉了自己。你在豆瓣上给了《后来的我们》四颗星,写短评的时候,你说“有一颗星星送给地下道里唱歌的李剑青”,其实是给你自己的吧?

你觉得这脑海纷纷扰扰的东西郁成了一团,怕日后“失忆了”想要记下来些什么,可是落了笔仍旧是支离破碎的片断,零零碎碎凑不成一篇文章。你努力回想电影里面的画面,居然是小晓努力想要留在生活里的那一张破沙发。你想,如果用这张沙发的照片来配这些无人阅读的文字也不错,可是你努力地寻遍了网络最终并没有达成。它对于你很重要,但对于很多来人说,可有可无。

感谢网友关阳提供此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