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张郎你听我从头讲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第一次看《追鱼》是在我小学三年级,那是一本黑白小人书,我在邻居家看完,用时8分钟。
第二次看《追鱼》是在女儿小学一年级,那是王文娟和徐玉兰主演的越剧电影,我在一家小咖啡馆看完,用时1小时28分钟。

父母双亡的书生张珍投奔从小指腹为婚的岳父金丞相,丞相嫌贫爱富,以不招白衣婿为由让他在后花园碧波潭畔攻书。
是夜竹影暗动,鲤鱼跃浪,把月影散成万点银光,受尽丞相一家冷落的书生张珍心中苦闷,向潭中鲤鱼倾诉衷肠。

他唱:你那里凄凉水府,我这里寂寞书房,我白衣,你未成龙,我单身,你可成双?咫尺间情愫难通,空惹下满腹惆怅。

潭中鲤鱼当下动了凡心:蒙他多情,每日顾盼于我。今晚鱼儿巧梳妆,做一个神女去会襄王。于是她变成相府小姐牡丹的模样,与张珍私许终生,夜夜相会,甚至于差点露馅,也被她巧妙遮掩过去,并表示愿意与张珍归乡。就在两人边归乡边赏灯时,被金丞相发现,带回府后老两口差点吓晕:这真假牡丹如何分辨?就算请来包拯,也被鲤鱼精请来的假包拯提醒而不愿帮助嫌贫爱富的丞相。金丞相又请来张天师,张天师请来天兵天将,鲤鱼精无奈之下向张珍坦陈一切,而张珍爱之更深。就在鲤鱼精节节败退生死危急之际,观音现身,要度千年鲤鱼精到南海修炼成仙。鲤鱼精忠贞于自己的爱情,忍痛让观音菩萨拔掉了自己身上的三片金鳞,转为凡人。从此,她与张珍同甘共苦,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这部电影拍于1959年,彩色,我看得津津有味。看到假牡丹的俏皮活泼,我喜欢;看到丞相老两口因为出现两个牡丹差点晕厥,我大笑;看到鲤鱼精水中来去和同一人饰演的牡丹出现在一个镜头里的特技,我惊讶;看到鲤鱼精因被剥逆鳞而疼得满地翻滚,我心疼。

旧年代的戏剧电影真的有魔力。从第一次看小人书到第二次看电影,中间的28年,我一直没有忘记这个故事。

中国传统故事里的女人对待爱情都很勇敢,这勇敢远胜于男人。她们热情,执着,忠贞,敢于抗争,情愿为爱情上刀山下火海,为郎君吃尽苦头终不悔。

在马兰出演的黄梅戏《龙女》中,龙女为了书生姜文玉被剥龙鳞;白蛇为了许仙盗仙草斗法海,最终被压雷峰塔;女驸马冯素珍为了解救心上人李兆廷女扮男装进京赶考,命运也曾悬于一线;祝英台更是愿意为意中人殉情,双双化蝶。当然还有蒲松龄笔下的各色女子,无不与若遇书生缱倦缠绵,爱恋痴缠。

大概这些戏文和故事的创作者都是男人,而每一个男性都希望有美貌活泼又热情专一的白富美投怀送抱,愿意为自己冲破禁忌礼教,如白蛇般给疼爱,如田螺姑娘般给照护,如七仙女般给痴情。而这些传统戏文故事里的女性湖海豪情,情深义重,一旦深陷爱情,身痛算什么,为了郎君心痛才重要,于是披荆斩棘翻身越海打僧骂道全不在话下,仿佛生命中所有的一切都为了他。

其实这大概就是圣母情结的雏形。

当然故事还是故事,戏文还是戏文,结局还是好的,这点与西方童话故事惊人地相似。龙女最后与姜文玉终成眷属;女驸马冯素珍被皇上收为义女,与心上人李兆廷恩爱成婚;田螺姑娘嫁给单身汉,据说还生了双儿女;就算双双死去的梁山伯祝英台依然化蝶双宿双飞;牛郎织女痴情不改,每年七夕相会;《追鱼》的结果也是“从此,她与张珍同甘共苦,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只是这些姑娘们大概不知道,过程最美,结局才是修炼的开始。

戏剧化妆

《追鱼》的最后,观音大士问鲤鱼精,你愿意小隐还是大隐,小隐是随我到南海修炼五百年成仙,大隐是批去逆鳞终成凡人。
你看,做凡人反而成了大隐。这说明生而为人,修行的苦难要远胜于成仙得道。你为凡人,要做好劳苦度日的准备,要忍受生儿育女的疼痛,要接受容颜衰老美貌逝去的现实,要忍耐眼前郎君日后纳妾的移情别恋。总之一句话:过去种种譬如过去死,身后是昨天。开始即是结束,结束才是修炼的开端,枉你之前修行千年,所受苦难比不得人间百年。

所以张郎啊,你听我从头讲。

我与你原是水府人间各一方,如果说是因为书生你碧波潭前时时凝望才让我芳心沉沦,倒不如说是因为我凡心暗动宁抛却千年道行宁离却蓬莱仙境。从此归乡隐居,生儿育女,只为我个人心意。我这样告诉你,为的是提醒自己:明日所有结局,都是今时我心里念念所依。

我们的戏文里说,无情假,多情真。江湖皆网固,鱼龙失所依。夫唱妇随常相叙,且比那玉堂金印胜十分。
我们的戏文也说,神仙眷侣只在书本上。

我不道那薛平贵娶了西凉玳瓒公主仍回乡试他苦守了十八年寒窑的妻,也不说那杨四郎娶了敌国琼娥公主只能深夜探母之时才得见发妻一面。我只愿人间百年,抵得过平淡,捱得过他恋,守得了草房,擎得住富贵。哪怕阳春白雪终成柴米油盐,潜海上天化成儿女绕膝,也不枉我为自己争取一场。

张郎,从此锦服换布衣,生活用手打理,用脚丈量。从今起,才是破了戏文的假象。愿共伴朝暮,同历俗世晴雨无常。

欢颜

支付宝打赏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如果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打赏作者

最后编辑于:2015/7/26作者:苏小旗

苏小旗

苏小旗,78年生人,东北女子客居江南,凭心生活,听心写字,喜欢一切需要花费时间打磨的东西,是为情意。笃信“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愿喜欢。个人微信公众账号「苏小旗」:huanyan-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