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人生是一辆欲望的列车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人生是一辆欲望的列车

文 | 孙衍
图 | 左叔

当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伏在张乃进的后背上,哈喇子流了满嘴。
当然张乃进的后背也沦陷了,像鬼子进村时仓促画就的地图。
我试着用手擦了擦,口水在他背上晕得更开了。我又试着用袖子去吸干,张乃进抬起趴在桌上的胳膊,眼睛都没睁开,嘟囔着:“行了,行了,别擦了。”
我以为他在说梦话,又用袖子在他背上狠狠地抹了一遍。张乃进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说:“你能不能轻点儿,我正在武汉吃鸭脖子呢。”
我一巴掌打在他头上,说:“这是在去深圳的火车上,你吃哪门子鸭脖子啊。”
张乃进嘿嘿一笑,说:“你懂个屁,当然是在梦里。梦里梦里,遇见你……”

也就是在前天,张乃进躺在我家沙发上百无聊赖的时候,我跟他说:“乃进,你看你也失业了,我也不想干了,不如咱们去深圳吧。”
我说得云淡风轻,有一种你是乌鸦我是猪的随意,也有种好死不如赖活着的畅快。
张乃进摇了摇头,说:“去深圳?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是去找舒悦,然后你们破镜重圆如胶似漆甜蜜地生活在一起,你们当我是什么?电灯泡?窗纱?屏风?还是线路隔板?”
我说:“乃进,我找舒悦不假,但我们也是真舍不得你啊,总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哈尔滨吧。一想到北风哪个吹,雪花那个飘的时候,你孤零零地一个人在吴老二的烧烤摊上,嚼着咬不动的羊鞭和狗肾,就觉得心酸。”
“行了行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要去你自己去,我这上有老娘下有小妹的人,可不能说走就走。”
我说:“好,这可是你说的,我明儿就辞职,晚上就走。”
张乃进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屑,拇指早已在手机上哒哒哒打起了飞机。

我伏下身,看着手机屏幕泛出的光时亮时暗地打在张乃进的脸上,他还是那样憨萌可爱,那样容易喜形于色,那样胸无城府天地开阔。
作为朋友,我们嬉笑怒骂,我们哭爹骂娘,我们手足相依,但在感情上,我多少自私了些。他予舒悦从小到大的感情一定不输于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造化弄人,情感的东西最不能自我欺骗。舒悦选择离开,去遥远的南方,一定是她不想伤害我们中间任何一个人。
如今,舒悦伸出了橄榄枝,这一场邀约,就像一场即将开幕的电影,谁也不知道情节将往何处去,结局又会是什么。
我现在这么唐突地问张乃进,让他给出一个选择。他会怎么想,或许从他的个性来说,只是个玩笑罢了,也或许他早已看淡了这段感情,还原到最初的友情阶段了。
就在思忖之时,张乃进一把扔下了手机,直愣愣地看着我说:“如果我有多一张车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就在一刹那间,我们都伸出了手,互相击掌,拥抱,像亲密的合作伙伴。

原以为有了高铁,这种老式的特快火车能松动一些,其实并非如此。车厢里还是弥漫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味道,这些味道充斥着我们的鼻隙,犹如置身于密封的罐头箱里。
卖零食的小推车还是来来去去地穿梭,推车的女人不停地扯着嗓子叫喊:“香烟啤酒矿泉水烤鱼片了啊,白酒饮料方便面火腿肠了啊。”这一遍遍的叫卖声,像录音机的重播一般清晰准确到位。
推车的女人年近五十,她走到我们这边的时候,用眼睛斜睨了一下张乃进,说:“腿收一下。”
张乃进将伸出过道的腿缩了回来,说:“这娘们儿还挺横的啊。”
我呶呶嘴:“你看她车上有没有鸭脖?”
张乃进抬头跟推小车的妇女说:“嗨,他问你,你这车上有没有鸭脖?”
我说:“张乃进,你有没有脑子,我是帮你问呐,咋说是我要问的。”
张乃进一脸的坏笑,说:“刚才是不是你要我问有没有鸭脖的?”

推小车的女人有些不耐烦了,说:“二位到底要啥?别墨迹啊,不要我可得走了啊。香烟啤酒矿泉水烤鱼片了啊,白酒饮料方便面火腿肠了啊。”
张乃进从怀里掏出五十块钱,说:“我要鸭脖。”
女人撇了撇了嘴,说:“鸭脖?这个真没有。”
张乃进头一歪,说:“你看,连鸭脖都没有,我的香辣鸭脖啊。跟你说这么远坐飞机坐飞机,结果坐这样的破火车,连鸭脖都吃不上。”
“坐飞机,你也吃不上鸭脖,哪家航空公司会提供鸭脖?”
“坐飞机起码可以早点到,早点到,我就可以吃到鸭脖子。”
“行了,不就做梦梦见鸭脖了吗?到深圳,我给你买两袋,吃一袋,扔一袋,包你满意。”我揶揄道。
“说话算话啊,我的鸭脖啊。”张乃进已经想将无厘头进行到底了。

火车哐哧哐哧地行进在漆黑的夜幕里,时间一点点地流逝,仿佛在我们身上留不下任何痕迹。我们像一具没有思想的躯体,任由这个夜幕里行进的铁罐带领着向前向前向前。
张乃进又昏昏欲睡了,虽然我们离深圳山高路远,中间还要转车,可是我们都有着共同的目标和志向,那就是去见舒悦。
现在舒悦该睡了吧,深圳的灯火一定璀璨夺目,那里的夜生活一定丰富异常。舒悦她变了吗?在那样一个花花世界里,她一定变得更加活泼开朗吧?!
旁边传来张乃进的鼾声,我摸摸他的额头,他还像上大学时那般简单,舒悦说,如果你不出现,我一定会选择张乃进吧。因为我别无选择。
是啊,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就是爱情,最简单的也是爱情。我们恰恰把这两件事情都纠缠在一起了。无论如何,我们都是那么信任对方,信任所有的人,信任彼此的真挚。
可是,爱情也是自私的,无论哪一方赢了,必然有一方输得一败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