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海魂衫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孙衍

文/孙衍

每次去参加同学聚会,总是会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说好了以平常心看待一切,到了一起还是免不了比较。混得好的自然甘之若饴,出手也阔绰,混得不好的说起话来酸溜溜的,总是带着些醋意。当年长得好看的如今也老了,当年长相平平的却保养得风韵犹存。
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剔光了脸上的胶原蛋白,还原了每个人最初的本色。惟有命运,似乎早早就注定了。在那些懵懂的时光,仿佛就有什么在牵引着,朝既定的方向前进着。

青松是当年我们班上的班草,当然他也可以称作校草。当年我们班被称为帅哥班,远近闻名,引得那些职校的女生们经常过来扒窗户。据说当时班主任挑选新生时,不是看成绩而是看颜值,而这颜值的把关却是由班主任太太负责,此等恩爱一时传为佳话。
一众“校草”里,青松自然是当仁不让的头号帅哥,浓眉大眼,轮廓立体,留着一头林志颖的发型,走到哪里回头率都很高。
青松的父母都是老师,从小他受到的教育就很好,为人也很谦和,从不与同学发生矛盾。青松写字也好看,经常在中午的时候练习书法。如今,他仍然温文尔雅,他说自己承继了父母的职业,做着一名教书育人的老师。

唐汉是我们的班长,有一次在路上碰见他,已然认不出来了。如今的他中年发福,整个人像扩大了一圈。我在超市门口遇见他,他带着一个小女孩,匆匆走过。后来说起,原来唐汉高考失利,又复习了一年,后来终于考上了自己喜欢的专业,后来又考上了公务员,如今是单位的二把手。

梅是班上最漂亮的女生,记得当初刚入校时她并不怎么漂亮,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传说中的女大十八变吧,后来出落得亭亭玉立,娇俏可人。都说每个男人生命中都有一个叫梅的女同学。很幸运的是,我们的身边有了梅,自然也不缺少八卦,记得当时社会上流传有女生晚自习回家路上被歹徒劫持,梅还央求我们送她回家。梅说,我求你们多少遍,你们都不答应,像是巴不得我要出事似的。有男同学说,还不是你太高冷了,把自己包装成了冰雪公主,无人能靠近,还怕什么歹徒呢。如今的梅嫁作人妇,在家专心相夫教子,倒是令一众女同学很艳羡。

芸是我当年最要好的女同学,她仍然皮肤很黑,只不过当年的黑小鸭蜕变成了黑天鹅。那时候的芸相貌平平,总是和男孩子们混在一起,我就是她的死党之一,她总概叹自己没有遗传母亲的美貌。后来,有一次去她家玩,看到她的母亲,才惊为天人,她的母亲只是一个赋闲在家的家庭妇女,但烫着微卷的头发,皮肤白晰娇嫩,十指纤纤,你都无法想象那一桌好菜会是出自这双无瑕的双手。芸中途转到别的学校,后来出国留学,回来后自己开办了一家贸易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芸是那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女孩,至今她独身一人,她说,碰不到最好的宁愿单着,甚至她学电影里王彩玲的腔调调侃自己:宁尝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

最后大家都把话题聚焦到一个同学身上,那个同学叫俞,俞是那种品学兼优的学生,话不多,也很少参与集体的活动。但他潜心于自己的军事研究,或者说潜艇研究,俞的父亲是一名潜水兵,早早就过世了,是俞的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大。俞最爱游泳,他经常一个人跑到校体育馆去游泳,一次又一次地来回,旁若无人。只有学校有比赛的时候,他的游泳天赋才会凸现出来。每次参加比赛,他都会穿一件海魂衫,一件很少有人会穿的海魂衫,蓝白间的条纹,当他脱去海魂衫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时,女生们会失声尖叫。
当时,梅和芸都对俞有好感。有人开玩笑地问她们:“如果换作现在,你们还会选择俞吗?”
梅直截了当地说:“可能不会了,像我这种自带公主病的人,怕是无法接纳俞这种榆木疙瘩,我还是喜欢我现在的老公。”

只有芸沉默不语。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俞并没有来,俞在毕业之后,就去参军了,从此与大家失去了联系。我们还是从班主任老师那里得知,俞当的是海军,去的是北方某潜艇部队。他终究还是要了却父亲的夙愿,再次踏上劈波斩浪的征程。
有人问,俞后来怎么样了?有没有人联系到他?

芸仰着头,想把眼泪倒回去,但没有成功,眼泪还是顺着脸颊铺天盖地地流下来,在这样欢闹的场合,芸一下子显得那样不合时宜。

芸说:“我该走了,临走之前,我请求大家做一件事。”说着,她从包里掏出一件海魂衫,所有的同学都愣住了。这么多年,大家只要一看到海魂衫,就会想到俞,想到俞在游泳池里像鱼一样时而潜低时而飞跃。
芸说:“同学们,也许你们不知道俞去了哪里,现在,我告诉大家,他一直都在,他在天上看着我们,不,他在大海里,他是鱼,他是属于大海的,永远。”
班长唐汉看着哽咽的芸,从她手上接过那件海魂衫,将它举过头顶,说:“同学们,让我们默哀三分钟吧,为了我们最好最棒的同学。”

后来,我们知道,俞是在执行一次任务时光荣牺牲的,当时牺牲的还有其他几十位将士,这次事件虽然被严密封锁,但一直对俞的去向最为关切的芸还是通过各种渠道得知了。芸赶往俞的驻地,向俞的首长请求将俞的遗物带回。芸最终看到俞的储物柜里空空如也,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生活用品外,就是这件海魂衫,只是洗得有些发白了。芸将它带了回来,挂到自己的房间。她说,每次在街上看到有人穿蓝白相间的衣服,都会愣在那里很久,一直等到那个身影消失。

突然明白芸为什么至今单身,我记得芸说过,她第一次见到俞穿海魂衫的样子,“我才发现,他居然满足了我小时候对于一个男性的所有幻想,成熟、胸怀宽广,而且非常勇于接受挑战。”这句话是周迅初遇李亚鹏时说的,只有炽热的爱情,才会令人对一件衣服产生幻想。
所有的爱情莫不如是吧,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孙衍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