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00:00/00:00

文 / 苏小旗 & 图 / 胡孜楠

1

2005年,我们在这座小城买了房子,首付16万。婆家出了两万,我们的公积金提出两万,我们的积蓄两万——其实工作四年后光我一个人的积蓄就不止两万,但是2004年挣的钱我基本都给了我妈,让她先在东北买了个小房子,轮到我们自己买房子的时候,能拿出来的,只有这么多。

剩下的10万,全部是同事们帮我们凑的,我们没开口跟同事借一分钱,她们你一万我两万地给我们凑了10万。甚至后来还有同事偷偷跟我说,如果钱不够她可以瞒着老公借我两万,虽然后来我没借,但我依然十分感动。对于这件事,我一直记在心里,从来不曾忘记过,而关于我同事们的好,以后我会另外开笔。

不管怎么样,我们终于买下了属于自己的房子。然而装修也是一笔巨款,好在那几年我一直在教高三,补课费和高考奖多少也可以对付一阵子,毕竟以我们的经济实力,也只能简单装修而已。

那时候我混论坛,“左边频道”是当时最文艺的小圈子,然后有一次我看到坛友蓝色海岸线发了个贴子,说是她们要搞一个义卖活动,活动上筹集的钱都会捐给一个患了脑瘤的女孩。我不认识那个女孩,但我在这贴子上知道了她大致的情况。

她是常熟人,大学毕业后到苏州打工,跟男朋友租住房子,跟每一对初入社会的年轻恋人一样过着平常而又甜蜜的生活。但是后来她得了脑瘤,家在常熟农村,无力支付巨额的医疗费,公司里的人为她募捐,论坛上的朋友为她募捐。她的男朋友一直在陪伴她。

那天晚上我跑到她的博客,文章很平常,也没有什么文采,但我的心依然受到了很大的震动。她与男友,我与徐老师,我们一样是离开家的年轻人,用努力工作来对未来的生活许以期待。她所有的感受,我都有;她所有的期待,我也有。

彼时我们装修到了贴墙纸这一步,墙纸店的老板是个特别有趣儿的人,到后来我们就成了朋友,等墙纸到货了,他因为我们的交情又特意退给我一百块钱。第二天我拿着这一百块钱就跑到了农业银行,把钱打到了那姑娘男朋友的帐上。之后我依然是跑装修忙着教高三,偶尔会关注一下那个姑娘的近况。那年冬天,她去世了。博客上她男朋友说,因为父母没舍得将她火化,便将她葬在了自己家田地边上,为了不被人发现举报,甚至连坟都没立。这是我对这件事最后的印象。

来年春天,我们已经住进了新房。某天,我发现那姑娘的男朋友居然跑到我的博客上留言了,他说他替她谢谢我,尽管没能挽留她的生命,但他们依然感恩。我惊诧极了,我甚至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那一百块钱是我捐的,然后又拐一个多大的弯才辗转到我的博客,留下这些话。其实当时的感觉不仅是惊诧,也杂糅着很多我说不出来的感受,已经十年过去了,那些感觉,现在依然有。

2

2007年冬天,糖小姐还在我肚子里,当时因为一直以为是个男孩,所以一直称呼肚子里的胎儿为“铁蛋儿”。那个学期,我们学校有个学生患了白血病,学校为他组织募捐。学生们都是捐十元八元,老师们一般都是五十块,我跟徐老师每人捐了一百块。

有同事跟我说,你们真有钱。我说,只不过我知道这钱捐给谁了,这比强捐,或者捐给红十字协会靠谱多了,我这也算是给铁蛋儿积德了。

其实你们别忘了,我们房子的首付借了十万外债呢,那时我们还剩三万没还,哪来的钱。但我还是那句话:这钱,我知道捐给了谁,作了什么用处,尽管结局极有可能是人财两空,但毕竟是拿去救命的。

2010年秋天,有人告诉我,当年与我们一同千里迢迢来到这座江南小城的一个计算机专业校友的老婆,患了白血病。我与这校友不熟,几面之交,他老婆刚满三十,孩子很小。我回家跟我妈说了这事儿,我说我给他汇300块钱吧,我妈说,应该。其实我骗了她,那天下午,我汇了五百块钱给他

后来我这校友发来短信,向我表示感谢,说等老婆好了一定要请我吃饭。我说我期待着那天,但我心里知道,这个病,往往是吉少凶多。结果也确实如此,即使后来做了骨髓移植,他老婆还是去世了。获知这个消息后,同年来的另一个同学打电话给我,会我一起去吊唁。我说我不去,在他需要钱给老婆治病的时候我已经尽力帮忙,现在人不在了,我也不会花钱给活人看了。

我说的是实在话。我知道我等不到那顿饭。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那校友也开始了新生活,大家都为逝者尽过力,而生者的生活也必然要继续,这就是很好的结果。

3

促使我写下这些回忆的,是关于罗一笑

昨天看到朋友圈有人转发的时候,我在文章里点了赞赏,但是赏不了,说是“今日赞赏已经到达极限”,所以就此作罢。但是今天事态却发展得极为迅速,朋友圈里一伙人还在继续分享,另一伙人在晒扒罗尔的证据,然后还有一小撮人开始为自己之前没有捐款的远见打马后炮。

我简单看了一下,关闭了朋友圈。

有人说罗尔靠女儿敛财,他不配做父亲,我不同意。

有人说罗尔在帮助“小铜人”吸粉,我不置可否。

有人开始扒罗尔的房产和婚史,我持保留意见。

因为作为成年人,应该知道的最起码的道理是:每一件事,都不是平面的、二维的,而恰恰是立体、繁复的,甚至每一个微小的方面都会互相产生作用的。单单只揪住其中的某一点,可能都是片面的。

当然,更多的人愤慨的是,哪怕每个人捐献的钱不多,但那么多人捐钱,每天罗尔也会进帐五万元。钱,无疑成了大家最关注的对象。同情,羡慕,甚至嫉妒,进而抓住其中一点继续深挖,这些都是人性,人性有多善就有多恶。于是昨天还在积极为罗一笑转发的人,今天就已经开始因为罗尔被扒而口诛笔伐。

孩子的病情是真的,钱是真的,但是你的行为,是幼稚的。

这个幼稚,不是体现在被骗,被利用,被煽动,不是如墙头草一样被东南西北风吹得随处转向。而是你没有立场,没有原则,而是你的心不定。

是的,朋友圈经常会有关于“轻松筹”的转发,其实经历过郭美美的中国红十字事件后,大家对于捐款已经十分谨慎了,我也是这样。若看到是朋友转发的,与他有关系的,我会先求证,然后捐款,不多,每次10到50块。我捐的最多的,是一次一个朋友发起的为救治一位残障儿童的捐款,我捐了一百元,因为这个朋友就工作在特殊教育学校,那孩子是她的学生。而其他我不能确定的,我不捐。也曾经有朋友让我在朋友圈里转发关于救助孩子的内容,我婉拒了——我自己可以捐钱,但我无法用我个人的名声来保证这内容完全彻底的真实性,所以我对于自己认可的,会尽心意,但我也只能代表我自己而已。

4

捐了就捐了,我从来不会说,就算是捐款的时候也不会留言。首先每次10到50块钱,数额不多(我的实际生活情况也不允许我每次捐献很多),即使是被骗我也不心疼;其次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断,我基本了解了被捐人的情况,知道自己的钱干嘛用了。当然,话说回来,如果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也不幸发生这种情况,那么我转发也必须是义不容辞的,因为我已经可以用自己的名声百分之百地进行担保,而不会让任何一个因为我的转发而捐献的人白白付出善意(呸呸呸不吉利)。

所以,你应该考虑,面对罗一笑事件,你是不是可以选择沉默。是的,钱是真的,也许真是罗尔与“小铜人”互相利用,也许是有人眼红,有人之前与罗尔有嫌隙,但是,孩子的病也是真的,而你,并不是知道全部真相的那个人。这件事,也许并不需要你的评判与挖掘,如果你付出了善意,有了被骗的感觉,那也要反省这是自己之前未加仔细考量的行为,而更重要的是,你付出了善意,你自会得到你的福报,而讨伐和围剿,凑上去踹一脚又吐了口唾沫,再恶狠狠的离去,这没有任何意义。

善良与同情,自私与狭隘,它们一点也不矛盾,完全可以并存,在一个人身上,在一群人身上,而重要的是,你更加看重自己的哪一点,更不屑于他人的哪一点。

不批判,不跟风,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愤愤不平。看到了,跟随自己的心,然后挥挥衣袖,就走了。这样就可以。

做了就是做了,捐了就是捐了,一切都是源自你自己的判断能力和感受能力,之后,就不值一提了,因为生活依然在继续,因为各人有各命,因为你自愿尽了心意,因为尽管这虽然很可能让我们看到了人性中可怕的阴暗面,但我们其实还是愿意付出善意,面朝阳光。

我始终牢记一句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如此,你自会得到你的福报。

支付宝打赏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如果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打赏作者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专题网站

最后编辑于:2016/12/1作者:苏小旗

苏小旗

苏小旗,78年生人,东北女子客居江南,凭心生活,听心写字,喜欢一切需要花费时间打磨的东西,是为情意。笃信“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愿喜欢。个人微信公众账号「苏小旗」:huanyan-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