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静静地看我走完这过场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静静地看我装完最后一场

文图 / 左叔

在组织面前,个人永远是渺小的。选岗前一晚,我在微信群里扔了一句便去睡觉了。但我知道,对于很多人而言,那一晚的状态是胶着的。所有的岗位信息都是传闻、所有的排名顺序都是猜测,没有公示,也没有官方说明,对于心怀期待的人而言,确实难捱。

时间倒回一个半月前,培训中心组织了共计三天的岗前适应培训。除了地方情况介绍、转变心态课程之外,其实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内容。只是同一职级的互相认识了一下,并且了解了彼此年资、履历等粗浅的状况,并借此预估出自己的排位顺序。

培训期间便传出岗位调配情况,共计8人,看似拿出了10个位置,其实可选的余地并不多,除了前5个是机关部委办局之后,后5个分属2个有基层分局的机构,实质也就是7个岗位的余地。大家此前彼此经历多半相似,聚少离多的分居生活、高强压迫的工作节奏,面对需要值班、需要基层的岗位都觉得不好,但这样的方案其实注定会有人落入。

结束培训后并没有过多关注选岗的事情,一来知道大概的时间节点,二来内心里其实也认同开场交待的那句话。除了相信组织之外,其实也相信这一切远在我能力范围之外,倒不如抱着“车到山前”的心态,享受事未临头时的轻快自在。

三月上旬离职至今半年有余,最初计划的几件事情均已经告一段落,其间还受人之托做了一些文案工作,只是计划中的旅行一直未能兑现。知道大限将至,珍惜光阴的心态更加明确,庆幸的事是想读的书都读了,写作的状态还略有回升。

原先预估大概十月中旬左右会组织选岗,后来又遇上家人出差培训的事情,担心时间有冲突照顾不过来孩子,得知往后拖延的消息便觉得庆幸。十月中旬同城的其他职级选岗工作结束了,然后也陆续收到外省市的前同事们落实岗位的消息。这其间不断地有朋友关心我岗位落实情况,除了谢谢他们关心,我确实无法给出答案。

过完十月,原机构传又传出一些消息,十几年前“听得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那改革方案怕是年底要落实,常有“朝不保夕”感的原岗位怕是要变成国字头的“铁饭碗”,有人问我亏不亏。我心想,若是一心想升迁保位置,我还真心不离职了。既然走出这一步了,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考虑清楚的了。

真正让我心态起波澜的是接到确认档案分电话的那一刻,也不知道为什么情绪忽然就上来了,面孔发热、手心出汗,许久不曾有的状态,就像当年在家里接到了老师的电话说高考录取通知书到了学校。恰好在附近参加一个活动,顺道就去把字给签了。

一人一张纸的表格,十余载的光阴就凝练成几个数字放在上面。工作人员与我解释了一些相应的积分规则,我扫了一眼,拿笔就要签。他们怕我草率,提醒我再看看。我说了句,相信组织,就把字给签了。后来,听说其他人去签的时候,问了很多问题,比如岗位,比如排名,都没有明确的答复。也许是我未着一言的关系吧,所以他们反而谨慎起来,怕我心存异议。

其实是多虑了,白纸黑字的东西纵使有疏漏,也是有据可循的,不是我多扫两眼便能看出破绽来的,体制内的很多东西是制衡的结果,不是身陷其中的谁多说两句、多问两句便能够左右的,如果能够翻云覆雨那只手不是自己的,其实把它老老实实揣在兜里便好了。

签字确定档案分后,猜测选岗时日不久。心里也知道重要,怕与其他事情冲突,所以原来计划之中的活动都不敢与人敲定时间。趁着周末将受人之托的文案工作处理完毕,周一上午见无安排,下午就去电视台与导演和演员协调剧本修改,能往前赶的事情一概前移。

周二下午接到通知,隔天下午一点半直接选岗,并没有期待中的提前一天公示岗位、公示排名,说实话大家都有点惶恐,这感觉不知道比喻成旧式包办婚姻是否合适,但那种不明确的感觉确实让人不舒服。我在微信群里扔了开头时候说的那句话便去睡了,那一晚睡得还算踏实,第二天赖床到上午十点多,我也不知道能否归结于珍惜的心态。

周三跟家人商量让老父亲帮我接孩子,并没有告诉他们我去选岗。下午一点便到了会场附近,不是怕误了事,是因为有一场下周六的活动需要提前与人对接一些细节。处理完这件事再去会场,发现还是到早了。坐定后,便有人来倒水,絮絮地聊了一会,人就陆陆续续到了。没有大领导出席,一切从简,说明情况后也不互相回避便直接开始。

除了一个岗位有所变化,与传闻之中的大抵相当,积分排名与大预估的也没有多大的区别,体制有时候便有这样的好处,熟知它的规则之后,其实是可以预判很多事情的,但否能左右并不是小卒可为之事。拍了一张岗位安排的照片发在朋友圈,很多关心的朋友在后面缀言推荐,其实最终未选前预估的单位与自己最终选择的其实是一样的。因为留给我的只剩下两个选择。两者权衡,择其不值班而已经。

看似人生的重大选择,其实并没有太多变数,除了其间有一位排名靠前的出了会议室打电话征询家人意见外,其余人拿到那张便签了字。前后十五分钟不到,八九个人的后半生职场生涯便尘埃落定。组织方问还有没有需要留下来咨询问题的,大家都默不作声地出了会议室。下了电梯,人便四散而去。

从行政审批中心停车场取了车,便去附近的图书借还书。住在西郊出门一趟并不容易,能一并办了的事情通常都列在计划里。借书期间,给家人还有老领导各发了条短信,告知结果。出了图书馆,天还是阴阴的,风有点冷,迅速地钻进车里,开了空调,开了收音机,挂档、松了离合、倒出车位、拐出停车场,收音机里正在放了一首许巍的歌,我一加油门上了大路,心想开快点还能赶上接孩子放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