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如今所得皆为天赐,故而见人努力便觉惶恐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文图 / 左叔

最近迷上彩铅,工作之余也会抽出时间来涂涂画画,起初只是觉得自己在人间烟火里面穿行,日子过得混沌,心境变得浮躁,迫切需要有一件只有投入专注才能做好的事情,能够让自己沉下心气。时间久了之后,更觉得这一剂“安慰”疗愈作用强烈,因为“心定才能手稳”,所以一笔一划落定在纸上,心底自然也就澄澈起来。

偶有自认比较得意的习作,便会拍照发在朋友圈里与人分享,圈中好友多半也会给我鼓励的点赞,想必他们也猜出来,我还有诸多画残了没有贴出来的习作不好意思见人。当然也会有绘画领域比较专业的朋友给我一些指导意见,比如下笔时要果断肯定,越是犹豫急迫越容易剑走偏锋。对于这样的意见,我的心态是开放的,这大概就是“玩票一把”的好处,自认不是“专业”之后,便有了抵赖偷懒和自降标准的籍口。

估摸与我年纪相仿的人,幼年时接受的教育多半都是应试模式的。除了能够解决命运问题的学业之外,父母无力顾及我们想要“自我实现”的其他想法。待我们成年为人父母之后,便开始将自己童年的缺失如数奉还在自己的子女身上,有时候这种偿还的心理过于强烈,强烈到全然不顾孩子自我的意愿。如果时光倒流回从前,换作自己身处儿女的当下,或者就真得未必能将这些想法当作怨念了。

送女儿去学画画,是在她涂鸦完老房子的几面白墙、屡次教育仍然不知悔改之后,心想既然她如此念念不忘,不如给她一点相对系统的兴趣培养,以免日后再走自己的老路。这此年,我凭着一时兴趣,陆续自己摸索了出网站制作、平面设计、音视频制作剪辑等技能,一度还自鸣得意地标榜“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然而细细想一下,其实没有一样是真正拿得出手的。

若干年前,我偶然间在打开网页的浏览器“查看源文件”菜单按钮中窥见了网络世界的隐秘和特殊语法,就不知道借助哪里来的神通自己摸索着做网站十几年。可是随都着web站的不断衍进、尤其是手机端的应用不断更新,面对小程序等诸多需要代码才来实现的功能时,我这才发现基础不牢所带来的困境。换句更直白的话来说,就是老天给我的“小聪明”在更加专业化的当下已经不够用了。

这几年,长久独来独往的我多了一些与人的合作,也结交了潜心于某个领域,不断努力强化直至专业的人,他们让我更加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过往之中的疏失。我自己的问题是喜欢的面过于宽泛,但每一个类项都是停留于浅尝辄止的阶段,一旦遇到需要努力的才能更进一步的地方,就开始以“玩票”为籍口放过自己。比如诵读主持这个领域,我自认在实践中磨出了不怯场、重视观众反应的状态就好了,其实想想最基础的普通话发音问题直至今日也没有解决好。

这一两年,我也知道将专业的事情交给更为专业的人去做,但让我做出改变的推手并非我意识到自己的弱点,而只是时间和精力成本不允许我兼顾更多,也没有精力和勇气在一把年纪之后潜下一颗浮躁的心从头学起而已。然而见到身边人努力,我还是有一颗惶恐自卑心。我知道,跟着别人身后,手把手地教的确是条捷径,而且能够少走很多弯路,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一直困守在自己摸索、耗费元神的不归路上。

身边其实不乏半路出家现如今也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鲜活例子,可是每每看到他们利用身居高位、地处中枢等资源优势,拜在名师门下辗转于各大沙龙社交活动之中便觉得不自在。同样是见得旁人的努力付出,同样会心生自卑惶恐,但我仍然会期待自己能够有纯粹一些的出发点,也期待在能够找到值得努力学习借鉴的落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