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对不起,“暖总”正在休婚假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王茹佳,启航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社工

文 / 左叔 & 图 / 米饭

知道有王茹佳这么个人大概是五六年前的样子,当时好像是透过在义工联做社工的朋友知道有个做青少年成长关怀的小姑娘。后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机缘就有了她的微信[我们先加的微博不是么~]。她的微信昵称是一连六个字的“暖”,不知是太绕口还是怎样,反正朋友圈里大伙都称她“暖总”。

本没有太多交集,无奈城市太小,我与她就这样陆陆续续在街面上和其他朋友聚会的场合碰过几回。一张圆圆的笑脸,上面架着副眼镜,态度很随和的样子。印象最深刻印象的一次大概是晚上七八点的光景,南洋某24小时营业的连锁洋快餐的二楼,她同一群人拼了桌子边吃边聊,看起来像刚忙完工作的加班餐,但看到一群人摊开本子又写又画,那感觉更像是在开会。

当时我心里就浮起了一个问号,社工有那么忙吗?

这一期的选题策划恰好有社会工作领域采访对象的需求,截稿时间又比较紧,我第一时间便想到了活跃在“朋友圈”里的王茹佳。微信里联络她约采访,结果她回复正在休婚假最早也要在截稿当天才能赶回来。可我明明记得她在朋友圈里晒婚纱喜宴大概是去年夏天的事情。当我将疑惑抛给她的时候,她回复我,婚的确是去年结的,可是工作太忙了,假一直拖到今年才休,因为再不休掉就要彻底“作废”了。

于是,我们就隔着微信用语音从休假这件事情开始聊起。王茹佳的先生在银行工作,休假需要列计划且逐级报备的,所以这迟来的婚假原本是“有计划”的。只可惜开了年之后,王茹佳手头上的工作就没有停过,而所谓的“有计划”婚假其实就是订了两张去云南的机票、选了一间旅馆,什么攻略也来不及做,到了酒店也就是倒头就睡。临出发的前一晚,她还在加班赶“标书”,若不是有同为社工的小伙伴出手相助,将最后的打印装订的工作扛了起来,她估计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一大早七点就出发的航班。

她所在的太仓启航青少年事务中心是一家以承接政府和相关单位青少年社工服务项目为主业的社工机构,也是这几年太仓“政社互动”这块社会管理创新品牌的亮点之一。在精简政府机构、剥离行政体系、提升服务效能的大背景下,政府通过采购社工机构管理服务来延伸社会管理触角,而政府的采购经费则是社会工机构的主要收入来源。于是一份好的“标书”不仅仅能为社工机构能够赢得项目机会,同时也是展现了社工机构面对社会管理创新发展需求的专业思考。

可这“标书”想要做好并不容易,去年办婚礼前她也在忙标书,一连加班一个礼拜,用她自己的话来形容,那就是“感觉忙完200多页的标书好像写了一本书”。弄完标书,她回家睡了一天,第二天一早被拖起来化妆。婚礼跟妆的老师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皮肤渣成这样,跟一周前试妆根本就两个人嘛”。没有办法,她就这样脸上浮着粉把婚礼操办完。关爱暑期青少年为主的“暑托班”活动就要拉来帷幕了,诸多事情和流程还没有理顺,她觉得这婚假只能是往后再推推。

我其实一直有怀疑这样的忙碌是阶段性的,而在王茹佳的口中这样忙碌的状态却是常态,他们“启航之家”的十几位社工几乎都是这样的工作状态,她自己的话来说,我们这儿最多的就是“拼命三娘”。她也不知道如何具体事例来应证“拼命”这个字眼,她只是觉得自己在这几年里迅速地成长让她意识到经历的事情成全了这一切。

她回忆第一年刚做的青少年事务社工的时候几乎是摸着石头过河,自己连行政职能部门之间所谓的“条线”都不知道,遇到需要借助职能部门之力才能解决的项目,自己却是“链接资源”能力不足的状态,到现如今能够与经常合作的政府机构保安叔叔、门卫大爷混到脸熟,不必再看工作牌就能顺利通行。在这过程之中,王茹佳和很多同龄人一样扛起过在工作上遇到的无数个“烦”。

于是王茹佳而言,这种“烦”有时候是精力上的空耗,有时候是事务性工作的琐碎,然而这些总敌不过在面对工作对象时的“暖意”。她在工作中接触过很多青少年,他们有些出生寒门、家境堪忧,有些轻狂失足、走过弯路,有些性情冷漠、孤僻乖张,尤其是社会矫正工作对象,从刚接触时的排斥生涩局面,到后来的良性互动,孩子的每一点变化都让她心暖意。

有些项目因为服务对象是流动人口的关系而不得不中断时,王茹佳心中其实仍会有一丝牵挂。偶尔在朋友圈里看到对方发布新的动态和近况时,她总是会去点赞留言给予关心和鼓励。她依然记得几年前,社工们给一个曾经服务过的孩子发生日祝福短信,那个孩子回复了一句让她觉得揪心的话。那孩子在短信里说,谢谢你,这世上还有人记得我生日。

在王茹佳看来这句满是泪点的话,既是对自己工作的肯定,同时也是一种有力的鞭策。那孩子通过社工服务接触感受到来自社会方方面面的关爱、帮助和支撑,然而因为离开了太仓,中断了服务,可能伴随在他身边的社会支持系统就会变得很薄弱,而摆在孩子成长面前的道路就有可能变得坎坷不平。

我其实还想跟王茹佳探讨一下,到底是怎样的职业获得感在支撑着她或者像她一样的社工以忘我的工作状态投身社会服务,然而即便是我隔着微信语音,仍能听出她喉咙里的倦怠嘶哑。我内心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对不起,‘暖总’正在休婚假”。

是的,于我而言,也许一个不能深入的采访或许无法全面展现有血有肉、撩人心弦的诸多细节,读者也会因为无法感同身受、有所收获,可是我觉得这样采访到此打住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对于“暖总”王茹佳而言,这个假期应该只属于他们极为难得、不被打扰的“二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