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武汉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武汉”相关联的文章
  • 亲爱的,你准备带什么去旅行?

    亲爱的,你准备带什么去旅行?

    文图 / 左叔 去过苏州寒山寺的朋友,大概都会惊异它的小。我陪一位外地的朋友去过,结束后他戏谑地跟我说:这庙也太小了吧,站在收门票的地方我就瞧见送客的出口了。他说的是夸张了些,但寒山寺与苏州其他几处景点相较的确是不大。可是苏州经典旅行线路上,寒山寺与拙政园、虎丘一样都是绕不过的点,拥有不可取代的位置。 无从考证当年寒山寺在苏州诸多寺院中的地位,而现如今拥有“不可取代”的原因 ...

    阅读全文

  • 你这一生的疼痛,有多少值得与甘愿?

    你这一生的疼痛,有多少值得与甘愿?

    文图 /左叔 《山河袈裟》第一波大热的时候,我并不知情。而且,即便我知情,但面对《山河袈裟》这个四个字的标题,一定也会将它误会为参惮论道派系的文字,而我对那样的文字一直都有一种本能的排斥。 这种排斥并不是指向哲学思考本身,而是觉得某些外在形式如果不是特别恰当的话,极有可能会伤害本来还不错的内核。而我在这方面的阅读经验上,受过多次伤害并由此留下心理阴影。 读完《山河袈裟》,合 ...

    阅读全文

  • 旅行嗜睡症患者

    旅行嗜睡症患者

    文图 | 左叔 每一次旅行,都会无一例外的犯困。上了火车,安顿好行李,收拾好随身的物件,睡意便不由控制地袭来。整个人像就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蜷缩成一个皱皱巴巴、不易抚平的小团儿,在天地混沌、世间芜杂中载浮载沉。 获得了可以暂时从原先不可以左右的生活轨道上跳脱的机会,虽然是前往陌生未知的境地,但内心却拥有了久寻不得的宁静,我猜想,这是很多人旅行嗜睡症的根源吧。 本以为会睡满整整 ...

    阅读全文

  • 她在那些脑补的画面中过完了这一生

    她在那些脑补的画面中过完了这一生

    文图 | 左叔 七骨仙一直记得读书那会,教现当代文学的教授总喜欢兜售他那套理论:一个好的创作者,必定要有高超的生活观察技巧,能够将自己的人生经验、情感诉求投射在其中,达到超脱现实的忘我境界,才有可能创作出好的作品。 令人昏昏欲睡的暑热,那个年过半百,却依旧顶着一头如少年般毛糙头发的教授,站在没有空调的阶梯教室讲台上,汗流浃背地拿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中成长起来的一些资深 ...

    阅读全文

  • 吉庆街上没有来双扬

    吉庆街上没有来双扬

    文图 | 左叔 晚上八点多,车到汉口火车站。出得车厢,武汉给我的第一印象只有四个字:扑面而来。 也许是我过去近四十年的人生,始终不曾远离江浙沪的关系,习惯那些温婉含蓄的表达,疏离清淡的陈述,而眼前的武汉,如同一面高墙一般立在我面前。声音、温度、气味各种可以陈杂的内容,以一股脑不容半点回旋的姿态蜂拥而来。 我背着双肩包,坐地铁2号线到循礼门站,中转1号线,去往大智路站。周六晚 ...

    阅读全文

  • 能说出来的都不叫悲伤

    能说出来的都不叫悲伤

    文图 | 左叔 D3088汉口至上海虹桥,上午十点二十分汉口站始发的车次。周二一早,郁文芳用手机软件叫了一辆私家车,从汉阳出发横穿六条地铁同时在建的“武汉大工地”,几乎是一路小跑的状态地赶上了车。过早时胡乱划拉两口的热干面,横竖撑在胃里,如同黄梅将至的天空不断翻涌。 她前一夜就试着用手机订票,可到了付款环节就卡壳,过了晚上十一点,订票系统就彻底登陆不上了,她颓然地对着已经整 ...

    阅读全文

  • 书店不死:文华书店

    书店不死:文华书店

    文图 | 左叔 去武汉之前,我就一直问一些身在武汉的人,武汉有什么特色的书店,我得到的答复一直是没有。 身在武汉,仍旧不死心,逢人便问。这才听说有一个叫文华的书店。一说在光谷,又说在何处。最后有人告诉我,汉街有一间。想来也是,一个拥有池莉这样作家的城市,一个号称有百万高校生的城市,怎么可能没有一间有点规模的特色书店呢? 位于汉街的文华书店并不大,五层楼的格局,既有按常规分类 ...

    阅读全文

  • 奕扬:蝴蝶来过这世界

    奕扬:蝴蝶来过这世界

    最近都是五点不到的时候就醒了,赖在床上翻微博,看到湖北的一位DJ转贴了一则关于奕扬的消息,心里一惊。不顾这个时间点是否合适,立即致电林小飞,把自己的担心跟他说了一遍。林小飞说应该不会的,因为就在前两天还见过一次面,通过电话,发过短信。现在的消息都是未经证实的,可是他再打奕扬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一整个上午我都在开会,但心里面还是系挂着这件事情,午休的时候看到林小飞的一条微博私 ...

    阅读全文

  • 池莉-熬至滴水成珠:凡人修真

    池莉-熬至滴水成珠:凡人修真

    《熬至滴水成珠》很早之前被我列在“豆瓣”的“想读”里面,但是一直拖到今晚才全部读完。读完之后最直观的感受是,人总归是盲目的,豁达的起因常常是生活当中的一些变故,重大的那种。作为有“伤痕”的一代,原来以为人生大抵没有“上山下乡”更波澜的经历了,但是倒在病榻那一秒起,人生仿佛才又重新来过一次似的。有些以为放不下的,也放下了,曾经看不重的,也看重了。置之死地而后生,亦可以当作置之 ...

    阅读全文

  • 春日迟迟

    春日迟迟

    不知道是不是闰五月的关系,总觉得这一年,春来得特别慢,只是三月初的时候,气温偶尔跳到二十多度的区间里面,偶后一直阴雨绵绵,天气一晴便是一阵冷锋过境,十度,十六度,六度,上上下下,如同过山车一般。一直捂得很严实,也一直单位、家两点一线。春花开了,林红,谢了,无踪,都在低温里面一逝而过,等到某一天跑到街角去看,樱花已然落了一地。落英缤纷,红残倦在风里。去新东街的一家店冲印照片, ...

    阅读全文