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消失的日子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最近过得有点闭塞,连新闻也不怎么看,北京下了一场好大的雪,只也是见着文字未见图片。一直担心着寒流过来,小孩子日子不好过。宝宝这两天有一点咳嗽,晚上睡觉一点也不塌实,有口痰在嘴巴里面就是吐不出来。不敢再带她出去了,季候风里面杂七杂八的东西比较多,小孩子吃不消的。弄了点梨,弄了点川贝,止咳的效果不佳,但是肚子变不好了,一天弄脏了很多尿布片。想来川贝应该和梨一样是泄火的东西,宝宝神经比较大条,从小至大未曾为湿了尿布伤心过。只是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便变得比较粘人罢了。

冬天,有太阳的时候,空气冷得很通透,街边行道木的枝桠修过一遍之后,透亮了很多,到处都感觉明晃晃的,街上行人又少,安静且明净了不少。昨天等洗车的时候,跑到附近的路边店去看,做学生生意的玩具店,里面堆满了“蓝采荷”淘宝店里面摆着的杂货,一些很可爱的小物件,价钱比她的店里面要贵不出少,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总归要多出来一店房租、水电、装修的费用吧。小东西很耗人,单单包装也是一件苦差事。昨天去的时候,实体店的老板便让裁纸刀划伤了手,在隔壁的药店里包了很久。每个人都有不易,只是为了更好地活着。

很怀念坐在阳台上,午后的太阳照着,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的时光,边上有茶点散出来的热气。奶奶戴着老花镜织毛衣,爷爷修理家用里坏掉的电器,妈妈帮宝宝剪指甲。日头慢慢地斜下去,光线暗下去,像舞台上那幕变拉成远景的场景,日子就这样忽悠地过去了一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草窝子,下面漫散着炉塘草木灰的烟火味道,温暖的,亲情粘稠地触及皮肤。我想起窗玻璃上凝着的水雾,想像它们的形状,然后给他们取不同的名字,看着他们在日光中消散。我想起在空气中飞舞的尘埃,在冬日里窗外投射进来的光束里飞舞,我曾经在舞台的侧幕处见过它们,然后就不再有留心过。它们连同那一些不会再有,也不会再去体味的日子,被视而不见,就这样了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