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旅行嗜睡症患者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旅行嗜睡症患者

文图 | 左叔

每一次旅行,都会无一例外的犯困。上了火车,安顿好行李,收拾好随身的物件,睡意便不由控制地袭来。整个人像就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蜷缩成一个皱皱巴巴、不易抚平的小团儿,在天地混沌、世间芜杂中载浮载沉。

获得了可以暂时从原先不可以左右的生活轨道上跳脱的机会,虽然是前往陌生未知的境地,但内心却拥有了久寻不得的宁静,我猜想,这是很多人旅行嗜睡症的根源吧。

本以为会睡满整整五个多小时的西进车程,但一个多小时后便在邻座手机中大作的游戏厮杀声中醒来。来不及抱怨永远只顾自己的同胞,便被车窗外的景致所吸引。

雨季将至,密布的彤云被阳光撕开几道口子,几束似乎沾染了烟尘的光束,从天空中斜斜地投射下来,遥遥的南京城如同襁褓中的婴孩,酣睡在上帝凝视的目光里。

车驰云飞,光影极速转动,一瞬间便换了布景。一朵积雨云筛下细密的雨点,列车穿行其下,水滴来不及沾上玻璃,便被车速拖成向后的细流,如泪一般滑过车窗,视线一时间便模糊了。

武汉之前,我几乎不曾沿江上溯过任何一个内陆城市,虽然小时候曾被父母领着跑了一些邻近的省份,长大了也曾与同学结伴游过醉翁亭,出社会后更是沿着海岸线、边境线跑了半个圈,而溯流而上的旅行却一直都睡在计划里。

列车继续西进,天空云层渐渐疏淡。临近日暮时分,偏暖的日光在铁路两侧阔叶杨的枝叶中明灭闪动。城市集镇越来越稀疏,田野里黄色未收的应该是麦。水田充盈了,歪歪斜斜地插着秧。

脱离了日常的认知系统,判断事物极易出错,高速列车旁一闪而过的密集的建筑群,常常猜不出市县还是集镇,总要等到看到确实的广告招牌或者一眼便识风格的簇新建筑群,才知道自己又错。

再往西,地形开始起伏,先是偶尔一座小山包或者一小段还来不及反映便结束了的隧洞,然后就是千山万壑的大场面,连绵起伏的山峦伏在暮光中,列车飞驰在高架线路上,脚下深涧在眼底细成一条白线,长长的隧道里不均衡的气压鼓动着耳膜。车厢里的广播说,列车运行前方即将抵达金寨站……

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暮霭之中的金寨,山影幢幢,雾气蒙蒙,山坡上的水田在暗光里失掉了细节,如镜一般支离破碎地反着天光。偶有两层小楼的民居坐落在山脚下,贴着白瓷砖的外墙泛着光,那窗里却是一眼看不到深处的黑。

过了金寨,便是一个极长的隧道,车厢走动的人陆续地坐定下来。身边人换了新面孔,手机游戏的厮杀声终于远了。那人从包里掏出一本书,搁在座前的小桌板上,细细地翻阅起来。然后。

车子出了隧道,一处砖土结构的房子立在目光所及之处,像极了童年时乡间常见的老屋。我还来不及感慨时光停滞,它又忽悠远去。人生际遇就像窗台上被掸起的微尘,在闪动的光影中,在流转的人生里,一定会摊上错的处境,遇上不对的人,但终究还是会找到最自在平静的角落栖身。

睡意再次袭来,可是已经余下不多的旅程。我在心里想,在人生这场单程的旅途中,我何尝不是被什么东西困住了,也不知道睡了多少晨昏,而现在既然已经醒了,还是要想办法去学着挥别过去,只看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