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情流感:未问是缘是劫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This Photo @ LeftFM.com

香港的音乐人黄沾总让人觉得骨子里一种“跃马江湖道”的侠骨在,这样的感触多半是缘自他的经典作品《沧海一声笑》带给我们最深刻的印象,旋律虽不复杂,但却有一股子说不透,望不穿的大气在。然而他在“绕指柔”方面也是有经典作品的,陈淑桦《流光飞舞》中唱到的“与有情人,做快乐事,未问是缘是劫”,贴合了电影版《青蛇》的剧情同样令人印象深刻。其实仔细推敲推敲他的词作,用了“未问”而不是“莫问”,还是透出一股子“活在当下”的洒脱感。当一段不是可以看到未来的感情突然摆在面前的时候,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把“洒脱”二字放在心里面的。

最近虽然没有成为一个感情顾问,倒是做了一个最恰如其份的倾听者。不能从每个人心里面的道德感对一些事情做出对或者错的评价。世间很多事情也并非是非错即对或者非对即错的。而感情这种东西又是易耗品,保鲜期也许真得没有那么久。当下炽热并不代表不会“燃烧一瞬间”。这样看来,倒是把当下的情感表达致极,尽自己最大可能对这段感情认真,相信,想必日后回忆起来,也不有存留遗憾。然而道理虽然辩得明白,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过得了自己心理的那个关卡,沉重的道德感或者对于未来种种不确定的不安与惶恐。

是缘,是劫,其实只是辩证地去面对人生的林林总总磨历的心态。而这样的社会,匆忙的生计,让越来越多的人体味着“一个人怕孤独,两个怕辜负”的况味。这也许就是很多城市生活的人一直纠结,然而到了最终还是选择一个人独立生活的原因。其实每一段感情都是从“分分钟都妙不可言”开始的,但并非每一段感情都能做到“热情永不会减”,如果在心里下定决心要跟一个人走很久的话,至少要多给自己一段可以思考的时间,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还是对两个人的付出以及对周遭过于毁灭性的打击都是一个负责任的处理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